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祸祟

    更新时间:2018-08-07 19:16:25本章字数:2918字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的生活会被一具女尸打乱得那么彻底。

    本来暑假我不打算回家的,按照计划我会在城里打些零工的,但因为女友的突然劈腿,闹的我心浮气躁,城里也不愿意呆了,就回到了老家,那是一个位于大兴安岭山脚下的一个边陲小村。

    可我刚回家就出事了。

    睡半夜的时候,‘轰’的一声闷响将我惊醒,随即就听有人大喊:“出事了出事了!”

    我一骨碌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向外看了看,就见外面月冷星稀,天阴沉沉的,但街道上却很是热闹,不时的有人举着手电乱跑乱叫,我急忙下床推开了门,正好看到了隔壁的李叔,一把抓住了他,问:“叔,咋了这是,慌慌张张的?”

    “哎呀我天,可不好了,工地里挖出了一口大棺材,然后上面的土方子一下就塌了,有好几个施工队的连带着棺材都被埋在里面了,快和我去救人!”李叔说完之后就往施工的地方跑,我也急忙跟了上去。

    后来我才知道,我们这有人投资,搞旅游圣地。而且还要在我们村东头的馒头山挖个洞,连通到山里,说是搞什么绿色通道,顺着这个洞,直接就走进了大山里,走进大自然。

    这馒头山在我们这一直都有很多传说,古怪的很,山里面经常能看到各种各样的骸骨,人的,牲畜的,啥的都有,村里的老人也常说,山里面住着山神,挖不得,挖了,是要遭山神报应的。但后来上面下了死命令,同不同意也得这么干,没过几天,工程队的挖掘机啥的就开了进来,只是没想到,这才施工没几天就出事儿了。

    我跟着李叔急急忙忙的往施工的地方跑,工地不远,就在村东头,几分钟就到了。

    到了工地之后我心里顿时就‘咯噔’一下,只见馒头山原本被挖出的通道已经坍塌了,半边挖掘机都被埋在了里边,挖掘机司机似乎受到了惊吓,正坐在旁边哆哆嗦嗦的抽烟,工头正站在旁边问他到底咋回事,但他哆哆嗦嗦的,只一直重复着一句:“棺材,棺材……”半天也没说明白。

    工头见挖掘机司机浑浑噩噩的,也就不管他了,扯着嗓子就喊了一句:“谁会开挖掘机?”

    “我会我会,我蓝翔毕业的!”一个20多岁的小年轻自告奋勇的爬上了挖掘机,工头见状大喊:“慢点开,轻点挖,别伤了埋在下面的人!”

    “放心吧!”小年轻拍了拍胸脯,随即启动了挖掘机,开始慢慢清理了起来。

    “大家也别看着,跟着下去一起挖,一定要把人救出来!”工头见众人全都发懵,就大吼了一声,众人见状全都拿着铁锹铁铲冲了下去,跟着挖掘机一起挖了起来。

    然而,当挖掘机再次开挖之后,我却皱起了眉头。

    因为我发现,随着挖掘机慢慢的将塌方的地方清理出来,一缕缕的黑气竟然散发了出来,这股黑气很淡,在这黑漆漆的夜里,几乎不可见,但我却感觉到了。而且这时候也不知道从哪跑出来一群野狗,根根毛发倒竖,疵着牙,全都围着工地乱叫个不停。

    这地方,有问题。

    我太爷爷曾经跟着一个老道士学过本事,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斗牛鬼蛇神,太爷爷被拿了个典型,直接给斗死在了牛棚子里,临死的时候只留下一本黄皮笔记,但我爷爷大字不识一个,我爸又对这方面不感兴趣,那本黄皮笔记就一直被掖在柜子底下,前些年我也是无意间发现的,读了读发现上面写的挺有意思的,写的是一些修行之法,还有太爷爷生平的一些经历,写的玄之又玄,跟小说似的。

    但没想到,太爷爷那本黄皮笔记上写的东西,今晚却被我用上了。

    我接受过高等教育,自然不相信黄皮笔记上所说,一直以来我都是当成小说看的,但眼前的一幕又让我不得不信,因为那黑气我看的分明,淡而不散,盘旋在众人头顶三尺处。

    黄皮笔记上说,这黑气叫做霉气,盘旋在人的头顶,是要招灾破财的,反正就是会霉运连连。而但凡出现这种黑气的地方,必有祸祟。

    我知道这地方再挖下去绝对要出事,急忙一把抓住了李叔,说:“叔,我感觉这地方不对劲啊,不能再挖了,再挖,准出事!”

