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1章 收拾恶仆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6:33本章字数:2635字

    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情深处罢了。

    小屋子内没人,李锋抹了一把眼泪,茫然四顾,脑海之中,只有一个念头,“母亲去哪了?”

    面对李老三的阻拦,他并不在乎。

    “李,锋子哥。”

    一声脆响传来,扭头望去,却是一个弱冠少女,那是大舅的女儿,李灵儿。

    李锋的大舅,因为天生有些残疾,所以,并不掌家,他二舅早就因为十几年前的意外,去世了,反而是他三舅,在掌家,管理了家族的大多数事务。

    因为这种种情况之下,李峰的三舅的儿子,李天驰才会如此嚣张,因为,他和长子嫡孙没什么区别,他父亲又掌控了整个李家,特别是在最近这几年,李家太爷并不太过管事的情况下。

    “灵儿,你怎么来这里了?我母亲呢?”李锋和这个小表妹,以前关系还不错,三年前玩的比较好。

    少女李灵儿惊喜莫名,一出现在小屋门口,有些呆了,听到问话,两个大眼睛,泪汪汪的望着李锋,扑了上来,“锋子哥,你可回来了。”

    “怎么了,怎么了!我不是回来了吗?”李锋抱着少女李灵儿,拍着她的呗,安慰起来。

    “呜呜呜!你可回来了,家里,家里都快乱成一锅粥了。”李灵儿埋头在李锋的胸口,呜呜的说说。

    “家里乱?”李锋脸色愕然,有些不敢相信,李家可是东临镇的太上皇,怎么可能会乱?

    “是啊!爷爷病了,三叔掌管家务,特别可恶的就是,那李天驰,横行霸道。”李灵儿咬牙切齿,眼中泪滴映照着委屈的眼神。

    李锋露出笑容,淡定的拍了拍李灵儿的后背,“没事,没事!哥哥我回来了,那李天驰,也就那样了,有什么好怕的呢。”

    “嗯!”李灵儿点头应道。

    见得李灵儿的表现,李锋笑了笑,两人阔别三年,因为时间造成的隔离感,在这一阵对话之中,却是抵消了。

    两人好似回归到了当年,那亲密无间,两小无猜的关系。

    “爷爷病了?到底是怎么回事?”李锋比较关系爷爷的病情,他父亲自他懂事以来,就没有见过,所以,他随母亲姓,也随李家子弟,叫李家太爷爷爷。

    从小到大,李锋都不清楚父亲叫什么,听母亲说,那是一个盖世英雄,随然离别,他母亲依然深深爱着那个男人。

    “这事情,要从三年前说起,你的离去,让爷爷有些郁郁寡欢,后来,出去了一趟,不清楚怎么的,就受了伤,最后,一直都到现在都没好。”李灵儿瞪着大大的眼睛,望着李锋,嗔怒表情。

    “怎么,怪锋哥离开?”李锋知道表妹在生闷气,闹别扭,哄哄就是了,“爷爷受伤了?现在什么情况?”

    “后来,就病了!最近,更是感觉有些病入膏肓,迷迷糊糊之中,还叫你的名字呢。”李灵儿毕竟只是耍耍小脾气,闹闹别扭,正事还是要紧,说了出来。

    “我母亲呢?”李锋知道,母亲是个柔弱的女人,爷爷生病,他必定照顾在左右。

    “都在爷爷房间呢。”

    果然如此,李灵儿的回答和李锋猜测的八九不离十。

    “好,我们快点赶往爷爷的住处。有什么事情,边走边说。”李锋思念亲人的心,火热起来,对于爷爷的事情,有一些担心。

    两人边聊边走,李灵儿在聊天之中,一扫多日以来,心中的阴郁,开始回归本色,开朗起来。

    通过交谈,李峰知道,原来三年前,他离开后,母亲过着艰难的日子,每日思念自己,劳作,期盼着自己的回家。

    而李家太爷,自己离开后,出去了一趟,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就受了伤,一直未能完全养好,最近一段时日,更是生了病,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整日里昏迷,迷迷糊糊,叫着自己的名字。

