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勋国公夫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5:59本章字数:3015字

    回国公府的马车上纪明婕,纪明娇盯着正在被黄金白银伺候着净面的纪挽歌,眼睛里的恨意简直能射穿纪挽歌。

    纪挽歌今日一闹,可算是把皇后太子得罪的透透的,纪挽歌以后是死是活她们两姐妹不关心,但是别拖累她们呀,有个这样的嫡女,她们以后到哪去都是没有面子的,就是以后嫁人都不好在找婆家了。

    “你是不是疯了,你知道今日这么一来,会有什么样的后果?!”纪明婕压抑不住咆哮出口。

    她已经忍了很久了,刚才从太平宫出来一路到马车上,旁人那或鄙视或探究的眼神让她们两姐妹恨不能钻进地缝里去。

    虽然她们平时对败坏纪挽歌的名声很是热衷,但是到了这种时候又不得不承认,她们跟纪挽歌到底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一荣具荣一损俱损。

    纪挽歌刚才演的太买力,哭得自己这会头都是闷的,听到纪明婕的话,心里更是厌烦的很,真不知道她那国公老爹是怎么教的,这三个女儿一个比一个蠢。

    别人都能看懂刚才那一幕是怎么回事,偏偏自家人看不懂,真是累感不爱啊。

    但是纪挽歌没有解释的心情,在皇帝日益老迈,皇子日趋强盛的时候,政治敏感度是多么重要的东西,纪明婕他们不懂,自然有她们吃苦的时候,她可没那么义务去教导姨娘生的庶女。

    纪明娇习惯性的要给自家二姐帮腔,被纪挽歌一剂冷冷的眼风吓得闭了嘴。

    “在吵,都丢下去。”纪挽歌说了一句,就开始闭目养神。

    纪明婕,纪明娇心里在是不甘,也不敢在开口说话,她们从小在纪挽歌手下吃过的亏可不止一次了,这会还是识时务比较好,在她们两姐妹心里,纪挽歌不仅是她们最讨厌的人,更是她们不能狠惹的人,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们在纪挽歌身上就占不到一点便宜了。

    回到勋国公府,纪家姐妹下了马车就飞快的跑了。

    黄金看着她们的背影撇嘴,“一定是告状去了。”

    纪挽歌倒是真的不怎么在意,就算不告状,今日的事不出半日也能传遍京城。

    这个结果,倒是纪挽歌想要的。

    不过她并不怕,这件事说白了,至少在表面上看来跟她纪挽歌没有任何关系,她是听了皇后的吩咐去退亲,至于太子的恼怒,纪挽歌更加不放在心上,皇帝还没死呢,还没到太子为所欲为的时候。

    从来太子都不是个好坐的位置,表现的过于精明,会让皇帝忌惮。表现的平庸,会被大臣唾弃不堪大任,这种时候夜未澜哪里还敢为了自己的脾气就要弄死御旨赐婚的未婚妻。

    只不过,要是皇帝死了呢。

    纪挽歌暗暗下决心,她得快点存够银两才行,现在能一时无碍,将来可不好说。

    一路想着心事,走回挽院,没想到在挽院里,有人在等着她。

    “小姐。”来人拱手。

    这人纪挽歌认识,勋国公纪霆身边的人。

    纪挽歌见到他们条件发射的绷紧了全身的皮肉,上次那马鞭落在身上的疼痛感似乎又回来了,她还以为自己忘记了呢。

    “什么事?”纪挽歌的声音里全是戒备。

    来人苦笑,但是还是说道:“国公爷吩咐,让小姐去看看夫人。”

    纪挽歌以为自己听错了,这可真是笑话,从小她去一次母亲那里,就会被纪霆打一次,从无例外过,现在竟然主动让她去了。

    逆反心理咋起,纪挽歌摇头,“还是不去了,免得又要劳烦国公爷在请一次家法。”

    来人叫做善直,从小便跟在国公爷身边,对这对父女之间的相处自然也是知道,想想,也只能叹息一声,说道:“自小姐被家法处置,到今日夫人已经不吃不喝多日,若是小姐不想让夫人撒手而去,还是去一趟吧。”

    善直心中说不出的滋味,这一家子,一个比一个倔,国公爷倔,小姐也倔,就连国公夫人那也是说一不二的性子,国公爷罚了小姐,夫人一句反对的话都没有,只不过从那日起就开始不怎么吃东西,这些日子要不是拿汤药吊着性命,怕是已经撒手,要不是国公夫人这般决绝,国公爷也不会松口,让小姐去探望。

    纪挽歌这时什么都顾不得了,拔腿就跑。

    花绒阁一如往常,冷清,萧瑟,纪挽歌急急跑进去,卧室里那层层的幔帐都已经不在了,纪挽歌扑向床边。

    “娘亲。”

