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八贝勒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6:15本章字数:1990字

    年馨瑶对八贝勒只有花朝节那一面之缘,只记得这个皇子善笑,温和的笑容总是挂在脸上。

    她跟在八贝勒的家奴身后走进了刚才就想进去吃饭的酒楼,直走到二楼一间雅间时,家奴才停下来,请年馨瑶进去。

    雅间里只有八贝勒一人,对着满桌精致的佳肴,右手握着个酒盅自酌自饮。

    “八贝勒爷吉祥。”也不管身上的衣着合不合适,反正已经被看出真实身份,年馨瑶也不矫揉做作,当即福了福身。

    胤禩看着她那奇怪的模样,以手掩嘴闷笑起来,过了许久才说,“起吧。”

    “谢贝勒爷。”年馨瑶早知如此,倒是非常坦然。

    “过来坐,饿了吧,先吃东西。”

    就在年馨瑶落座的同时,刚替她们解围的家奴客气地请了晓月一同离开,想必是另有安排。

    胤禩见年馨瑶并不动筷,也懂得她的顾虑,又开口说道:“不必担心,我已派人去了年府,就说你同我在一起,想必你爹娘也会放下心来。可是菜肴不合胃口,想吃什么跟掌柜的说,让他们另做便是了。”

    “贝......贝勒爷,我......”年馨瑶低头瞧了瞧自己的衣裳,实在想不出,仅一面之缘就能将这样的她给认出来。

    胤禩夹了块糖醋鱼放入年馨瑶碗中,笑着说:“这么美丽的姑娘,不管穿成什么样,都是遮不住的。”

    刚才在窗口看到年馨瑶那一瞬,他就认出她来了,正如他所说,年馨瑶含苞待放的美并不是靠绫罗华服金钗珠饰打扮而来的,而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美态。

    年馨瑶并不是第一次被人夸赞,但在这种情形下还是第一次,不禁有些脸红耳赤,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来。“谢贝勒爷。”

    “好了,虚礼就免了,赶紧吃饭,爷已经饿了。”胤禩故意板起脸了,反倒是把年馨瑶逗乐了。

    她不禁想起四贝勒胤禛来,那冷面冷心,与眼前的八贝勒截然不同,姐姐也不知吃了什么迷魂药,竟对那个冻冰块一往情深。如果能够选择,还不如选眼前这人,知情知趣,还非常细心体贴,设想周到,单看脸上的笑容,就觉得温暖。

    年馨瑶的心情愉悦起来,刚才的惊吓已经抛到脑后。她的肚子咕咕直叫,提醒她马上进食。她红着脸,埋头用膳。

    一顿饭吃得也没那么沉默,胤禩总能找些好玩的话题与她聊聊,也能逗得她开怀大笑。她心里对胤禩产生了好感,觉得他是自己见过的几个皇子中最温文尔雅,最有君子之风的那一个。

    “今日之事多谢贝勒爷相救,奴才感激不尽。”年馨瑶学着男人的样子,端着饭后店家奉上的香茗向胤禩致谢。

    胤禩端起茶杯,轻轻与她的相碰,笑着说:“下次再出来身边带个护卫也好,这次正巧被我遇上了,下一回可不一定有这样的好运了。”

    下一回......大约没有下一回了吧!年馨瑶有些失落。

    胤禩也懂她的家风门规,怕是不像满族姑娘那样自由自在,只好柔声劝道,“你们汉人规矩多,你爹娘也是怕你受到伤害。下次若再想出来,好好跟他们说就是了,或者让你大哥二哥带着你,那就安全多了。”胤禩又瞅了眼她身上不伦不类的衣裳,接着道:“也不用扮成什么小厮,女孩儿家穿男人的衣服总是不好的。”

    年馨瑶被他说得有些窘迫,但也知道他是为了她好。她今天真是有点太任性了,就这样不管不顾地偷跑出来,若是真出了事,家人该多伤心啊!

    喝了茶,休息片刻,两人从酒楼中走出来,家奴已经牵着马和晓月站在门口等候了。

    年馨瑶看见这枣红色大马,眼前一亮,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马脖子上的鬃毛。

    胤禩好奇她的反应,随口问道:“年小姐会骑马吗?”

    “贝勒爷,奴才闺名馨瑶。”刚才的一番劝慰就像家人一样温暖,令年馨瑶对胤禩的好感再度加深。

    “那好,那也不许叫我贝勒爷了......”

    胤禩的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年馨瑶打断:“那就叫八爷,这样可以吧?”

    胤禩笑了笑:“随你吧!”

    “回八爷的话,奴才很喜欢骑马,小时候跟着二哥学过一阵子,可是有次马受了惊,奴才被马甩了下来受了点伤,奴才的娘就不让奴才再学骑马了,所以,奴才从那以后就没再骑过马。”

    胤禩被年馨瑶左一个奴才右一个奴才绕得头晕,挥挥手道:“特准你不用自称奴才。”

    “是,奴才遵命。”年馨瑶眨了眨眼睛,狡黠地笑着,那表情更显得她娇俏可爱,一时让胤禩看迷了眼。

    他本打算吃过午饭就送她回年府,可就在那么一瞬,他改变了主意,他想要多留她一会,多看看她那娇俏的模样。“不如,我带你去马场骑马?”他极力怂恿着她。

    年馨瑶的眼睛更亮了,双手不由自主地拽住胤禩的衣袖,神情如同想吃鱼的小猫:“真的吗?”

    晓月着急了,也不顾这个场合自己根本不能插嘴,忙上前劝道:“二小姐,使不得,咱们......咱们该回家了。”

    年馨瑶的眼神黯淡下来。

    是呀,她应该要回家了,今天偷跑出来已经很过火了,如果再跟着八贝勒去马场,爹娘一定会狠狠地惩罚自己。

    她有些难过的松开胤禩的袖子,福了福身,低声道:“谢八爷好意,馨瑶该回家了。”

    胤禩瞪了晓月一眼,吓得晓月脖子缩了缩,大气都不敢喘。“去,通知年羹尧,叫他来马场。”胤禩吩咐家奴道。

    年馨瑶一听二哥的名字,顿时眼睛又亮了起来。她都好几天没有看到二哥了,如果二哥能去陪她一块骑马,那真是今日最大的收获,就算回去被家法伺候都无所谓了。

    她笑容灿烂的望着胤禩,饶是见美无数的八贝勒在那一瞬都被那个笑容给征服了。

    这个女子,他想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