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是我休了你!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5:59本章字数:2995字

    就在纪挽歌以为今天的千秋节会在这般祥和,喜庆的的气氛下结束的时候,意外出现了。

    纪挽歌身边探身过来要给她添茶的小宫女,脚下不稳,身子歪歪的往纪挽歌身上倒。以纪挽歌的武功,在宫女身子稍有不稳的时候就已经伸出手去想要扶住她,但是手伸到一半,又收了回来。

    这皇后娘娘宫里的宫女不说是万里挑一,但也绝不该是会在这样的场合失手之人,不想要命了吗?千秋节上给主子找不自在,但是这宫女却还是能惊慌的喊出声,证明她并不想将自己的失误压下去。纪挽歌心念直转,明白这是有人刻意为之。

    她这一收手,小宫女便准确无误的倒在了她身上,手中水壶也倒了,滚烫的水尽数撒在纪挽歌的衣裙上。

    皮肤传来灼热的刺痛感,纪挽歌只是微微皱眉。

    大殿里的众人皆被小宫女的尖叫声吸引了目光看过来,纪挽歌缓缓的站起来跟皇后娘娘请罪,也幸好她想到今日可能会出些状况,所以特意穿了墨绿色的裙子,墨绿色沾了水,变的色深似墨,倒是没有太过失宜,若是今日穿着白色或者浅色的衣衫,那后果可就不这么好瞧了。

    皇后先是半真半假的斥责了宫人几句,然后笑容满面的让人带着纪挽歌下去换衣裙。贵族小姐出门都是会备着几件衣裙以防万一的,所以这个要求很合理。

    纪挽歌傻笑着谢了皇后恩典。

    抬起头,便感觉到一道探究的眸光,纪挽歌根据方位判断,应该是彭厉锋所在的地方没有错。

    她没有回视过去,而是跟着宫人快步离开大殿。

    “世子,在想什么高兴的事?”太子夜未澜问向彭厉锋。

    其实夜未澜从心里对彭厉锋颇有些不以为然,想着不过是个四肢发达的莽夫,有什么好亲近的。可是怎奈皇后娘娘每日每日耳提面命,让他一定要跟彭厉锋处好关系。

    夜未澜顺着彭厉锋的视线望过去,看到闪身离开大殿的纪挽歌,厌恶的皱皱眉头,今天是太子第一次见到纪挽歌,本来就不怎么喜欢纪挽歌的人,现在更加的讨厌。

    打扮俗艳,人也不够精明。

    夜未澜怎么都想不通,为什么他父皇也好,他母后也好,都要他娶纪挽歌那样的女子。

    要说想要拉拢勋国公府的势力,等他将来迎娶了景叶青之后,从勋国公府娶一个庶女做侧妃不就一举两得了吗?

    夜未澜思及此,脸上的笑容愈发柔和。

    彭厉锋直到纪挽歌的身影再也看不到了,才懒洋洋的转过头来看太子,笑的比太子还爽朗。

    怪不得皇帝心心念念想要换掉太子,这夜未澜还真是白长了一身好皮囊。那纪挽歌刚才出手如电,最关键的是在那样紧急的时刻还能思考,及时收回了手,这等心性已是不凡。更何况,这世间又有几个女子能滚水泼在身上,只是皱皱眉的。

    这样的女子,太子竟然能明晃晃的摆出这么一张嫌弃脸。

    彭厉锋都懒得回到他的蠢问题。

    ——

    纪挽歌被带到偏殿,黄金白银自然是跟着的,伺候着纪挽歌换了身彦青色的裙子,比刚才那身还要老气。

    “小姐,我有些怕。”黄金小声跟纪挽歌咬耳朵。

    纪挽歌心里也有些没底,到底在宫里,不是自己的地盘,心里发慌啊。

    白银却是担心纪挽歌身上的伤,“小姐,刚才那水有几滴溅到我身上了,疼的厉害,你怎么样啊?”

    纪挽歌皱着眉头,抱怨道:“疼死了,哎,这有得买烫伤药,又得多少钱哦。”

    两个丫头牙酸,小姐喂,您能不怎么爱提钱吗?

    “咳咳。”

    三个人只顾着嘀嘀咕咕,却没有发现身后浩浩荡荡的人群。

    纪挽歌豁然回头,看到沉着脸的皇后,一张浓妆艳抹的脸,瞬间就扭曲成了一团,连请安都忘了。

    “大胆,见了皇后还不见礼。”皇后身边人呵斥到。

    纪挽歌一副吓到了的样子,畏畏缩缩的就要行礼。

    皇后气的一挥袖,“行了,就这么站着吧。”

    纪挽歌也就没有继续行礼,她的双腿大腿面上火辣辣的疼,她才不为难自己呢。皇后带着这么多人来,纪挽歌怎么可能听不到,她只不过是想将今天自己饰演的角色演的更加入木三分而已。

