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3章 爷爷中毒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6:33本章字数:2653字

    “娘!”

    多少个日日夜夜,母亲在油灯下,缝补衣服,多少个日日夜夜,有肉夹自己碗里,自己忍着不吃,多少个日日夜夜,新衣裳,新鞋子穿在身上,她却依然是穿着老补丁衣服。

    这份亲情,让李锋无法割舍。也不能割舍,无私的爱,今天,儿子算是学武有成,回来了。

    三年离家此当回,浓浓亲情溢满身心,一时之间,李锋驻足难提,有很多话要说,却说不出口,有很多心里的挂念,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女人见到李锋,抿着嘴唇,听得亲切叫喊,迷蒙了双眼,完全心语,化作一句,“锋儿,你回来了!”

    “娘,我回来了!”万千话语,化作一句,最朴素的言语。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母亲见到李锋,不能自语,捂着嘴巴,两行清泪留下。

    她这段时间,过的很是痛苦,自从李家老太爷病重,她就一直守候在一旁,悉心照顾,还要应付哥哥的责难,每日里都是家主之位。

    李家为东临镇第一大家族,除了嫡系,还有旁系,嫡系一代就是李老太爷,而二代却又三男一女四兄妹,老大单腿残废,一拐一拐,实力虽然尚可,却因为身有残疾,不理会家族事情,潜心修炼多年,妻子也是因为早年遭遇巨变,英年早逝,留下一女,就是李灵儿。

    老二在十几年前,李家遭遇巨变的时候,英年早逝,留下娇妻和一个儿子,如今妻子年老色衰,儿子也是长大成人,叫李成,和李锋的关系尚可。

    老三李天华,现今掌管家族大小事务,虽未正式继承家主之位,但整个李家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其妻儿俱在,唯一的儿子就是李天驰,一家子可谓在家族之内,如日中天。

    但因李天华不是长子,近日眼见李老太爷病危,就要撒手人寰,特此有了李天驰守候在外面,等待着李老太爷清醒过来,要继承家主之位,名正言顺。

    李锋的母亲,也是四个儿女之中,唯一一个女儿,名叫李天兰,乃是李老太爷最宠的小女儿,但因李老太爷此前受伤,再因李家十几年前遭遇巨变,还有某些李锋并不知情的原因,她在家族的日子并不好过,时时收到三哥李天华的排挤。

    “爷爷怎么样?”还来不及叙旧,李锋就率先问起来,母亲是个孝顺的女儿,想必他对爷爷的情况,很是关注。

    要不然,也不会陪伴在李老太爷床前,时时照顾在一旁,几个月下来,坚持不写,毫无怨言。

    “啊!你爷爷,你爷爷他,…..“李天兰哭了起来,说道父亲的情况,难以自控,这几个月压抑的情绪,再加上见到儿子回来,悲喜交加,爆发出来。

    呜呜!

    慢慢哭泣,抽搐着身子,李锋抱着母亲的肩膀,拍着她的背,眼中有些凝重,爷爷的情况,恐怕不容乐观。

    待到母亲抽搐的身子,慢慢的停下来,李锋才望着母亲,露出微笑,“娘,我回来了,一切都会好的。“

    笑容之中,充满自信,让李天兰没来由的心安,眼中有些欣慰,或许,儿子真的是长大了,也会心疼安慰娘了。

    “走,进去看看爷爷。”李锋走进李老太爷的房间。

    腥臭味扑面而来,腐朽的气息布满整个放房间,一个脸色布满死色,白发苍苍,早就没了,当年作为东临镇第一强者该有的风范。

    “爷爷!”李锋见到老人,紧闭着双眼,他走过去蹲下,握着老人枯廋的左手,嘶哑的声音喊道。

    他从来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此时心情十分复杂,面对这个从小到大都慈祥对待自己的老人,他的情绪,有些难以自控。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情深处。

    老人紧闭着双眼,久久没有回应,只是,枯瘦的左手,好像感受到了李锋的到来,微弱的弹动了一下。

    “爷爷有反映了,爷爷知道我回来了。”李锋高兴起来,回头望向站在一边的母亲。

    “嗯!”李天兰点了点头,望着睡卧在床上的李老太爷,说道:“父亲,你的孙儿,李锋回来了。你知道吗?”

