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章 世子诉情艰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6:00本章字数:3132字

    纪挽歌的语气已是气急败坏,刚刚在宫里面对了那样场面,她的心情激荡,恨不得插上翅膀回府去跟自己的母亲问清楚是怎么回事,哪里还有闲情逸致跟彭厉锋纠缠。

    但是彭厉锋却是完全相反的心情,他已经知道皇后召纪挽歌入宫的用意。对于太子所打的主意,他如何能不懂,忆起那夜纪挽歌对自己的态度,彭厉锋顾不得闹脾气,虽然他不敢说自己对纪挽歌真的用情有多深,但是要他眼睁睁的看着纪挽歌嫁予旁人,那是决不可能的。

    “闭嘴!”彭厉锋被纪挽歌叫的烦了,呵斥了一句。

    这本是他平日里最寻常的语气,蛮横的表象演的久了,自然骨子里也就带着那么一股子霸道。

    纪挽歌一听他的语气,心中的那口气一下子就消了。她迅速冷静下来,彭厉锋应该是预先想好的路线,马车这时候已经跑进了暗巷,两边并没有行人。纪挽歌运气,她的身形消瘦,彭厉锋虽然挡住了大半边的车门,但纪挽歌还是轻巧的挤了出来,纵身一跃就跳了下去。

    从高速飞驰的马车上跳下本来就不是一件易事,更何况纪挽歌是在如此仓促的情况下,并且她的一只手臂还在养伤中,完全是不能用的。

    彭厉锋没想到纪挽歌真的敢这么干,她是不要命了吗?

    几乎是立刻的,彭厉锋也追着纪挽歌飞了出去,拉车的马没有了人的控制,跑的更加的快,不肖片刻就消失在暗巷的尽头。

    “你不要命了!”彭厉锋拦腰抱着纪挽歌稳稳落地,看到她还挂在脖子里的白色棉布,胸口的郁气涨的满满的。

    纪挽歌轻巧的从他怀里跳下来,头也不会的大步走,显然没有跟他多做纠缠的意思。

    “你站住!”彭厉锋挡在她面前。

    纪挽歌淡然的看着他,“有事?”

    原本满肚子话要说的彭厉锋,被她这清冷的眼睛看着,竟是一句都说不出来了。原来她的眼睛不仅笑起来是弯的,冷起来也是能让人心中冰寒。

    彭厉锋有些抓耳挠腮,长这么大他还从没有这么手足无措过,从小到大在外,他做事的原则都是敢让他活的不舒坦的人,他必会让那个人比他更不舒坦很多很多倍。

    唯有纪挽歌,她让他夜夜难眠,辗转反侧,而他拿她毫无办法,甚至她的一个眼神都能让他说不出话来。

    咬着牙,彭厉锋讨厌自己这般没有筹划的样子,恨道:“你不许嫁人。”

    纪挽歌觉得好笑,“你管的着吗?你凭什么不许。”

    “不许就是不许,哪有什么凭什么!”彭厉锋露出耍狠的样子。

    纪挽歌一点都不怕他现在的样子,只是觉得好笑,皇帝赐婚,太子休了她,现在皇后娘娘又想将她顺便嫁给什么人,似乎她就是一个烫手山芋,大家都恨不得将她推出去。

    而他彭厉锋,不也是将她推出去的人吗?他又有什么资格跑到这里来对她说什么不许。

    退一万步说,她纪挽歌要嫁给谁,不是应该她自己说了算的么,皇帝,皇后,太子,泓王,还有彭厉锋,他们想要她嫁给谁她就该嫁,他们不想要她嫁,她就不能嫁。

    好似,她就是一个物件儿,由着他们推来推去。

    纪挽歌讽刺的一笑,她倒是要看看,要是她不同意,谁能左右她的人生,哼!她可不是只会哭的废物。

    “让开!”纪挽歌的语气已经变成对待敌人时的冷漠。

    现在的彭厉锋在她的眼里,已然成了对立面的人。

    彭厉锋再怎么不懂情爱,这时也能看出纪挽歌身上浓的化不开的敌意与疏离,一时情急,他说:“我娶你!”

    纪挽歌没有在说什么,手中的飞镖已经飞了出去,她根本不想再说废话。

    彭厉锋没想到她会真的对自己出手,飞身闪过飞镖,但是纪挽歌的飞镖角度刁钻,即便是用左手发出的力道欠妥,但还是割破了彭厉锋的衣袖,他的手臂皮开肉绽。

    纪挽歌在彭厉锋应付飞镖的时候,已经跃起离去。

    彭厉锋怎么可能放她就这么走了,她养伤的这段时间,他不是没有试过再入勋国公府给她解释一番,事实上那晚他离开挽院后不久就已经后悔,到底是他没有护住她,还出手伤了她。彭厉锋自小到大没有打过女人,没想到第一次动手,伤的竟是她。

    他原本是道歉去的,却没想到后来会那样的不欢而散。

    想起自己还没有道歉,重新回去的时候,发现挽院已经被勋国公府的暗卫严密的保护了起来,勋国公府的暗卫,要是硬攻,彭厉锋自然是不怕的,可不能。那是纪府,勋国公从来都不是彭厉锋想惹的对象,也没有招惹勋国公的必要,他是纪挽歌的父亲。

    好不容易忍到今日纪挽歌出府,他有机会接近她,但又听到了皇后召她进宫的目的,太子夜未澜为了阻止泓王娶纪挽歌,连这样的馊主意都出。

    彭厉锋在宫中厮混长大,对于内宫那些肮脏的手段在明白不过的,若是只是给纪挽歌相亲,那倒也罢了,最怕的就是皇后挺而走险,给纪挽歌安排一出男女授受不亲的戏码,到时候纪挽歌不嫁也得嫁!

