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不眠夜(下)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6:14本章字数:1026字

    一滴泪从眼角滑落。

    胤禛已快步走到门口,突然停下,像是改变了心意,重新折了回来。

    躺在床上的年馨瑶神情紧张,还没想明白胤禛为什么折回来,泪痕也还来不及擦去,不自然地抓紧了衣裳。

    胤禛没有理会她,自顾自除了衣衫鞋袜,靠着床外侧躺下,声音清冷:“你放心,我绝不会强迫于你。早点歇了,明日一早还得去宫里请安。”

    年馨瑶身子缩成一团,紧贴着内床,合起眼,却怎么都无法安睡。她怕扰了胤禛休息,长久保持一个姿势,过了很久才敢稍稍动一动。

    而胤禛的心情更是复杂难言,同样睡不安稳。

    两人各怀心事,翻来覆去,辗转难眠,不知不觉就到了天明。

    清晨。

    高无庸站在门外毕恭毕敬道:“爷,该起了。”

    胤禛翻了个身,沉声道:“嗯。”

    年馨瑶忙披上衣衫,从他脚边小心爬了出去,伺候胤禛起身穿戴,哪怕她再不上心,这样的事还是要做的,否则定会连累父母。

    她朝门外吩咐道:“晓月,端盆温水进来。”

    晓月应了一声。

    年馨瑶侍奉胤禛洗漱以后,该她换衣服了,她却犯了难,咬着下唇,站着没动。

    胤禛瞅着她尴尬,冷哼了一声,“爷在门口等你,动作利落点儿。”

    年馨瑶呼了口气,望着他离去的背影生出一丝感激。

    晓月奇怪地问:“贝勒爷这是怎么了?”

    “没事儿,你赶紧给我拿衣服来。”

    换上粉红团花的褂子,年馨瑶看着镜中的尚且稚嫩的脸蛋,又发起了呆。

    晓月可顾不上管她,将她头发分成左右两把,交叉绾住,在中间插一金镶玉的扁方,把发梢和碎发固定住,将两把头后面耳边的垂发压扣成扁平状,末端用发带束起,微上翘,形似燕尾,又在正中攒上朵珠花,两边缀上珍珠流苏、镶珠点翠后,左看看再又看看,终于满意了:“二小姐,梳好了。”

    年馨瑶略点一点头,瞧也不瞧镜中的自己,站起身来:“走吧,别叫贝勒爷等急了。”

    胤禛果真等得有些不耐烦,见她款款而来,伸手拽住上了马车。

    才坐定,胤禛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就问:“你给我绣的荷包呢?”

    年馨瑶怔了怔。

    一旁的晓月忙说:“在奴婢这里。”她递过去的明黄色荷包,针脚细腻,手工精致。

    胤禛接过看了好几眼,才挂于腰间,“这定不是你亲手绣的。”虽是戏谑的口吻,但语气却极笃定。

    他怎么就能这么肯定,年馨瑶很想反驳一句,可终究底气不足。“晓月,你去后面那辆马车。”

    “是,二小姐。”

    “你叫她什么?”晓月话还没落音,就听见胤禛不悦道。

    晓月一愣,好在反应还算快,马上改口:“是侧福晋。”

    “嗯,下次我不希望你再犯同样的错误。”

    “是,贝勒爷。”晓月哭丧着一张脸,唯唯诺诺的上了后面的马车。

    年馨瑶脸上也微露出几分尴尬,早就听闻四贝勒府规矩多,果真不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