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70章 复活的雕像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6:34本章字数:2095字

    吼吼!

    毒兽在怒吼,围杀过来,李锋身后就是毒气裂缝,马小玲的牺牲,并没有太多的用处。

    嗡嗡!

    雕像发出轰鸣响声,蔓延到雕像周围的毒气,被震荡开来,这一变故,吸引了李锋的注意力,不单单是他,就连毒兽也是回头望过去。

    李乾坤的雕像,不知道何时发生了不明的变化。

    嘎嘎!机械的声音响起,雕像慢慢的动了动手指。

    哗啦!

    石屑掉落下来,李锋瞪大这眼睛,在他的眼中,雕像好像活了过来。

    “父亲,父亲复活了?”

    这一幕,让李锋完全没有经历过,见到雕像活动起来,他有些恍惚,眼前的一幕,让人难以置信。

    难道,李乾坤被封印在雕像里面?

    眼前的一幕,给了李锋一种错觉,那就是,消失多少年的李乾坤,恐怕是被封印在雕像里面。

    这个想法冒出来,刷新了李锋的世界观,一直被告知,在远行的父亲李乾坤,离开了东临镇的李乾坤,会被封印在雕像里面?

    按照李雄霸的说法,当初,建造这个祭坛石刻雕像的时候,他可是亲眼目睹整个过程,并且,还见证了李乾坤的离开。

    但是,眼前的这一幕,到底是怎么回事?

    吼吼!

    怒吼声,打断李锋的思绪,雕像的复活,让李锋陷入震惊,但被激起凶性的毒兽,却不以为然,它们必定没有多少的分辨能力。

    面对诡异活动起来的雕像,李锋陷入震惊,毒兽却置之不理,转过头来,望过来,眼神之中,满是仇恨的眼神和冷意。

    咕噜!

    身后滚滚的乌黑毒气翻滚,马小玲和王天翔双双堕入裂缝之内,深不见底,底下黝黑的裂缝之内,已经完全看不到他们的身影,就是连声音,都已经听不到。

    凶狠的毒兽,嘴巴裂开露出獠牙,嘴角冒出丝丝的黑气,口从喷出的腥气,扑面而来,李锋向后挪动。

    哗啦啦!

    身后就是裂缝悬崖,李锋横贯整个毒谷,有十几米的宽度,看上去下方深不见底,其内冒着滚滚的毒气。

    前有毒兽,后是毒谷裂缝,冒着毒气翻滚起来,李锋进退两难,陷入死境。

    嗡嗡!

    嘎嘎嘎!

    雕像转过身来,整个雕像变得柔软起来,身体活动过来,炯炯有神的眼神,让人看上去十分的诡异,雕像李乾坤望过来。

    李乾坤面色平静,雕像整体还是石头,没有给李锋又一丝的僵硬感觉,反而想一个伙人,让李锋在生死危机之下,都不得不感慨,如此神鬼莫测,对父亲的期待更甚。

    来不及让李锋细想,只见雕像李乾坤伸出右手,五指舒展,五道无形的气浪冲破滚滚的毒气,震荡开五道空白的地带,朝着五只毒兽攻击而去。

    咻咻!

    撕裂空气的鸣叫声响,刺耳异常。

    吼吼!

    毒兽的声音,怒吼一声,紧接着,哀嚎起来。

    噗噗!

    五头毒兽俱都倒下,只是动动手指,就将五只相当于武师强者的毒兽,一瞬间,全部放到。

    “这,.......”李锋的嘴巴有些哆嗦,这太强大了。

    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强大的存在,或者说,在武院内的长老,可能有那么强大,但是,李锋没有见过那等强者出手。

    对于毒兽的强大,李锋深有感触,此前被追的满毒谷逃跑。

    现在,只是一瞬间,就将五只毒兽,一举灭杀。

    “李锋我儿,你终于来了!”

    雕像李乾坤张开嘴巴,说出了话,他的话说出来,周围还荡漾这一圈圈的空气波纹,震荡开了周围的毒气。

    随着波纹的震荡,雕像李乾坤身边荡开一道无形的光膜,直接向外舒展开来,形成了一个毫无毒气的圆形空间。

    空气罩有三四米呈现圆形,有三四米左右的空间,正好将李锋给包裹在期间,他的心中震惊,望着好像活人一般的雕像李乾坤,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危机虽然已经解除了,李锋望着眼前的一幕,有些吃惊,就是他的神经如何的粗大,今天发生的事情,都给与了他很大的冲击。

    首先,是刘涛受伤,紧接着,救了马小玲,再之后,马小玲既然和王天翔同归于尽了,这让李锋大大的出乎预料。

    那个倔强的女人,怎么就这么干了?听到马小玲的话,李锋又释然了。

    再现在,就是李乾坤的雕像,既然活过来了,这是什么情况?

    李锋对父亲李乾坤,长久以来,都有不小的期待,都期望获得父爱,但从没想多,第一次见到父亲,既然回事这种情况。

    “你,你是什么鬼?”李锋不自觉,也从来没有想过,会是这种情况下,见到李乾坤。

    这让他有些不能置信,此前,他只是以为自己进入禁地,获得李乾坤留下来的东西,爷爷李雄霸也从来没有说过,会出现这种情况。

    “我?”李乾坤恐怕也是从来没想过,李锋的第一句话,会是这样,“我是你父亲留下的精神投影。”

    “精神投影?”李锋根本就不懂这是什么东西,他在武院努力修炼,此前实力低下,接触的信息,毕竟是少数,也没有资源,除了和他层次的实力的信息,其他基本都接触不到。

    这一问,李锋发现自己真的是土包子,怪不得武院的弟子,有一种优越感,有些信息和基础,的确不是一般人,能够和那些有优渥资源的弟子相提并论。

    就比如眼前这种情况,如果当初李乾坤留下,教导他,李锋恐怕就能够成为绝世天才,而且,对于修炼到事情,天才地宝,世界诡事,都会知道的更多,博识许多。

    雕像听到李锋的问话,楞了一下后,反应过来,“孩子,你受苦了。”

    不管如何,李乾坤没有留下任何东西,只留下了这个祭坛,都算是不太负责任,作为李乾坤的精神投影,雕像拥有此前李乾坤关于李锋的全部记忆。

    再多的怨气,李锋在雕像这一句话之中,变得脆弱起来,烟消云散,曾经的侮辱,李锋想过第一次见到父亲的时候,一定会质问,为什么离开他们母子?为什么要抛弃他们?

    但是,真的见到之后,李锋发现自己很平静,无话可说,对于李乾坤的事情,更是不清楚从何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