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89章 毒酒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6:35本章字数:3007字

    “王天翔,你怎么回来了?马小玲怎么样了?”

    没错,来人正式已是失踪了的王天翔,李锋以为已经死去,掉落毒气裂缝的家伙。

    没想到,王天翔出现在了这里。

    只是,王天翔的双脸漆黑,依赖你黑炭的感觉,如果不是李锋对他很是熟悉,根本不可能认出来,眼前这个黑人,会是王天翔。

    “王哥,没想到,你还认识他,这么一个武仆?”石成业的眼中,李锋只是一个小人物,而且身份低微,还是一个武仆,怎么可能认识王天翔呢?

    而且,看来两人的表现,既然还不陌生,彼此很熟悉。

    “呵呵,那个贱人,早死了。”王天翔黑脸黑眼,几乎让李锋看不清表情,只是,他的语气,十分的愤怒。

    “小玲死了!死了!”李锋没想到,最终,果然如此轻易的就死去了。

    心中难免有些悲伤,青梅竹马的逝去,不管期间经历了多少背叛,最终,尘埃落定,命陨人间的时候,还是让他有些悲伤。

    此前,他就有些猜测,当结果从王天翔的口中说出来,他此前抱有的希望,却是弱了很多。

    只是,见到王天翔的模样,李锋又有一些不信起来,在裂缝里面,可没有找到马小玲的尸体,怎么可能会死?

    生要见人,死要见死,这个道理,李锋十分的明白,如果真的死了,王天翔恐怕就不会那么的愤怒了。

    “谁信!”李锋想通了这点,悲伤被驱除,重新振作起来,面对王天翔。

    他可是疯子李,怎么可能被自己的乱猜,敌人的话语所迷惑?信了他的说法?如果他信了,那就不是李锋,也不可能,在外院闯下赫赫名头,在内院能够逆袭轩疯狂的李锋。

    对于李锋的表现,咬牙切齿,强压着怒气,王天翔笑了起来,“哈哈,不管你信不信,马小玲反正是死了。”

    “王哥,这货是谁?一个武仆,有什么资格,为了个什么马小玲,来质问王哥。快给我滚。”石成业听出王天翔的怒气,面对李锋,他自然不认识,在他眼里,一个蝼蚁,根本就没有任何认识的价值。

    何必浪费时间?脸色一沉,瞄了一眼中年掌柜,随后,对着李锋不屑的说道。

    “呵呵!”李锋发出冷冷的一笑,绕过石成业,根本没有被他的不屑的话语,而生气。

    心中冷笑,一而再再而三的刁难,现在正主王天翔既然出现了,他心中冰冷,慢慢的都是杀意,恨不得杀王天翔而后快。

    “李锋!”

    脆声响起,从王天翔的身后,走出来一个少女,少女三千青丝披于头上,一身黑袍凹凸有致,冰冷的望了过来,表情虽然淡漠,眼神内闪过一丝异样。

    “冷雪师姐!”

    见到冷雪的出现,李锋更加的吃惊,不自觉的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和王天翔出现在这里?”

    冷雪和王天翔早在后山考核的时候,就彼此撕破了脸,怎么现在,两人又会出现在这里呢?

    李锋的心中疑惑重重,此前,王天翔失踪,他收到的消息是王明阳的刁难,让自己成为武仆。

    现在,冷雪却和王天翔一起出现在了闲云楼,通过石成业的说法,他们这次出现在这里,可是欢迎王天翔回归,石成业为王天翔接风,所以,才会有争夺包间的事情。

    现在,冷雪也出现在这里,难道,让自己成为武仆,冷雪也有份?也是害自己的人之一?难道,冷雪是水性杨花的女子吗?

    通过此前的接触,李锋绝对不认为,冷雪是这样的人,她的为人,虽然外表冷漠,内心却是热情的人。

    此前,受到她的帮助,也不在少数。

    只是,现在这种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锋心中疑惑,望向冷雪,期望能够在她的表情之中,看出什么,却没有任何所获,眼神闪动,想要让她解答心中疑惑,冷雪却闭口不言,叫喊一声之后,表情淡漠,再无其他动作。

    “雪妹,来,里面请。”王天翔见到李锋的表现,那好像极度想要知道真想的模样,他心情舒爽起来。

    冷雪微微的点了点头,并未说什么,而是走进了包间,找到一张椅子坐下,就再有再说其他话语。

    “好了。滚吧。这种场合,不是你一个武仆,能够参与进来的。”石成业对李锋并不在意,见到冷雪坐下,就下了逐客令。

    哈哈!

    “笑话!”