    尽管内心深处知道纪挽歌的武功不比他差,但还是止不住的担心,就怕她会着了道。

    煎熬了这大半天才见到她,没想到自己日日思念的人,对自己竟是如此的绝情。

    彭厉锋从后面抱住纪挽歌纤细的腰身,声音带着一点点的无助:“你到底要怎么样啊?”

    “你放手。”纪挽歌没想到这个人会没脸没皮到这种程度,之前对他的那些好感,全部消失。

    彭厉锋不动不放手。

    “放手,我不会跑!”纪挽歌强调。

    彭厉锋将她转过来,面对着自己,这才放了手。

    纪挽歌抬起头,对上高大俊朗的他,认真的问:“钦天监已经算了你的大喜之日,你就要娶妻了。”

    所以他所说的什么娶她之类的话,全部都是谎言。

    彭厉锋点头,“嗯,要娶。”

    “可是这跟你与我有什么关系?”彭厉锋问。

    他真的不觉得娶景叶青,跟他与纪挽歌之间的关系有什么直接联系,他不喜欢景叶青,景叶青同样不喜欢他,这桩婚姻完全是皇帝的意愿,跟他们心中的想法没有任何关系。

    纪挽歌在心中默念,不能杀他,不能杀他,不能杀他,不能杀他!他是恭王世子,他深得帝后宠爱,他武功不一定比她弱,不能杀他,不能杀他。

    到底纪挽歌还是没忍住,几乎每个字都含着血肉一般的说:“你打算迎我做妾?”

    是迎不是娶,只有正妻才能三媒六聘的求娶,妾不过是一顶小轿从侧门抬进去就可以。

    去做像魏姨娘一样的妾待,得到你的宠爱,将正妻挤的无容身之地,欺凌原配所生的子女。虽然曾经对魏姨娘纪挽歌产生过同情,但这不表示她能原谅,能不恨。

    彭厉锋显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只是觉得娶景叶青进门供着就行,反正那是皇上让他娶的,而且这其中还有很多阴谋在里面,他父王已经给他来过信,两父子早已商量好,对景叶青,要像对待家中的一草一木,盆景般的养着就可以,万不可亲近,更不能跟景丞相之间有任何瓜葛。

    彭厉锋以为,景叶青这样的摆设跟纪挽歌没有冲突。

    但看到纪挽歌气的全身发抖的样子,他知道自己错了,醍醐灌顶般想通很多事。

    “不是,我怎么会让你做妾。我既中意于你,怎会舍得让你屈居人下。”彭厉锋严肃的解释。

    纪挽歌却是听不进去的,娶了景叶青又来招惹她,不是要她做妾还能是什么?外室?情人?

    “彭厉锋,你真让我恶心。”

    纪挽歌是真的没有想到,她在对爱情完全死心之后,居然还要给她这般迎头一击。真是酣畅淋漓,羞辱至极。

    彭厉锋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他不明白为什么每次他想缓和跟纪挽歌之间关系的时候,都会弄成更加糟糕的样子。

    妾待?他明白纪挽歌心里怕是怒到了极致,别说是国公府嫡女,随便谁家的清白女子能甘心去与人为妾。

    这实在是失礼至极的要求。

    彭厉锋颓然的垂下头,给自己两拳的心都有。

    纪挽歌懒得再看他,头都不回的离开。直到她的气息,完全消失,彭厉锋才转过身来看向她离开的方向,一次次的失之交臂让他明白。他的霸道与蛮横,对于纪挽歌都是无用的,他只能一步步的小心谋划,才能得到她的心。

    从小到大从未遇上任何挫折的世子爷,第一次觉得挫败且无能为力。

    刀剑看着自家世子爷孤寂的身影,眼泪都要流出来,拉拉在他旁边涂涂写写的棍棒,“你说要不要直接去将那个纪小姐绑回王府啊,世子最近都消瘦了许多。”

    棍棒不理他。

    刀剑生气的扭过头,“你到底在写什么啊?有什么比世子更重要。”

    棍棒拿白眼翻他,扬扬手中的纸张,“当然是给王爷写汇报信啊,我还画了世子孤零零的画像。王爷看到了,不知道会有多开心。”

    想起自家那个以看儿子痛苦为乐的王爷,刀剑看着世子的眼神更加怜悯了起来。

    他们家世子真是太可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