    “三年来,发生什么事情,你和我说说,或许我有办法治好爷爷。”

    一想到,楚天鸿奖励的各类丹药,李锋好似抓住救命稻草,询问起母亲李天兰,三年以来,发生的事情。

    “三年前,自从你离开,父亲…….”从李天兰的口中所知,前面和李天驰所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出入。

    三年前,李锋离开,李老太爷进入了家族禁地一趟,回来之后,不明是什么缘由,受了受了重伤,回归家族,一切事物交到了李天华的手中。

    岂料,李天华掌管家族事物之后,认为却是发生了大转变,专横独断,搞的家族家犬不宁,而且,还让李家在东临镇得罪了许多其他家族。

    东临镇不算太大,但也是有其他家族,比如,马家,比如刘家,都算是东临镇有数的家族。

    以前在李老太爷手中,刘马两家可谓唯李家马首是瞻,最近这一两年,刘马两家,却和李家起了诸多事端,李老太爷,身受重伤,一直未能痊愈,眼见如此,更是心力交瘁。

    在随后的日子里,再加上李老太爷思念李锋,这个他最疼爱的孙子,旧伤加身,心理对家族,对孙子的思念,整日里心情也不爽利,郁郁成疾。

    直到,最近几个月,更是一病不起,卧倒在床,身体一日不如一日。

    时至今日,李老太爷的身体,已经严重透支,处在了弥留之际。

    听的母亲的解说,李锋点了点头,心中更是愧疚,如果不是自己,三年前太过坚决,为了出人头地。

    最后,离开东临镇,去武阳城求学武道,考入浮云武府。

    今时今日,李老太爷恐怕不会如此,就是受了伤,有他在身边,也会保持心情愉快,伤势恐怕早就好了。

    “我坚持一下!”李锋手握着李老太爷的手,武元为何的深入进去,慢慢的检查这他的身体。

    丹田内,肉团漂浮在雷池之上,此时,随着李锋的动作,它难得的,有了一丝反映,有了一丝吸收的欲望。

    突然,李锋的眼睛一瞪,眼中满是愤怒。

    “爷爷既然中毒了!”心下震惊,李锋怎么都没想到,爷爷既然会中毒,而且,看这模样,恐怕中毒时日还不少。

    “是谁?谁给爷爷下的毒?”李锋怒火朝天,谁敢还他最亲近的人,他就要谁死,既然敢下毒害爷爷,他只要知道是谁,一个都不会放过。

    “锋儿,你,你说什么?”母亲李天兰在一旁,听到李锋说话,整个人的注意力关注在李老太爷身上,并未听清楚,再次询问起来。

    “爷爷,中毒了。”李锋冰冷的话语,慢慢的说道。

    “中毒?怎么可能?”李天兰不敢置信,他一直都是以为,自己的父亲只是受伤,之后思念孙儿成疾,没想到,根本原因,却是中毒。

    整个东临镇,到底是谁要陷害李老太爷?谁在下毒害人?

    两人对视一眼,眼中俱都是疑惑,怎么都想不通,到底是谁,能够让曾今是东临镇枭雄的李老太爷中毒?而且,还没有被人发现。

    这毒药,必定不是一般的毒药,要不然,李老太爷就是受了重伤,能够带领李家成为东临镇第一家族的人物,怎么都不可能轻易就会被下毒陷害,看情况,还不自知。

    但是,毒药对于别人来说,或许难解,但是,对于李锋而言,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只要能够引动肉团吞食,解了这毒药,恐怕根本就不是什么大问题。

    再说,恐怕肉团对毒药,也是情有独钟,这毒药不是什么厉害的东西,虽然很是隐蔽,但是,对肉团来说,它有些情绪,反映却不强烈来说,恐怕它吸收起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