    李锋突然笑起来,不屑的回答了石成业,对于石成业的表现,并不在意,而是望向王天翔,开口说道:“既然相识就是一场缘分,既然你要这个包间,让给你又如何?”淡淡的话语说道,压下心中的诸多疑惑,并没有去纠结冷雪的表现。

    或许对方有难言之隐,事后,在找她问清楚就是,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自己的处境,不能够让建立起来的威信倒塌。

    要不然,以他武仆的身份,将会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面,有无尽的麻烦。

    顿了顿,倒了一杯酒,“只是,让我成为轩疯狂的武仆,这笔帐,恐怕却不好说清楚。这杯酒,恐怕你得喝了。”

    王天翔眼睛里面,满是得意,漆黑的脸庞,看不出具体的表情,太黑了。

    “快滚,那里那么多的墨迹?你是轩疯狂师兄的武仆,我就不动手了,你自己走出去吧。”石成业忌惮轩疯狂的存在,也不和李锋动手,而是,对着李锋命令式的说道。

    李锋忽略石成业,望向冷雪,对着她微笑问道:“师姐,你说呢?”

    冷雪并没有说话,而是转头,望了望王天翔和石成业,眼神的意思很明显,这面子,得给李锋。

    因为,冷雪知道李锋在内院的处境,以武仆的身份存在,不管是那个武仆,谁的武仆,都不会很好过。

    什么叫武仆,说好听是预备内院弟子,其实,就是仆人。

    而他们的主人,就是那些内院弟子,而且还不是普通的弟子,而是那些天才人物,才有资格拥有武仆。

    她冷雪乃是内院百强榜七十八的天才女神,只是,本就喜静,本身也有婢女,所以并没有武仆。

    像王天翔这种,百强榜七十三的家伙,也是有武仆的天才弟子。

    “怎么,怕有毒药?这里面真的放了毒药,你怕,可以不喝。”李锋见到王天翔迟疑不动,冷冷的笑了笑,将实情说出来,并且将面前的一杯酒,端起就喝下,“没想到,百强榜的天才弟子,就这怂样,连我一个武仆的敬酒,都怕。内院可不像外院,可以随意杀死内院弟子啊。”

    随意杀死外院弟子,旧事重提,点了点,李锋并没有再说,而又说了内院的规定,不可以轻易杀死内院弟子,讽刺王天翔。

    随后,再次倒下一本毒酒。

    “毒药?如果真的有毒药,你一个武仆,也逃脱不了,执法队的惩罚,自己也得死。”石成业听到李锋的说话,再看他嚣张的举动,既然能够让出包间,他自然高兴,免得李锋在这里墨迹,扫了王天翔的兴致,抓起酒杯。

    “小心。”王天翔出言阻止,他对李锋十分了解,经历了此前的诸多事情,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李锋就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疯子。

    如果,真的让自己喝了毒酒,能够毒死自己,他相信,李锋都不怕在酒了放毒,不惧执法队,也要干掉自己。

    “王哥放心,别为了这垃圾扫了兴致。”

    咕噜!

    一口将三两酒杯里面的酒,全部喝下去。

    铿锵。

    石成业将酒杯里面的酒喝完,再将酒杯给丢在地上,碎成八瓣,嚣张的说道:“我就说,你要将包间让给我,蝼蚁之辈,既然敢和我争夺包间,那是找死。”

    “现在,认清楚现实了吗?蝼蚁,就应该有蝼蚁的存在方式,别想着,和皓月争辉。滚!”

    石成业高高在上,藐视李锋,对李锋侮辱起来。

    “哈哈!走,我们走。”李锋大笑起来,怜悯的望向石成业,果然如他所料,最终,喝下毒酒的是这个家伙,带着张山离去,朝着门口走去,“我就说,里面是毒酒,没想到,有人还真敢喝下去。”

    “明明说了是毒酒,却依然有人,不相信,要用自己的小命,试一试。”李锋走到门口,停顿下来,回头望向石成业,眼中满是讥讽。

    最后,李锋不忘提醒,“包间是你得了,慢慢用!我先走,不打扰。”

    轰隆!

    在场的内院弟子们,内心震荡,有些好奇,李锋到底说的是不是真的?他既然敢,光明正大的,胆大妄为,无法无天的在酒里下毒?

    以武仆的身份,毒害一个内院百强榜上排名第八十的天才弟子?

    跟随李锋来到闲云楼的内院弟子们,眼中有些恐惧,望向石成业的眼神,有些着急,他们很急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啊!

    惨叫紧随而来,石成业果然如李锋所说,惨叫一声,表露出了中毒的征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