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赛马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6:15本章字数:2077字

    “听年二小姐的意思,你很擅长骑马?”胤禛冷笑道。

    胤禩注意到了自家四哥的不对劲,年馨瑶却得意地答道:“相较于姐姐来说,我骑马比起绣花画画什么的擅长多了。”

    “哦,那不如来赛一场?”胤禛漫不经心地提议道。

    胤禩一愣,对胤禛说:“四哥,这不好吧,馨瑶是个姑娘,怎么比得过我们。”

    年馨瑶也觉得不妥,更不明白这个四贝勒哪根筋搭错了,竟然跟她这个小丫头较上了劲。

    但是胤禛淡淡地笑了:“无妨,反正都是过来骑马的,赛一赛不是更有趣?还是说,年二小姐其实只是在吹牛,其实骑马也同样不擅长?”

    年馨瑶哪经得起这样的激将,当即翻身上马,居高临下地看着胤禛说:“比就比。”

    这时,胤禩的笑容变苦了,他也实在没想到,一贯冷淡的四哥竟然会执着于一个小丫头不知天高地厚的稚语。

    “八弟,你陪着年大小姐,我与二小姐跑一跑。”胤禛说完,也干净利落地上了马,根本不给胤禩反对的机会。

    两匹高头大马如同离弦之箭般冲了出去,一时之间不分高下。

    “四哥他怎么了?”胤禩看向已经呆住的年玉莹,口中呐呐自语。

    “不知道啊......”年玉莹敏感地发现,胤禛对她的态度有些不一样了,就在刚才,妹妹跳下马的那一刻,胤禛就再也没有看她一眼。

    难道,贝勒爷被妹妹吸引去了?这不可能!

    年馨瑶年少,争强好胜之心不弱,即便是面对她心中已经下了定论的冻冰块。她知道自己赢不了,但还是全力以赴地去尝试,这大概也是为了让自己畅快淋漓的骑一场。

    渐渐的,胤禛开始领先,年馨瑶最初还能追上,现在却有些力不从心了。好在她并没有距离他太远,紧紧地跟在他后面。

    身旁的风景飞速倒退着,年馨瑶本无暇注意,可骑得越远,景致越发不同,后来竟然进入了一片密林。

    就在进入这片密林后,胤禛的身影也彻底从她眼前消失了。

    该怎么走?年馨瑶慢慢让马减速,最后停了下来。这里岔道太多了,她又不熟悉地形,稍不留神就会迷路的。

    这一刻,她从来没有过那么希望胤禛能突然出现在她眼前。

    没一会,胤禛真的出现了,看那神情倒不像是怕她迷路来寻找的,反而有种故意为之的淡定。

    “四贝勒爷,我们怎么上这来了?是不是迷路了?”年馨瑶跳下马,疑惑地问道。

    胤禛没理会她的话,牵着马一步步向年馨瑶走来,就在两人离得一人之隔的距离时,胤禛突然拽住年馨瑶的右手,将她拉向自己。

    哎哟,年馨瑶不受控制地撞在胤禛身上,鼻子被撞得生疼。

    她正想张口斥责,突然发现不对,她整个人已经趴在胤禛怀里。她用力挣扎,却始终挣脱不掉。“四......四贝勒爷,你......你弄疼我了。”

    这个四贝勒疯了,怎么可以这样对她,她可是他心爱之人的妹妹,他这样做太对不起姐姐了。

    胤禛不理她的话,只待到她挣扎不动的时候才开口说道:“听你姐姐说,你很小就学骑马了?”

    “是......是的。”她都快哭了,只希望不要被人看见才好。

    “听你姐姐说,你小时候骑马受过伤,是几岁的时候?”

    “七......七岁。”

    “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这一句,胤禛问得有些咬牙切齿。

    其实已经早有定论的事,他却不死心,非要听她亲口说一遍才行。

    “不记得了。”

    那不是什么太好的记忆,年馨瑶并没有记得那么清楚。

    “不记得了?好!”胤禛用力,几乎想将年馨瑶揉进自己身体。他不理她的痛呼,继续问道:“听你姐姐说,你当时是一个人偷跑出去骑马的,那你摔伤后,是谁救了你?”

    “没......没......没看清楚,那个人把我送进医馆里就离开了。”

    当时她才七岁,马将她摔下来时被一个陌生人所救,其实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但是巨大的惊吓让她昏了过去,她其实压根就没看清楚恩人的容貌。

    面对这样的答案,胤禛有些无语了,最关键的关于她为什么要用姐姐的名字,反而问不出口。问出来就说明他就是当事人,就是他救了她。可是,面对那句“没看清楚”,胤禛突然不想再纠结下去。

    她不是把他给忘了,她是压根不知道救她的人是谁。

    自己专程把她引到这处隐秘的树林来,就是为了告诉她,当年是自己救了她吗?显然没有这种必要。

    只是.....

    胤禛又想起了那个孩童时的年馨瑶,在他送她去医馆准备离开时,恐惧地抱着他的手臂不放,拼了命的大叫着:“不要丢下我,求你了不要丢下我,我好害怕,我不要留在这里。”

    他在大夫怪异的注视下,轻柔的安抚她,也就是在那时,他许诺,一辈子都不会丢下她。

    这个承诺,他是一直记得的,只不过当时他急急忙忙外出办差事,等他回来去医馆寻她,她早已经不知去向。而这个承诺,就一直深埋在他内心深处,直到花朝节那天,年羹尧向他介绍:“这是奴才的两个妹子,年玉莹,年馨瑶。”

    他想,该兑现诺言的时候到了,可谁知,竟然是这样的一个误会。

    胤禛缓缓地松开了年馨瑶,不顾她惊慌失措的神情,指着一个方向,冷冷地说:“往这里一直走,就能回到刚才的地方。”

    “四贝勒爷?”

    “快滚!”胤禛突然大吼起来。

    原来,索要承诺的那个人根本就不在意这个承诺,那他还要一直记在心里干什么?

    走吧,赶快走,他不想再看到她,永远不想。

    马蹄声由近至远,最后彻底消失在他的耳朵里。他怔怔地站在原地,闭着眼,一直到日落西山,这才骑着马慢慢的回去。

    胤禩已经送姐妹俩回家了,馨瑶骑马回来后什么也没说,但任谁都察觉出她的不对劲。

    年玉莹心中的不安逐渐扩大,但看到妹妹魂不守舍的样子,最终也没多说什么。

    过几天吧,过几天再好好问问,两人去赛马后究竟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