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冷暖(下)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6:14本章字数:1035字

    “还二小姐吗?你忘了早上贝勒爷说的话了?”

    晓月一想起胤禛那张冷峻的面孔,顿时吓得警醒了。

    “是,侧福晋,奴婢以后一定管好自己这张嘴。”

    年馨瑶满意的点点头。这丫头跟着她也有四五年了,最大的优点就是从善如流,绝不会反抗自家小姐的意思。

    李侧福晋那里,年馨瑶兴趣缺缺,反正来日方长,总会见到的,也就不专门跑这一趟了,省得给府内众女眷一些错觉。她在回来的路上就已经打定主意,低调生活,不争不求,安稳度日,这辈子大抵也就这样过去了。

    但,有个地方,她是非去不可,那大概是她在贝勒府最欢喜的所在了。

    钮祜禄瑾玉,康熙四十三年嫁入贝勒府为格格,虽同是侍妾,但品阶上不如年馨瑶,更不像年馨瑶有着被皇上亲自指婚的荣耀,在贝勒府也有些默默寂寥。但是,她们是朋友,打小就在一块玩耍,钮祜禄瑾玉年长年馨瑶三岁,一直被年馨瑶亲热的唤作姐姐。

    年馨瑶带着晓月风风火火的赶去钮祜禄瑾玉的院落。

    钮祜禄瑾玉可不像年馨瑶那样拥有独立的院子,她与同为格格的耿氏、武氏、宋氏同居一院,难免有些拥挤嘈杂。

    年馨瑶站在院门口等待丫头回话,耿氏与武氏慌忙过来请安。这位新晋侧福晋据说连皇上都另眼看待,那更别提还是她们四爷亲自去请旨,大摆筵席娶回来的,身份地位自比她们高贵多了。

    武氏刚去敲隔壁宋氏的门,谁知里面传来一声冷哼,还有一句胆大包天的话:“她不就仗着有个好父亲,有个好哥哥,有啥了不起的。”

    武氏被宋氏的话吓得一哆嗦,也不敢再说什么,等了耿氏,两人结伴同来了。

    “武氏子萱给侧福晋请安。”

    “耿氏语宁给侧福晋请安。”

    年馨瑶一抬手,端得是雍容华贵的风范:“起吧。”

    这也是母亲教的,在这些地位不如自己的妾面前,千万不能丢了该有的气度。当时她心里忿忿,不都是妾吗?气度还能越过嫡福晋去?

    当然那也是想想而已。

    武子萱大约觉得不妥,还是替宋氏没来解释了几句:“侧福晋,宋格格她身体不适,没一同前来请安,请侧福晋勿要怪罪。”

    耿语宁却不像她那般懦弱,开口讽刺道:“还不是仗着自己有李侧福晋撑腰,谁知道她是真病还是假病呢。”

    年馨瑶本没注意胤禛到底有几个格格,有人来请安,应一声也就罢了,她的心思全放在迟迟未来的瑾玉身上。

    可这一听,顿时也明白了,与李侧福晋一伙的格格宋氏怕是对自己有敌意,故意不来了。

    她在心底哀叹,皇权下,兄弟妯娌间尚有勾心斗角,这小小贝勒府又怎会没有争风吃醋呢?

    正在这时,钮钴禄瑾玉房里的大丫头出来应话:“回侧福晋,格格晓得您从宫里回来了,已经去您院子里请安去了。”

    哎呀,年馨瑶叹了一声,心里却更加欢喜,原来瑾玉姐姐也盼着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