    皇后坐上正座,死死的看着纪挽歌。

    胸口的起伏一下过于一下,她太明白勋国公府是个什么地位,当年要不是老勋国公只得了两个儿子,这皇后之位都不一定是她能坐上来的。

    勋国公府可是出过不止一位皇后。

    能娶勋国公家的嫡女,在另一个层面,几乎就是先皇承认由你登基为帝的意思。亲王想去勋国公府的嫡女,那是门都没有。

    本来皇帝给太子赐的这门亲,皇后是顶顶赞成的。

    谁知道她那儿子居然能做出那样的事,未嫁先休?亏他做的出来。

    本来今天想要恩威并施让纪挽歌不念那些过去,乖乖的跟太子完婚的,可是看到纪挽歌本人,皇后这份心又开始动摇。

    这样的女子,实在上不了台面,怎么能让这样的人嫁给自己光风霁月的儿子。

    皇后越看纪挽歌那张涂的白成鬼的脸,心口越闷。也许儿子说的对,想要拉拢勋国公府,只需到时候许他们家一个侧妃之位便可以了。

    心里有了主意,皇后这才又直起腰,说:“日前太子可是给了你休书?”

    “是。”纪挽歌答的平静。

    她这份淡然,倒是让皇后有些诧异。

    “将休书交出来!”皇后忽略心中的异样,单刀直入。

    纪挽歌不解,“为何?”

    皇后坐正了,摆出母仪天下的气势,“本宫要你提出抗旨退婚!”

    纪挽歌笑笑,这也对,她跟太子的婚事是皇帝下的旨,现在太子不娶她,明显就是抗旨不尊。一个不尊尊长的太子,德行有亏,是不堪委以重任的。

    “你若是不听话,本宫自有办法让你求生不.......”

    “好。”纪挽歌干脆的答应了。

    在皇后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纪挽歌接着说:“皇后娘娘,这件事要真要把太子摘出来,让他不必背上不忠不孝的名头,还需一场好戏才行。”

    纪挽歌声音冷静,似乎早已想好了一切。

    皇后被她这模样唬住了,问道:“什么戏?”

    纪挽歌走到一旁的书桌前,奋笔疾书了几个字,走回来给皇后深深的作了一揖。

    “皇后娘娘,等我半刻,挽歌定将此事按皇后娘娘的意思妥善处理。”

    皇后点点头。

    然后纪挽歌就带着黄金白银风风火火的走了。

    纪挽歌都已经走远了,皇后才如梦初醒,她本以为一个女子遇上这样的事,就算不寻短见,也该求皇后劝劝太子,毕竟被赐了婚却没有嫁出去的女子,这辈子就算是全毁了。

    今日皇后都做好了纪挽歌会大闹的准备,所以她带了这么多人来,更加选了这么个场合,若是纪挽歌闹的狠了,倒是可以让满朝的人看看,纪挽歌的丑陋,到时候太子未嫁先休这样的事也算不得荒谬。

    皇后是万万没想到纪挽歌会如此冷静,她只是露了个话音,那孩子却什么都想到了,并且还利落的就按她的要求去做了。

    “她.......这是.....也不想嫁给皇儿?”皇后喃喃的问。

    却没人敢回答,这满大夜朝,谁也尊贵不过太子去,她不想嫁太子,那她想嫁谁。

    女官,嬷嬷都觉得那位纪三小姐是个傻的。

    ——

    纪挽歌大步走回刚才宴会的大殿,因为皇后的中途离场,这里的氛围明显比刚才热烈的许多,纪挽歌走进来,也没能让这些人闭嘴。

    这场面多难得,能光明正大的让自己儿女在世人面前露露脸,还能在好好看看别人家孩子。

    纪挽歌眼睛一扫就看到了坐在显眼位置的太子夜未澜,直直走过去,拿起桌上的酒杯,一杯酒直直的倒在了太子脸上。

    仅仅这一个动作,大殿里顿时响起了抽气声,随即就是死一般是静寂。

    纪挽歌大声说:“大家给本小姐听好,今日是我休了他夜未澜!”手上的纸张撇向夜未澜的脸,“这是休书,你收好了!”

    夜未澜被突如其来的打击惊的半天反应不过来。

    “你......你......大......胆!”

    看他连一句全乎话都说不出来了,勾唇一笑。

    这一笑,她一双花着五颜六色胭脂的眼皮一弯,月牙般的。

    坐在太子旁边的彭厉锋自然不会错过,也就在那一刻,他的眼神变了。

    不再是看好戏,含着玩味的眼眸变的深邃起来。

    纪挽歌看戏演的差不多了,在演下去可不好,转身就往外走。太子这时已经完全缓过神来,大声喝道:“给孤将她拿下,敢反抗,格杀勿论!”

    侍卫鱼贯而入,本来和乐的场面风云变幻,杀气腾腾的侍卫让大殿里的所有人屏气凝神,有些胆子小的闺阁小姐,已经嘤嘤的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