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至尊海鲜宴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5:59本章字数:3043字

    这个......纪挽歌有些傻眼,然后呵呵干笑了两声,“老头儿,你这今天挺热闹啊。”

    老铁匠看着纪挽歌那张鬼画符的脸上露出这种尴尬的笑,恨不能捂脸,真是太难看了。不过难看就难看吧,“你怎么才来啊!你知不知道你耽误了我多少进程!”老铁匠中气十足一声吼。

    纪挽歌一甩头,“这可不就来了吗?说吧,要烧火还是要打铁?”

    既然来了,纪挽歌也没打算偷懒,再说,老铁匠这么一个老人家,她帮帮忙无可厚非的。

    “你是什么人?”董一江可没打算放过纪挽歌,他眯着眼睛打量着突然出现的纪挽歌。

    老铁匠声音洪亮的吼,“她是我老人家的入门弟子,官爷有什么问题吗?”

    纪挽歌撇撇嘴,她什么时候拜师了,她的师父另有其人好吗?不过就算心里犯嘀咕,纪挽歌也知道这是老铁匠在替她掩饰身份。

    他人的好意不该辜负,纪挽歌虽然叛逆,但是到底没有开口反驳。

    董一江压根不相信老铁匠的说词,眼前的人细胳膊细腿的怎么可能是名铁匠,完全没有说服力。他掏出雪花形的飞镖,问纪挽歌,“这个镖,你之前可曾见过?”

    老铁匠看到董一江手中那只飞镖,呼吸都快了,多年的阅历在这个时候起了作用,他脸上还是一贯的表情,年老的如核桃皮的皮肤没有一丝动静。

    纪挽歌的表现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她先是仔细的看了看那枚飞镖,然后很是好奇的问;“这东西现在是不是天下闻名啦,那会不会仿造的也会多起来!”

    董一江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她眼中的求知不是假的,她是真的很想知道她问出口的问题。

    “小姐,还是谨言慎行为妙。”董一江这样说。

    董一江一身官服,本来就显得威严颇重,这会说出的话又有些警告的意思,看起来就更加的严肃古板。

    纪挽歌没再说话,她本来还想问问董一江,觉得这枚飞镖是不是很漂亮之类的话,但是被董一江的态度一逼,她也就不想问了。

    董一江什么都问不出来,老铁匠一口咬定,江湖规矩,他不管做过还是没做过这样的物件儿都是要给客人保密的。江湖规矩四个字就将董一江堵的死死的,朝廷从来跟江湖中人是井水不犯河水的,轻易的惹上江湖人,这是朝廷不愿意见到的。

    从天下分裂成六国开始,江湖的势力就逐渐增加,甚至于一个门派遍布六国,比其中任何一个国家的势力范围还要分布广,公然的对抗朝廷他们是不敢,但是背后做点什么小动作,也是朝廷并不愿意乐见的事。

    董一江一离开,老铁匠几乎是扑过来扯住了纪挽歌的耳朵。

    “哎呦呦,哎呦呦,您可轻点呀。”纪挽歌觉得耳朵都要掉了,只能踮起脚尖,让耳朵的受力重量少一点。

    老铁匠揪着纪挽歌进屋里,吼她,“你真是胆大包天!”

    “您先放手。”纪挽歌往下拉他的手。

    老铁匠松了手,纪挽歌揉着滚烫的耳朵,不服气的说:“我怎么胆大拉,还不是什么都顺着您的说。”

    她刚才可是全力配合老铁匠的,就是他说她是他的徒弟,她都没有反驳呢。

    “我说的不是这个!”老铁匠吼完又觉得自己音量太足,不由得压低了声音,训斥道:“你可真是行啊,拿我给你做的飞镖去杀人!”

    纪挽歌哼了一声,“是他们要杀我。”

    老铁匠明显顿了顿,才慢悠悠的说:“那倒是没错,也算死有余辜。”

    纪挽歌嘿嘿一笑,“就是啊,不想被杀只能先下手啦。”

    老铁匠有些满意,但很快就又板起脸,“来都来了,帮忙吧!”

    “是。”

    小童擦擦额头上的冷汗,心里哀嚎,我的天爷呀,这爷俩可都不是凡人啊,那可是轰动京城的大案子,死了好些人呢,怎么到了他们这里,说的跟昨晚吃了啥一样简单啊。

    ——

    纪挽歌本来是做好了下苦力的心理准备,老铁匠这个人,怎么看都不是个和善人啊。

    咳咳,不是,是和善的债主。

    “你说什么?!”纪挽歌以为自己幻听了呢。

    老铁匠站在火炉子前,一身黝黑的皮肤上镀了火光,显得更加明亮,他大着嗓门说:“要听曲,没曲儿干活都不得劲儿。”

    纪挽歌无语远目,一个打铁的,还要在打铁过程中听曲儿,你听的见吗?

