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华贵妃召见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5:59本章字数:3329字

    纪挽歌瞪着突然出现在挽院的彭厉锋,“你来做什么?”

    心中隐隐有些怒气,他明明好好的,却对外说是身受重伤,害她担心了那么久,更甚至,他给大理寺交出了她的飞镖,让她在恭王世子遭刺杀事件里成了主谋。

    她不知他幕后的用意是什么,总之他利用了她。

    彭厉锋没有接她的话茬,而是饶有兴致的打量着破败的香闺,别说腐朽不堪的窗户,桌椅,便是纪挽歌的绣床都是再破旧不过的,这京城里稍有些家产的富户都不会让女儿住在这种地方,更何况是当朝一品国公府的嫡小姐。

    看着这样的环境,彭厉锋先是不可置信,之后看着纪挽歌的眼神中自然就多了一丝怜悯。

    纪挽歌当然不喜欢这样的眼神,非常的不喜欢,“有事就说,没事快滚。”

    看出她是真的动气,彭厉锋没有再多做纠缠,只说道:“今日泓王对皇上开了口,要求娶于你。”

    纪挽歌真没想到夜未泓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不过联想到昨日太子来过一趟,纪挽歌便懂了泓王的用意,不过是兄弟之间的争斗,跟纪挽歌本身是无关的,他们在争在抢的何止一样,女人要抢,皇位要抢。

    纪挽歌勾勾唇,都说皇家之人性格深沉,心思难猜,其实有时候真的很像小孩子,当时她被所有人唾弃,被太子休弃的时候,根本没有人管她的死活,现在皇帝不过是试探着问了问泓王,这形势马上就有了逆转。

    揣测皇帝的心思,这些皇子可真是费了大气力。

    只不过,纪挽歌的看法跟他们的都不相同,在纪挽歌看来,皇帝大概真的是看勋国公府百般不顺眼吧,要不然怎么能让纪挽歌在两个最具实力的皇子中纠缠,两子争一女,这种事发生在皇室,皇子没什么,那个女子却必须是要死的。

    皇帝这是想要害死她呀。

    可是这样话当然不能说给彭厉锋听,一个能悄无声息的潜入挽院的人,不一定比皇宫里那些姓夜的人好多少,要是彭厉锋想害她,比任何人都简单的多。

    “我知道了,你走吧。”纪挽歌说。

    彭厉锋是真的没想到她会表现的如此平淡,无喜无忧,似乎这事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她表现的冷淡,他却有些受不了。

    “明日宫中必有有人请你去,你一定要拒婚!”彭厉锋说。

    纪挽歌被他说的奇怪,“为什么要拒婚?”

    纪挽歌想得出皇帝的想法,自然知道怎么化解,最好的办法就是挑一边赶快嫁,这样就能快速的消失在风口浪尖。反正她现在对爱情对婚姻都没有了憧憬,嫁给谁也不过是换一方天地,继续过现在的生活,以她的身手,想害她的人能得手的不多。

    比起太子,纪挽歌当然更中意泓王了,至少泓王府上没有两个纪挽歌横看竖看没一处合眼缘的庶妹,纪挽歌想保命,要是泓王求娶之后太子在作出什么来,她是真的不用活了,能在最快的时间内定下是最最好的,这样的话,太子考虑到自己的名声也是不敢轻举妄动。

    就该这么做。

    而且想起泓王那张比女人还要妖艳三分的脸,纪挽歌更是觉得不错,至少养眼呐。

    “你想嫁给夜未泓?”彭厉锋眯起了眼。

    纪挽歌诚恳的点头,嫁给泓王总比嫁给太子,或者一直留在勋国公府里强。脑子转的很快的纪挽歌已经开始计划,若是她成了泓王妃,说想请母亲去王府小住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只要年画绒能离开勋国公府,纪挽歌就有自信能带着母亲远走高飞。

    纪挽歌越想越美,那幅表情真是憧憬的不得了,幸福的不得了。

    “不准!”彭厉锋冲口而出,“我不准!”

    纪挽歌从幻想的世界里醒过来,不明所以的看着彭厉锋,不明白这个人到底是犯了什么毛病,他不准,他凭什么不准阿。

    屋外的月色很好,纪挽歌瞪大眼睛的模样看起来是那么清新脱俗,彭厉锋话出口才觉得不妥,无论从任何方面,都轮不上他来阻止,纪挽歌上有帝后,下有父母,最不济还有自己不是。

    可是他还是不管不顾的来了,从听到泓王求娶的那一刻开始,彭厉锋满心盘算着怎么才能让纪挽歌退了这门婚事,甚至趁着夜色暗暗的跑到这里来。

    这种心情他从未有过,但是为什么会有,他倒是想的明白。

    “华贵妃肯定是要见见你的,你照着上次千秋节的表现就行了,听到没有?”彭厉锋吩咐道。

    纪挽歌像是看疯子一样的看着彭厉锋,这个男人是疯了不成,三更半夜跑来就是为了说这个,她嫁给什么人,不嫁给什么人,跟他有什么关系阿。

    纪挽歌从来都是叛逆性子,最烦别人这样趾高气扬的告诉她该怎么做,这些年,她的一切都是自己熬出来的,外面的人包括他的父亲都没有帮过她一分,她吃不上饭,冷的牙齿打颤的时候没人管过她,那么现在这种假惺惺的关心她根本不需要。

    “彭厉锋,你以为你是谁?指使我?”纪挽歌冷冷的讽刺。

    彭厉锋看她犟起来的表情心中一惊,他跟纪挽歌接触过几次,对纪挽歌的性格不说十分了解,但是也明白一些些,看她那双泛起冷意的眼睛,彭厉锋就知道,他估计是踩到了纪挽歌的逆鳞,让她起了逆反心情。

    不得不语气柔和下来,不再是刚才那般的命令口吻,“我这是为你好,你以为自己能这么容易嫁给泓王,太子不会那么容易就放过你,你明白不明白?”