    李叔忙活的一脑袋的汗,闻言就说:“不挖不行啊,这下面埋着三个人,两个工程队的,还有咱村王老憨家的独苗苗狗蛋也埋底下了,王老憨家三代单传,别人咱可以不管,但狗蛋,咱必须得救出来啊!”

    狗蛋也埋底下了?

    我和狗蛋是光腚娃娃,打小一起长大的,初中毕业后他就在家务农了,这些年我俩也常联系,感情极好,去年狗蛋结婚我还特意赶回来当的伴郎,没想到这才几个月的光景,就出了这事。

    一听说他也埋在里头了,我顿时就急了,心说不管了,那笔记上说的灵不灵,现在谁也做不准,还是先救人再说。

    我一把抄起了铁铲,跟着队伍,火急火燎的开始挖了起来。

    因为下面埋着人,挖掘机也不敢大幅度的挖掘,救援的速度一直很慢,一直到半夜一两点钟,才只挖开了一半的土,给工头急的是团团转,他已经给当地政府还有开发商打了电话,也叫了专业的救援队和医疗队,但我们这地方四面环山,只有一条崎岖山路,这些天拉土的拖拉机来回的跑,给压得坑坑洼洼的,很不好走,估摸着,就算救援队连夜出发,到这也得明天上午了。

    这件事轰动不小,虽然已经半夜了,但村里的男女老少基本全都扛着铁锹赶来了,我爸也在队伍里,就连我爷爷都披着衫子赶了过来。

    山里人质朴,十里八村的谁家要是出了点啥事,都会上来帮把手,何况还出了这么大的事?

    正所谓人多力量大,将近凌晨三点的时候,人群中终于有人大喊了一声:“挖到了挖到了,是工程队的小刘!”

    我闻言心里咯噔一下,这小刘我知道,是工程队里唯一的女人,专门给大伙做饭的,她也埋里面了?

    这人一喊,几乎所有人‘哗啦啦’的全都围了过去,那工头就大喊:“让开让开,别挡着,让黎大夫进去!”

    黎大夫是镇里给我们村卫生所指派的唯一大夫,人长的水灵,是大城市的大学毕业生,被分配到了镇卫生所工作,然后又被指派到了我们村,现在也就二十三四岁的样子。

    黎大夫背着医药箱,在工头的带领下急急忙忙的穿过了人群向前跑去,我见状也跟了上去,只是,当我们看清小刘的情况后,全都沉默了。

    此时的小刘脸色淤青,嘴唇都是紫的,嘴里,鼻子里还有耳朵里全都是土,下半边身子还埋在下面呢,显然早就闷死了。

    虽然如此,黎大夫还是尽了一个医生的职责,不过结果大家都知道,小刘已经死了。

    “先把尸体清理出来吧!”黎大夫的脸色很不好看,低着头出了人群。

    我心想这一个小姑娘家家的也真不容易,本来就一个人在卫生所住,大半夜的还被折腾起来救人,人救活了也成,但这挖出来就是具尸体,这回去之后,估计有她害怕的。

    “大家都别愣着了,先把小刘弄出来吧!”还是工头发话,众人才回过神来。

    之前众人一直心存幻想,还想着可以把人救出来,但现在小刘已经死了,剩下两人的结局想必也比小刘好不了多少,一时间,众人全都不吭声了,只是默默地,将小刘从土里挖了出来。

    只是,当小刘的双腿从土里扒拉出来之后,众人全都惊呼了一声,我一直站在一边,此时定睛一看,顿时感觉头皮发麻。

    小刘的双腿,竟然只剩下了白森森的骨头,皮肉,竟然都没了。而且那骨头上还连着血红色的肉筋,看起来格外的恐怖。

    “这,这他娘的是咋了,肉呢,肉咋没啦?”正在往出拽小刘的那人当时就吓傻了,嘟嘟囔囔的说:“莫不是,莫不是被什么东西给吃了?”

    被什么东西给吃了?

    这怎么可能,什么东西,可以在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把一个人的双腿,啃的干干净净,只剩下个骨头?

    再者,小刘被埋在土里了,土里面,能有啥东西这么厉害?

    就在众人全都一脸惊骇的时候,我们村的王傻子疯疯癫癫的从人群里钻了出来,低头一看小刘的双腿,立马就拍手大笑,一边大笑一边叫嚷着:“哈哈哈,你们完啦,你们完啦,死定啦,死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