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误会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6:15本章字数:2120字

    胤禩安排了马车前往马场,还体贴的为年馨瑶准备了一身女式的骑马装,胭脂红的颜色称得她肌肤更为白皙。

    去传年羹尧的家奴已经回来了,人没带回来,带回了一句话:“谢八贝勒照顾奴才的妹子,无奈奴才有公务在身,实在抽不开身来接回妹子,请八贝勒爷骑完马顺道送妹子回去,奴才感激不尽。奴才家中之事,还请八贝勒爷转告妹子,莫要担心,在外好好玩便是了。”

    年馨瑶心里的小期待破灭了,便有些不高兴,但不愿在外人面前表现出来。

    马场的位置在城郊,坐落在一个属于皇家的庄子里。这个庄子可没有胤禛的那个精巧美奂,因为只用来骑马,除了拥有大片草原和马厩,其他房子非常少,样式也相当古朴。

    胤禩扶了年馨瑶下马车,马场的管事上前迎接,说道:“给八贝勒爷请安,四贝勒爷正在里头骑马。”

    “哦,那真是巧了。”

    年馨瑶像是想到了什么,有些迫不及待地问:“请问跟着四贝勒爷的是否有位姑娘?”

    管事瞧了瞧年馨瑶,顿时心中有数:“是的,正是年家小姐。”

    “八爷,太好了,姐姐也在。”她兴奋地转过头对胤禩说道。

    四哥胤禛与年家长女之事,胤禩也略有耳闻,心想,年羹尧这狐狸,给自家主子献上一个妹妹,现在听说自己搭救了另一个妹妹,正好来个借花献佛,真不是个简单的角色。只不过,脚踏两条船迟早会翻船,到时候两头都落不着好,他只等着看他的下场,只怕既赔了妹妹又折兵了。他倒也想看看自己领着年馨瑶进去,四哥会是个什么反应。

    此时的四贝勒胤禛正扶着年玉莹上马。

    年玉莹不善运动,从来没有骑过马,心里害怕,但是不愿扫了胤禛的兴致,硬着头皮颤颤巍巍地上去了。

    “贝勒爷,您......您千万别放手,奴才......奴才害怕。”年玉莹声音颤抖,就差落几滴梨花泪了。

    胤禛若有所思地问:“你不会骑马?”

    “是,奴才......奴才从没骑过马。”

    怎么会?胤禛的脑中崩断了一根弦。莫非是他认错人了?

    他仔细回想了一下六年前发生的事,那个被马甩下来,跟他摔成一团,然后躺在他怀里抱着他不肯放手,非要让他许诺一辈子都不能抛下她的那个女孩难道不叫年玉莹?

    不,肯定是的,他确定,他还没老糊涂,不可能忘记那个令他付出一个重要承诺的女孩。

    当时他问她:“你叫什么?”

    她说:“我叫......叫......年玉莹。”然后便昏死过去。

    后来,他才知道这是年遐龄的女儿,也是年羹尧的妹妹。

    可是现在,这个叫年玉莹的女孩却不会骑马?一贯沉着冷静的四贝勒都有些糊涂了。

    还没待他细思慢想,远处传来马蹄声,他回头一看,冲在前头的女孩英姿飒爽,骑马的姿势倒有些和记忆中的那个身影重合了。

    在她身后,是他的八弟胤禩,紧紧地护卫在女孩身旁。

    “姐姐。”女孩朝着他们的方向挥了挥手,大声呼喊着,把年玉莹紧张得有些不知所措的思绪都吸引过去了。

    “妹妹,是瑶儿。”她也激动起来。

    马蹄声又近了些,胤禛也看清了女孩的模样,真是年家幼女年馨瑶。

    “你妹妹会骑马?”胤禛回过头,问道,声音有些冷。

    “是啊,瑶儿可爱骑马了,从小就缠着二哥教她骑马,只不过七岁那年她独自偷跑出去骑马,那匹马突然疯癫,把她甩了下来,娘就再也不让她骑了。真没想到,她现在骑得还是那么好。”

    胤禛皱了皱眉,心下已经明白了。

    自己救的那个是年家的女儿没错,但是却不是年家长女年玉莹,而是年家幼女年馨瑶。不知当时年馨瑶怎么鬼使神差般的把自己的名字说成了姐姐的,这才让胤禛表错了情会错了意。

    他的脸色又冷了几分,拽着缰绳的手用力扯着,让马儿非常的不舒服,乱动起来。

    “贝勒爷,贝勒爷,啊!救命。”年玉莹不知道怎么止住乱动的马,慌张地大叫起来,一个不稳直接摔了下来,被反应过来的胤禛抱了个正着。

    也就是在这时,胤禩和年馨瑶骑着马奔到了这里。

    “八爷您瞧,姐姐跟四贝勒爷的感情真好。”年馨瑶有些羡慕姐姐,甚至是嫉妒了。

    胤禩笑眯眯地望着拥在一起的男女,回了句:“是啊,感情真好,只怕四哥家的好事将近了。”

    在胤禛怀里的年玉莹害羞起来,而胤禛注意到年馨瑶唤了胤禩为八爷,而唤自己还是四贝勒,亲疏立决。

    他的心情异常不爽起来。

    年玉莹从胤禛怀里挣脱出来,给胤禩行了个礼,被胤禩半开玩笑的躲过了。

    两姐妹在毫无预料的情况下相遇,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胤禛冷着脸站在一旁看着,关注点更多的放在了年馨瑶身上。

    他之前并没有好好的关注过这个女孩,仅仅是花朝节那天淡漠地扫了一眼。年馨瑶与姐姐年玉莹的美不相上下,却因为年幼稚气未散,反倒容易被当做孩子。可刚刚在马上的表现,她的一举一动突然成熟起来,完全和现在两个模样。

    当年,她为什么要谎称自己是年玉莹呢?胤禛百思不得其解。

    “八弟专程约了年二小姐来骑马?”还有一点是他想不通的,为什么八弟和年馨瑶会在一起,看起来还挺亲密。

    “不瞒四哥,我与馨瑶在街上偶遇,听说她喜欢骑马,便带她来这里跑一跑。”

    有那么简单?胤禛不信,但是见胤禩无心再说下去,他也不好刨根究底。他现在非常讨厌胤禩随时随地挂在脸上的笑意,尤其是现在这样,真是令他太不爽了。

    姐妹俩聊着聊着也不好冷落了两位贝勒,于是年馨瑶将话题转移到他们身上。

    “四贝勒爷竟然想教姐姐学骑马吗?那可是个难题呢!若是让姐姐写副字,画幅画,绣个花什么的,那一定在行,骑马这样的事,姐姐还真不行。”

    “是啊,贝勒爷,奴才真的不行,让贝勒爷失望了。”年玉莹不想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即便是再不想扫胤禛的兴,也不能不开口拒绝了。

    刚才可惊得她现在还没缓过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