    不一会儿,小童就搬了琴出来,端正的放在院子重要,雨打芭蕉的好琴,纪挽歌叹了口气,“我不会弹琴。”

    小童怪叫,“你还是不是铝人啊,不会弹琴?”

    “你先把你的舌头拉直。”纪挽歌鄙视小童,这又不是她愿意的,她小小就自己住进挽院去了,虽说挽院有很多书让她读,这么多年下来,纪挽歌也算是饱读诗书,比一般的闺阁女子,心中的书至少要多上一倍不止。

    可是书能自己看,曲儿却必须要让师父教的,勋国公府的人都恨不得纪挽歌不存在,又怎么可能给她请师父教弹琴呢。

    老铁匠看着纪挽歌的脸上似有忧伤,也就不在提这事,只问,“那你会什么?”

    自哀自怜也不过一下下,纪挽歌沾沾自喜的说:“我会吹笛子。”

    “什么?!”小童再一次惊叫。

    不怪小童惊讶,首先吹笛子多是男子居多,再者说,笛子要想吹的好,可不是易事。

    “小童,去屋里取青玉笛来。”

    “哦。”

    纪挽歌接过青玉笛,入手冰冰凉凉的,青灰色的质地看起来就不是凡物。

    “你若吹的好,这笛子就送你。”老铁匠这样说。

    纪挽歌立马星星眼,这笛子一看就很值钱,不知道能当多少,嘿嘿嘿,又能白拿东西,纪挽歌自然很开心的。

    当初练笛子,一是因为师父说吹笛子能联系她的内功,二来嘛,就是因为竹笛便宜啊。

    多么具有纪挽歌特色的选择条件。

    为了这只纪挽歌一拿到手里就很喜欢的青玉笛,她倒是很给面子的认真吹奏了一曲。

    简单至极的谱子,却在纪挽歌的演绎下有了心的感悟。无论是拂琴还是吹笛,演奏人的心境是最重要的,纪挽歌多年来,可以说是没有朋友,没有家人的,有得只有一日比一日的沉寂,一天比一天的孤单。

    这种心情是别人不能体会的,也是纪挽歌不知道该怎么抒发出来的。

    也只有在乐声中,才能慢慢的泄露出来。

    于是,不大的小院子里就出现了这样的奇景,纪挽歌孤单沉寂的吹笛,小童在热火朝天的烧火,而老铁匠在不知疲倦的打铁。

    时间在这样的时候过的总是飞快,眨眼间,夕阳就已经染红了半边天际。

    纪挽歌如愿得到了那只青玉笛,只不过她想让老铁匠夸她一句吹的好,却是不能够的。

    看得出来,老铁匠对她之前的吹奏并不满意,但是纪挽歌并不沮丧,不服,她吹笛完全是自学,没有任何名师的教导,比上京城里那些名门闺秀,她的技术实在是拿不出手。

    这没什么好说的。

    纪挽歌高高兴兴的走了,老铁匠看着纪挽歌还不是很稳重的步伐,偷偷的叹了口气。

    从老铁匠那里出来,纪挽歌觉得肚中空空,东张西望的开始找卖吃食的地方。

    一道黑影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纪挽歌出于本能的攻击,过了几招,纪挽歌便停了手,“你?”

    彭厉锋凝着她被夕阳染红的乱七八糟的脸,一时苦笑不得,好好的小姑娘,非要把自己弄成这幅鬼样子,是怕什么呢。

    算起来,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他还连一次她的真容都没有看到过呢。

    “是我。”彭厉锋扯扯嘴角。

    纪挽歌对这个人感觉很复杂,他们是同类都是带着面具过日子的,这让她有种莫名的亲近感,但是更多的是危机感,同样的人在遇到同类的时候,嗅觉通常都会特别敏锐,她能感知到他,那么他是不是也能感知到自己呢。

    理智告诉纪挽歌,她应该离彭厉锋远一点。

    她也是这么做的。

    彭厉锋一个闪身挡住纪挽歌欲要离开的道路,简单扼要的说:“我要跟你谈谈。”

    他说的很肯定,并没有征求意见的意思。

    “没有这个必要。”纪挽歌不答应。

    她如此明显的排斥让彭厉锋不悦,他冷笑着说:“纪三小姐,还是乖乖听话比较好。”

    对于他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纪挽歌倒没有惊讶,只不过有了果然如此的感觉,不过她也不怕,他知道她的真面目,纪挽歌也知道他的真面目啊,要是揭穿对谁都没有好处。

    看来这番谈话是跑不掉了,那么就,“凤仙楼的至尊海鲜宴。”

    彭厉锋先是一呆,随即有了笑意,“好。”

    纪挽歌也不扭捏,跟着彭厉锋一起往凤仙楼走。

    谈话很花心力的,吃饱了肚子才能应付啊。一路上纪挽歌嘀嘀咕咕的计划着她要点什么菜,凤仙楼的海鲜宴很出名的,她只是听过,还从来没有吃过呢。

    哇哈哈,今天有口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