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79章 武仆生涯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6:35本章字数:2160字

    轩疯狂是敌是友?李锋暂时还分辨不出。

    只是,听轩疯狂承认了此前武仆都死掉了十个,

    李锋感觉自己有必要,将轩疯狂定位在敌人的位置,不能放松警惕,现在,自己可是轩疯狂的武仆啊?

    十个武仆都死了,难道,第十一个,还远吗?

    面对这种情况,谁敢掉以轻心?

    整座大山被掏空,根据洞壁的痕迹,有一定的历史,并不是轩疯狂开凿,恐怕还是武院此前就已经开凿,轩疯狂只是使用。

    而且,轩疯狂使用的区域,并不是全部,只是占据了一个分洞穴。

    来到这处地方,轩疯狂对李锋早有安排,那排在他的使用区域的隔壁,一个窄小的起居小洞穴里面。

    空荡荡的洞穴,显得阴气沉沉,李锋对居住环境,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

    此前在外院,李锋居住的房子,就是一间破败的小屋,三年来,一直是每逢下雨屋漏水,直到混沌那货从天而降,炸个稀烂。

    混沌去睡觉了,至于,即使醒过来,依然得按照他的风格,看心情。

    心情这东西,李锋真心不懂,接二连三的被陷害,李锋对于力量的感觉,更加强烈,被强行分配到这里,李锋时刻不忘强大自身。

    轩疯狂能够闯下偌大的名头,难道李锋不行吗?

    用毒?李锋之前可不是没玩过,石灰算不算?毒草药粉算不算?真要说起来,他也是撒毒的高手。

    只要,时刻防范这轩疯狂,从他的身上,学来更多的用毒技巧和知识,别被他毒害了,以后的世界,李锋自然一点都不担心。

    不放过一丝一毫的力量,盘腿而座,运转吞噬星空,一丝丝的能量,从四面八方缓慢的涌来,很慢,却比之武道入门,要快不知道多少倍。

    武道入门,就只有一个功能,打熬身体,从而单上武元,从而缓慢进阶,那速度,李锋深有体会。

    如果此前不是有混沌,恐怕他现在都被提出了武院,那里还能够成为武师,进阶到武师一层境界。

    吞噬星空功法不一样,最低标准,就必须是武师境界,现在,李锋有了李乾坤投影的帮忙,从武徒九层进阶,进阶到了武师境界。

    丝丝的能量汇集过来,毛孔这种,渗透过来,李锋因为有了李乾坤的的指点,念头通达,他发现,吞噬星空功法,只是黄阶中品,等级并不是特别的高。

    但是,随着功法的运转,李锋实力的提升,满足吞噬某些东西,吞噬星空功法的等级,能够越来越高。

    吞噬物品的高度,将会决定吞噬星空功法的高度。

    能升级的功法,就是整个浮云武府,恐怕都没有。

    吞噬星空功法,现在只是黄阶中品,李锋就感觉,自己的修炼,相比此前,快很多倍,不管是错觉,还是其他原因。

    空气之中的能量,充满了灵气,还有,丝丝毒药的性质。

    慢慢的,李锋发现自己的毒素抗性,变得强了一些。

    这是一个很奇妙的感觉,有点让李锋说不清,道不明,却隐隐有一丝感觉。

    清晨的阳光,洞穴的窗口照射进来,这座大山,几乎被挖空,却并不显得阴暗,而是,给人一种敞亮的大房子的感觉。

    李锋也不得不感慨,浮云武府的实力,果然不一般,建造的建筑,都有些玄奥,让李锋有点琢磨不透。

    嗡嗡!

    清晨,陆陆续续的有人进入大山之内,轩疯狂的修炼室有几大部分组成,最大的是大厅,之后是他的炼丹房,在之后,就是卧室,也就是李锋居住的地方。

    早晨起来,李锋才知道,那个简陋的地方,是轩疯狂的卧室,同时,也是前十任死了的武仆居住的地方。

    大厅内,有其他的内院弟子。

    今天,轩疯狂一脸的笑容,要将李锋介绍给众多弟子,同时,还会讲解自己对毒丹,用毒,毒功的感悟和处理方式。

    他的理由很简单,就是让中让你学会,之后,挑战他,期待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存在出现,毒死他。

    毒死自己,那就是轩疯狂的最高追求,为了这个目的,他可以不择手段,前面十任武仆,就是这么死的。

    狂!用毒狂人!果然,是狂到了骨子里。

    将自己的知识,尽数教导给别人,然后,挑战他,让他被毒死,或者,使用某种新创造的毒丹,让他寻破解之法。

    大厅,就是轩疯狂的传道大厅,也是他讲解毒功的地方。

    任何人,只要有兴趣,都能够参加,包括李锋这个武仆。

    “他就是我的武仆,以后,诸位师兄弟,有事情,可以找他。”轩疯狂将李锋推到最前面,像众人介绍起来。

    唰唰!

    各种不同含义的眼神望过来,李锋感觉心中一跳,这些眼神有些可是会杀人的,而且,让他感觉深深的寒意。

    但是,轩疯狂是极度的狂人,他李锋又怎么样呢?

    “疯子”李,也不是简单的人物,能够在外院几万人之中,突围而出,以不强的实力,就闯下偌大的名头,李锋岂能怯场。

    “我叫李峰,希望诸位内院师兄,多多指教。”

    李锋的话,不卑不亢,表现的很淡定和平静,按理说,他也是武师强者,如果真的战起来,他不咻眼前这些内院弟子什么。

    如果不是找到王明阳的陷害,他也是内院弟子之一。

    武仆身份虽然低下,但武院也有规定,乃是未来的储备内院弟子。

    也就是说,武仆可以说,也是内院的一部分,只是,那是后备弟子,平时更是不会有人教授,唯有成为天才弟子们的仆人,为天才弟子服务。

    “听闻疯狂师兄的武仆,乃是外院的疯子李。小弟我今天,研究出了一种新毒丹,恐怕就要和这位新进武仆,较量一番。”

    人群之中,站出来一个少年,手臂上,留下被轻微的灼烧的痕迹,年纪并不大,却是身穿金边黑袍,胸口也没有任何的标志,只是内院普通弟子无疑。

    武元的金边黑袍,不是能够随意修改的武服,通常情况下,穿什么衣服,就在什么阶层,代表着什么力量和能力。

    李锋胸口有个奴字,那就是武仆的标志,无人权而言,只是,天才弟子,毒武师,用毒狂人,轩疯狂的武道仆人而已。

    强者获得一切,弱者毫无所获,还要被抢走所拥有的东西,比如,李锋的尊严,眼前的弟子中有人站出来,就是为了剥夺这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