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 顺天府取经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5:59本章字数:1586字

    顺天府由于是首都的最高地方行政机关,主管京城中所有的地理、河渠、食货、经政、故事、官师、人物、艺文、金石,当然对于在京城中的人口,也是有专门的户籍部门负责。

    纪挽歌在顺天府里搜寻了一圈,终于在一个偏僻的角落处找到了户籍的存放地。可是找到的时候,天色已经泛起了鱼肚白,纪挽歌只能掉头回府,晚上再来。

    在纪挽歌参加皇后千秋节的第二天,勋国公府接到了太子的帖子,这帖子要求很是奇特,是邀请纪府二小姐,四小姐去东宫小住。

    纪挽歌初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好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宫中大内的事情自然不是她这样的闺阁女子可以知道的,本来纪挽歌还以为昨日那么伤了太子的脸面,就算后来用计化解了些,但是勋国公府与太子的仇怕是结定了,没想到隔日太子居然这般出人意料,让纪明婕,纪明娇都住到太子府去了。

    不过为这个伤脑子也只不过是片刻的时间,随后纪挽歌就把这件事彻底抛之脑后。

    在纪挽歌看来,这勋国公府,除了她的母亲年画绒之外,其他的事与她纪挽歌都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所以,当黄金白银嘟嘟囔囔的抱怨,纪明婕,纪明娇为着能去太子东宫多么的欢天喜地的时候,纪挽歌只觉得困的眼皮子打架,半点抱怨,不甘之心都没有。

    睡醒后,纪挽歌就全身心的投入侦查王聪之的任务中。

    别小看探察敌人身份的过程,纪挽歌用了三夜的时间,几乎将整个京城的人事都过了一遍,在这之前,纪挽歌不过是个闺阁小姐,就算是从小从了武艺,但是对世间百态,对为人处事却是不怎么了解的。

    可是顺天府不仅仅有对户籍的纪录,还有大量的案情纪录,这些审过的案子,家长里短,阴谋诡计,各式各样的,这些现实中的蝇营狗苟是纪挽歌在那些圣贤书中绝对见不到的,像是开启了一扇新的窗户,让纪挽歌新奇也失落。

    在真实面对这个世界之前,纪挽歌为自己的母亲不平,见不过勋国公府里正妻不如妾的现状,但是看过这些案宗,纪挽歌才知道,原来宠妾灭妻根本就不止勋国公府一家。

    比之她要找的这个王聪之的母亲,勋国公夫人的现状无疑还是不错的。

    王聪之,吏部尚书王锭嫡长子,王锭本来是寒生出身,多年科举不中,家中老母亲都是靠着妻子索氏赡养,直到王锭三十八岁中举,王家这才发达起来。

    王锭做官之后,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去乡下接来老母亲,也不是对妻子多年的付出给予感激,而是纳妾。对外,王锭也是有理由的,什么原因非纳妾不可呢,因为妻子索氏貌丑,有多丑,据说凡是见过索氏的人都不在反对王锭纳妾。

    美妾进门,索氏多年的付出付之一炬,不仅没有得来本该属于她的礼遇,反而被王锭以守孝为名强留在乡下,直到王锭的老母亲逝世,索氏也在三年的守孝丁忧中,郁郁而终。

    而王聪之就是索氏之子。

    堂堂嫡长子,却连进尚书府的资格都没有。

    王聪之也是个硬骨头,多少年竟然真的就从没有去过尚书府,对王锭这个父亲也从来嗤之以鼻。

    在文本上只能找到这么多,其他的,纪挽歌乔装打扮去尚书府一探。

    尚书府的下人对这位大少爷可是有话说的很,为什么呢?因为现在的王聪之是太子的幕僚,王锭年纪大了,美妾生的小儿子年岁还太小,他想要照顾小儿子到小儿子出仕显然是不可能的,为了给自己小儿子留条路,自然就要跟这个太子府的红人,他的大儿子拉近关系。

    可是王聪之,对王锭这个父亲,从来不加颜色。

    吏部尚书府的下人都在背后偷偷议论,要是老爷一死,凭着美貌的姨娘跟才七八岁的小少爷,这尚书府的家业怕是守不住的。

    有了这些复杂的关系,纪挽歌也就摸清了王聪之的身份。

    说起来,纪挽歌其实是见过这个人的,那夜她潜入太子府,太子身边那个貌丑的谋士,便是王聪之没错了,那么她这次接到的任务,也就能想象的出,是什么人愿意花这般大的银钱要去了王聪之的命。

    纪挽歌到底不是冷血冷肺的杀手,明白了王聪之的身世,心里多了一丝不忍。

    但这一丝不忍,很快就被王聪之自己的所作所为给冲淡了,王聪之,容貌其丑,听说是随了他貌丑的母亲,这并没什么,容貌天注定,而且这个世道对男子容貌的要求似乎比对于女子容貌的要求似乎要宽松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