    年画绒双眼紧闭,眼下是浓浓的青影。

    两颊深陷,怡然是一副药石无效的样子。

    纪挽歌手都是抖的,她已经记不清上一次见到母亲是什么时候了,自她搬去挽院,纪霆就下了死命令不让任何人探视年画绒,有那么几次纪挽歌不听话硬闯进来,见到的也不过是层层的幔帐。

    “娘亲,娘亲。”纪挽歌泪如雨下。

    床上奄奄一息的妇儿,哪里还是她记忆里那个风华绝代的女子,她的母亲,曾经是那么的美丽,让世间万物都失了颜色。

    可能是纪挽歌的声音太过凄然,屋子里站着的常年伺候年画绒的老嬷嬷们也都低低的哭起来,就在这凄惨的哭声中,年画绒睁开了眼睛。

    “歌儿?”她的声音极低,但是纪挽歌又怎么可能错过。

    “娘亲。”

    拉住年画绒的手,纪挽歌努力想要对她笑笑的,不能让娘亲为她担心,绝不能的。

    年画绒一双琉璃色的眸子熠熠生辉,黄金白银说纪挽歌长的像极了年画绒,其实不然,也许旁的什么都像,只有这双眼睛,却是不像的。年画绒的眼睛是奇特的琉璃色,水晶一般透明的,而纪挽歌却不是,她的眼睛像纪霆,黑亮有神,笑起来会弯。

    “你没事就好。”年画绒笑着说。

    纪挽歌先是点头,然后又慌忙的摇头。

    “娘亲,孩儿不好,一点也不好,所以您别想丢下孩儿不管了,您不能丢下我。”纪挽歌难得的任性,刁蛮。

    年画绒却是笑的更加开心,“是,我不能丢下我的歌儿。”

    纪挽歌眼睛一亮,“娘亲,我喂你吃点粥可好?”

    年画绒点点头。

    纪挽歌接过嬷嬷手中的粥碗,一小口一小口的吹凉了喂给年画绒吃,一小碗粥还没有吃完,年画绒就已经摇头,表示自己吃够了。

    心里再怎么着急,纪挽歌也只能按照年画绒的心意来。

    “娘亲,你一定要好好的,要不然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纪挽歌只能把话说的重一点,如果这样能激起母亲活下去的信念。

    从纪挽歌记事起,母亲的日子就没有一天好过的,老夫人不喜欢年画绒,府中的中馈一直都牢牢把控在魏姨娘手中。

    堂堂国公夫人,超一品诰命夫人,竟然被逼到这么一个小院子里,十几年连院门都出不去。

    纪挽歌不了解爱情,但是在她仅有的认知里,母亲过的日子简直生不如死。母亲的娘家乃是皇商年家,年家虽说是商户,但是富可敌国都不足以形容,当年母亲嫁入勋国公府,嫁妆多的摆满了勋国公府前的一条街。

    这些年勋国公府能过这般奢华的生活,也是靠着当年母亲嫁入时带来的嫁妆。

    这一府的人都靠着年家养着,竟然能把她们母女逼到如今要看人脸色讨生活的份上,简直天理难容。

    年画绒也是个骄傲的,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写信回位于南方的年家告状,现在年家的家主正是年画绒的同胞哥哥。

    每年年画纲都会送大量的年礼来纪府,可是这些好东西都被魏姨娘她们私吞了。

    纪挽歌越想越恨。

    年画绒看着女儿调色盘似的脸蛋,抬手摸摸女儿的脸,“歌儿,答应娘亲,无论发生什么,你都要好好的活下去。”

    纪挽歌怎么可能答应这般要求。

    她摇头。

    狠狠的摇头。

    年画绒疲惫的闭了闭眼,“好了,娘亲知道了,你去吧,我没那么容易死的。”

    看娘亲的样子,纪挽歌又有些不忍,觉得自己真是不懂事极了,她都已经十四,不该让母亲这般劳心才是。

    可是若是痛痛快快的答应了,也难保母亲不会真的生出轻生的念想。

    纪挽歌逼着自己不去看母亲倦意苍白的脸,咬着牙说:“要是您有个什么,我绝对绝对不会独活。”

    “哎。”年画绒小小的惊呼一声,然后挥手让纪挽歌走,“我知道,我晓得,我不会死的。”

    纪挽歌这才放下心来,心里不是不歉疚的,可是若是这样能让娘亲撑到她有足够的实力将她带离国公府,她也觉得值得。

    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纪挽歌不知道下一次能这般近的见到母亲会是什么时候,她实在是太孤单了,母亲是她心中最后的,也是仅存的温暖。

    她不想失去,也不能失去。

    纪挽歌走后,年画绒翻了个身,将脸完全埋在松软的泛着茉莉花香味的枕头中,任泪水横流,低声说:“我有什么好,值得你们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