    因为李家太爷受伤病重后,整个李家,嫡系就唯有一个三舅掌管,而三舅掌权之后,为人苛刻,对人也是嚣张霸道,对李家嫡系的兄弟姐妹,并不好。

    让大舅家,李锋母亲,两家人都不太好过。

    要说起来,让李灵儿感觉最气愤的,要数三舅的儿子,李天驰,仗着他老爹掌管李家的权柄,身边聚拢起一群狐朋狗友,整日里不好好修炼,嚣张跋扈,调戏良家,行纨绔行径。

    李府很大,九曲十八弯,假山,院落,房屋,可谓九进九出,如果李锋不是从小在这里长大,他恐怕就要迷路。

    “哟!这不是李锋表弟吗?怎么三年不见,就死回来了。”

    绕过一个孔门,院落之中,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那声音,充满了调侃和得意。

    声音来源,乃是院落中间的一个少年传出,少年眉清目秀,一把折扇煽动,一把卧椅躺在院落中间的花园里,三两小婢女侍候喝茶,吃水果,旁边更是有家仆在一旁,遮挡阳光侍候着,一副怡然自乐的模样。

    这人就是三舅的儿子,纨绔子李天驰。

    “哼!爷爷伤病在身,你却在此怡然自乐,喝茶赛太阳,吃水果,婢女,家仆时候,成何体统?”见到少年的表现,不尽孝道,反而再次享受晒太阳,李锋脸色一冷。

    “废物,天驰少爷可是在这里守候太爷,就你这废物,三年失踪未归,当真大逆不道,现在还有脸说话。”那说话的人,不是别人,赫然就是看守后门的李老三守卫。

    “李老三,我方才放你一马,别以为我好欺负。你转瞬间就来此通风报信,擅离职守,难道不怕家法侍候?”

    李家家规,向来森严,最起码在李峰还在的时候,有他爷爷掌家的时候,是如此。

    因为如此,才会让这个李家,成为东临镇首屈一指的第一家族,成为东临镇这个偏僻小镇,太上皇一般的存在,现在看来,恐怕三舅掌家,李家处境堪忧了。

    “放我一马?废物!我如果不让你进后门,你现在恐怕在后门蹲守,还诬陷我擅离职守,现在李家,乃是天驰少爷受了算,你算什么东西?当真以为我不敢动手不成?”李老三撸起衣袖,脸色通红,怒目看着李锋,眼神兴奋无比,一副要好好在李天驰面前,表现的模样。

    这个院落,乃是李家太爷的住处,李天驰所在的花园,就是在李家太爷的住处外面,李锋心急见到爷爷,那容的着恶仆放肆,当即一步跨出。

    “哟哟,三年未归,看来表弟是出息了,既然敢面对李老三这个武徒五层的高手。”李天驰正眼不看李锋,瞟了一眼,继续喝茶,调侃起来。

    “就是,三年未归,真当自己是个角色?既然敢在我李老三面面前叫嚣,你这是要动手吗?有本事,你就动动试试,我让你两招又如何?”那守卫李老三,当真嚣张无比,撸起手袖,叉着腰脸上满是微笑,双眼散发精光。

    李锋这个废物,他三年前就没有放在眼里,那时他虽然没有现在的实力,却也是帮着李天驰殴打过他,现在,他的实力提升到了武徒五层的境界,更是不将李锋放在眼里。

    “打你试试?”李锋好笑,一个武徒五层的武者,既然敢在自己面前叫嚣,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好笑的事情,当真以为自己不敢动手?

    “锋哥,小心一些,他可是武徒五层的武者。”李灵儿不清楚李锋的实力,担心的在后面拉了拉李峰的衣角,小声提醒。

    “灵儿放心,不就是武徒五层实力吗?看哥哥的!”李锋摆摆手,安慰李灵儿,抬头望向李老三,“你是自己过来送死,还是我来?一招让你吃翔!”

    “哈哈!”众人笑起来,李天驰笑着,两个小婢女,还有仆人,包括李老三这个后门守卫,都笑了起来,好想爱你个听到天大的笑话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