    他的话虽然让纪挽歌反感,但是也点醒纪挽歌,若是纪挽歌明天敢透露出想嫁给泓王的意思,第一个不放过她的人,怕就是太子,太子先是被纪挽歌当众嫌弃过,现在纪挽歌若是表示想嫁给泓王,那就是坐实了看不上太子咯。

    皇家的人,自己人看自己人不顺眼哪怕是你死我活都没关系,可是外人要是敢看他们不顺眼,那必是没有好下场的。

    纪挽歌原本的幻想瞬时破灭,但是对上彭厉锋,纪挽歌继续嘴硬,“为我好?我住进挽院的时候,她们也说是为我好?将我打得半死的时候,她们还是说为我好?我怎么知道你的这为我好,会不会害死我?”

    彭厉锋一堵,细细品了品纪挽歌话中的意思,在看看坐在床上瘦弱的人儿,彭厉锋不止一次觉得纪挽歌瘦的吓人。

    勋国公宠妾灭妻在京城不是秘密,但是彭厉锋从小家中没有长辈,根本无法理解妻妾争宠下的残酷,也是无法想象,纪挽歌会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长大。

    一时彭厉锋有些心疼,他几乎难以想象这样的环境下,纪挽歌是如何长大的,一身的武功是从哪里学来的,满口市井之语是怎么得来的,满心的防备,浓浓的叛逆,这样的性格,为人处事,实在不像一个千娇万宠的大小姐。

    适当的示弱,纪挽歌用的很好,这一招为她从当铺里能多挣来银子,能从小贩手里夺取肉包子,自然也能得到彭厉锋的同情。

    “我不会害你的。”彭厉锋说,“也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我保证。”

    当时的纪挽歌年级小,并不懂一个男人说出这样话是什么意思,所以根本就谈不上感动,只得意于自己刚才用的示弱得到了效果。

    直到后来,彭厉锋在纪挽歌怀中闭上眼睛的那一刹,纪挽歌才明白,原来在那么久以前,这个男人就给了他那般珍而重之的承诺。

    这世间,有多少事,有多少情,当时只道是寻常。

    “希望世子说到做到,别失信于人。”纪挽歌笑了笑。

    彭厉锋点点头,转身离去,消失在夜幕里,跟他来时一样,他去时也是如此的悄无声息。

    这一夜,纪挽歌睁着眼睛到天亮,她苦思冥想,怎么才能像上次太子的休弃一样,将自己完全的摘出来,能让自己全身而退。

    她不能让别人认为她是吸引了两位皇子的红颜祸水,更不能让人看出她偏向于太子或者泓王的任何一方。

    这很难,夺嫡斗争中,多少大臣想当不倒翁,两边不沾手,可是最后却是两边都不讨好。

    纪挽歌知道自己一个爹不疼,娘软弱的女子,根本没有跟皇室对立的能力,所以她只能装,装的让皇室觉得她这样的人,根本不值得他们动动手指取了她的性命。

    心中有了主意,次日真的被请入宫的时候,纪挽歌坦然的很。

    从如何打扮到如何说话,她心中都已经有了计较,一路入宫纪挽歌都表现的与上次千秋节的表现无异,甚至比上一次还要粗俗。

    虽然彭厉锋说的时候,她没有好声气,但是做还是要这样做的。

    要不一个藐视皇后欺骗皇后的罪名,就够她吃不了兜着走,进了宫,被内侍一路引至椒泰殿,纪挽歌才知道这一次召她入宫的人不是皇后娘娘而是贵妃娘娘。

    只不过宫妃是没有资格召见外臣之女的,故而打了皇后的旗号,但是能这般光明正大的用皇后的名头召见人,可见贵妃娘娘目前在宫中的地位。

    纪挽歌提起一口气,走进椒泰殿,却发现被召进宫来的女子不止她一人。

    “臣女纪氏挽歌叩见贵妃娘娘,娘娘万福。”纪挽歌规矩的行了礼。

    华贵妃坐在高位上居高临下的看着纪挽歌,心中说不出的复杂,她很想看看让皇帝不管不顾放下自己要求见的勋国公夫人的女儿是什么模样,看纪挽歌俗艳的打扮,心中又是解气又是不平。

    这样子的女子的母亲,凭什么能让皇上痴迷。

    华贵妃冷冰冰的说:“起。”转而又示威一般的给纪挽歌介绍,“这位是景丞相府的叶儿,你没见过吧。”

    纪挽歌嘻嘻一笑,“是没见过呢。”转身给景叶青点了下头,“景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