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0章 近乡心怯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6:33本章字数:2159字

    东临镇,位于武阳城的东面,乃是一个相对偏僻的地方,一个人口却比一个小城要少的小镇。

    李锋和刘涛急匆匆的赶路,终于回到了这个生他养他的地方。

    走在青石铺就的街道之上,无数行人向李锋投来怪异的目光,看清楚他两就是三年前离去,那个李家废物纨绔子弟后,一些知道他身份的人,俱都叹息,但有些人,也有些鄙夷的眼神。

    对这一切,李锋都置若罔闻,此时归心似箭,哪里管得了那么多,直接朝着李府走去。

    李府位于东临镇最中央的地方,作为第一家族,乃事由无数古色古香的建筑组成,有别于镇中其他低矮的建筑。

    李家太爷,也就是李锋的爷爷,乃是东临镇的镇守,在这个片比的小镇,土皇帝一般的存在,他的话,便是圣旨,整个东临镇的人无敢不从,所以,李家的建筑犹如一个行宫,显得奢华高端大气。

    刘涛自从进入东临镇之后,就率先离开,回去自己家。

    李锋直奔后门而去,他自小在李府辈分挺高,地位对外宣称的也挺高,但是,实际上,却是府中无人敬畏的存在,他和母亲居住的地方,在李府一个偏僻的角落,靠着后门挺近。

    自小他只有母亲,父亲听说并不是东临镇之人,从小除了爷爷和母亲待他好之外,李府的其他兄弟,叔叔伯伯,就连仆人,都不将他当回事,此前修炼资质不好,要不然在东临镇混不下去,他也不会远赴武阳城,靠近浮云武府。

    为母亲争一口气,出人头地,从而衣锦还乡。

    而离开东临镇,这一切,都拜李天驰所赐,那个三舅的儿子,因为不满李家太爷给予李锋每月的丰厚待遇,抢夺了他的待遇,而且带着一群恶奴,将他赶出李府。

    这一切,此前的李锋能忍,而且还离开了东临镇,因为他根本就不是对手。

    现在,如果李天驰如果敢再招惹他,那可就不会那么好说话了。

    “站住,你是什么人?竟敢擅闯李府?”后门处,有着两个彪形大汉守门,见得李锋身穿长袍,风尘仆仆的模样,其中一个大汉踏前几步,挡住了他的去路。

    “我是李锋,请让我进去。”李锋只报了姓名,并未多说其他。

    “哟,原来是你这废物啊。我问你,李少爷,失踪三年,私自离去,让老爷伤心,一病不起,是不是在外面混不下去,才滚回来东临镇,想来是要混吃等死,回来讨口饭吃的吧!”那守卫甚为恶毒的讽刺起来。

    “让开!”李锋闻言心中火起,本想扇几巴掌给这两个守卫,但听到爷爷病倒,只得强行压下怒火,对着这个守卫呵斥道。

    “哈哈,三年不见,我看废物少爷既然敢反抗了,真新鲜。我说李少爷,若我说,我不让你进去,你会怎么样?”那守卫调侃道。

    “你......”李锋双目如火,气的快炸,但他初回家族,此前,母亲就不愿意他惹是生非,所以,他并不想起争执。

    “你什么你,你这废物,难道还动手不成?”达到武徒五层的守卫,阴阳怪气的说道。

    “老三,放他进去吧,别太过分了。”旁边的守卫,不忍心的开口,三年未归,此时一回来,就受到刁难,李锋三年前的遭遇,他了然于心。

    三年前,李锋每天必定伤痕累累,不是他惹是生非,而是,被东临镇年青一代的人欺负,他奋力反抗,却从不放弃,所以,不管受了多重的伤,他都毫无畏惧,毅然反抗。

    “下次,天驰少爷如果动手,我必定首个应允,打的你你妈都不认识。”那守卫仗着有李天驰的撑腰,立刻额骂起来,骂着骂着,有些惊奇,“咦,既然不发疯,难道,出去之后,转死性了,表情能那么平静。”虽然这么说,但依然让开了道路。

    李锋冷笑,李天驰在现在他的眼中,根本不算个角色,要不是让母亲安心,让那曾经伤透了心的母亲,见到自己的成长,不好在一回来,就动手削人,他一招灭了这守卫。

    以前实力弱的时候,他也照样和对方战斗一番,岂会怯懦?

    但为了家人,李锋即便现在实力强悍,对于跳梁小丑,他却是不会放在眼里。

    “李老三,三年不见,本不想计较以前恩怨,我记住你了。”李锋回头,平静之中,有些怜悯的望了望那可恶的守卫,心中暗暗嘀咕,心急无比,爷爷既然生病了?那得快点去见见爷爷才行。

    接触到李锋平静得一瞥,李老三心中发冷,感觉如多冰窖,他可不会想到,疯狂三年的疯子李,如果爆发出来,按将会怎样的狂风暴雨。

    全身打了一个冷战,李老三感觉三年未见,这个李锋少爷,貌似变得不一样了,这废物少爷和以前有些不同了。

    旋即,李老三摇头冷笑,这废物少爷,三年不见,难道就会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吗?估计也是出去后,混不下去,又回来了吧!回家族混吃混喝等死,只要巴结好天池少爷,李锋又算得了什么东西?压根不用怕他。

    一路上,李锋的心情起伏不定,就好像犯了错误的孩子,既想回家,有害怕回家。

    兜兜转转,三进三出,李锋来到偏僻的角落,朝里看了一眼。

    三年,这里似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那小屋变得破烂起来,残破的窗边有一颗高耸的梧桐树,偶尔还有几声鸟叫,在这个鲜有人知的角落,显得格外的明亮。

    李锋搜刮这脑海之中的记忆,这小屋本来并非如此,那是爷爷为了让两母子生活,而特地建立,质量上佳,时常维护,却也不会受到家族之人的骚扰,乐得清闲。

    没想到,三年过去,这小屋却变得破烂起来,年久失修,似乎随时都有倒塌的危险,他都有些难以想象,下雨风吹之时,母亲在小屋,都是如何度过,毕竟是风吹雨打,屋漏连绵。

    深吸一口气,终于,李锋鼓足勇气朝着破旧的小屋走了过去。

    敲门而入,却未见人应,李锋于是走了进去。

    摆设还是和三年前的一样,没有什么改变,客厅里简单的只有一个八仙桌和几条长凳。

    李锋脑海闪过,一个中年妇女,半夜里,挑灯在为自己缝补衣服,他的眼泪禁不住的流了下来,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