• 新文《昭华劫》已发!求收藏~~~!!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5:58本章字数:1424字

    春风入罗帷,红浪云雨漫。素来清冷的椒泰殿今夜香艳温靡,女子娇柔的呻吟声里夹杂着几声粗砺的低吼。

    窗外内侍的脚步声不合时宜的响起,殿内顿时传来怒吼声:“谁?滚下去!”

    内务府大总管太监和顺额头贴着冰凉汉白玉石阶,吓得上下牙齿打颤,但还是硬着头皮禀报来意,“启禀皇上,勋国公夫人求见!”

    椒泰殿中,夜宸帝停住身下的动作,沉声问道:“可真?”

    和顺松了一口气,“人已经进了东华门了。”

    夜宸帝毫无留恋从身下女子的身体里抽身而出,就要起身。华贵妃近日好不容易才能得圣上临幸一回,怎能如此轻易放弃,柔软的身子蛇一般的缠上来,嘴里娇滴滴的抱怨道:“圣上,已过二更天了,勋国公夫人深夜进宫,这般乱了规矩的妇人,定要重重治罪!”

    华贵妃也不个傻的,勋国公遭皇帝不喜的事,整个大夜皇朝都知道,要不是有国公府这个祖上传下来的铁帽子爵位,这勋国公怕是早已被皇帝治罪下了大狱呢。

    揣摩天子的心意,这可是后宫里得宠的不二法宝。

    谁知下一刻,华贵妃柔嫩的身子被夜宸帝狠狠的抛了出去,猝不及防之下,重重的摔在镂空雕花的铜质香炉上。

    “哎呀——”华贵妃痛叫一声,泪眼婆娑的望向夜宸帝。

    夜宸帝快速的穿好衣裳,抬步就要离开。

    “陛下——”华贵妃又呼了一声。

    夜宸帝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华贵妃,冷冷的对跪在殿外的和顺下旨,“贵妃许氏冲撞圣驾,罚份例三年,撤内务府侍寝牌子。”

    “谨尊圣意。”和顺再行一礼。

    夜宸帝脚步略显匆忙的大步离去,和顺这才站起身来。

    华贵妃这时顾不得什么仪礼,急忙问向和顺,“和总管,可是本宫哪里做错了?”

    和顺低着头,并不敢看身无一物遮体的贵妃娘娘,躬着腰道:“老奴告退。”

    说罢并没有等华贵妃的回应,便转身快步追着夜宸帝而去。

    身后传来华贵妃抽抽噎噎的痛哭声,哪里还有刚才情欲绵绵时的得意,和顺讥讽的勾了下唇。

    那可是皇上渴望了多年而不得的人物,岂容你一个贵妃妄言指责。

    ——

    正华宫正殿,年画绒跪在正中央,听到锵金鸣玉的声音,便沉沉俯下身子,恭声道:“臣妇年氏,叩见吾皇,愿吾皇万岁万—啊—”

    请安的语句还未讲完,身子已经被人大力提起,紧紧的抱在怀里。

    年画绒惊慌的抬头,对上夜宸帝如有实质的欲望眼神,心底一抽。

    仅仅片刻的功夫,年画绒身上的锦绣华服尽数被剥落,绝美的身体暴露在冰冷生硬的龙椅上。

    夜宸帝发了狂,年画绒咬牙忍着胸口泛起的一阵阵噁心,以及皇帝毫无怜惜的狂浪进攻。

    雨收云歇时,外间的天色已经泛起了鱼肚白,早已误了皇帝早朝的时辰。

    “说吧,求朕什么?”夜宸帝邪笑,手下还在摩挲着她腰间如玉似锦的皮肤。

    年画绒这时才放开一直紧咬的牙关,口中满是腥甜,哑着声音说:“求您放过歌儿,她已被太子未嫁先休,耻辱已足够,再多她怕是会受不住。”

    夜宸帝瞬间冷脸,犀利的眼盯住年画绒略染风霜的脸,残酷的说:“能让那个孽种活到如今,朕已是开恩。”

    年画绒不再出声,大颗的眼泪珠子姗姗而落,美人垂泪,煞是惊艳。

    夜宸帝冷冽的脸色得以缓解,嘴唇吻上她的脸,贪婪的吸吮她脸上微咸淡苦的泪,妥协道:“好,朕不会在插手那孽种的事,只不过她要是自己求死,却也怪不得朕。”

    他的气息太近,年画绒再也忍耐不住,趴在龙椅旁大口的干呕起来。

    “你!”夜宸帝暴怒,站起来砸了手边所有能砸的,留下一句,“朕等着你心甘情愿来求朕要你的那一天!”

    便甩袖离去。

    年画绒强撑着身体,捡起被随意丢弃在龙椅四周的衣物残片,裹在身上。

    忍着身下剧痛,脚步飘忽的走出正华宫,朱红大门外,一人正迎风而立,身姿伟岸。

    “夫君!”年画绒大惊。

    那人正是年画绒的夫君,当朝勋国公,纪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