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集 出塞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6:16本章字数:2179字

    当年玉莹得知要随同康熙皇帝塞外行猎,四贝勒胤禛也同行时,连日来恹恹的神态一扫而空,整个人容光焕发起来。她知道,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了。

    而年遐龄得了圣旨后,长叹一口气,回头望着门楣上他亲手书写的匾牌“年府”,摇了摇头,转身入内,步履蹒跚,背影显得无比苍凉。

    他老了,这个家,他再没有插手的余地了。儿子年羹尧野心勃勃,他这个父亲的话已经不会再听了。罢了罢了,随便儿子怎么折腾吧,是光宗耀祖还是破家败业,都随他去吧。

    当夜,年遐龄吩咐所有家人共进晚餐,向他们宣布自己的决定。“爹和娘年岁大了,也管不了许多事,年家将来就靠你们自己了。明日,我和你们娘亲便收拾收拾返回老家将养,年家之事皆由你们兄弟二人做主。莹儿和瑶儿也已经大了,将来她们姐妹的婚事,只怕我们也没法参与,你们兄弟二人务必要好好筹划,别委屈了妹妹。都听明白了吗?”

    年家兄弟姐妹一片愕然,只有年羹尧在稍稍一怔之后明白过来,低头沉默。

    这顿饭,年玉莹和年馨瑶都是含着泪吞下去的。因为离别在即,年夫人也没有再对她们摆脸色,到底有养育之情,当下也红了眼,细细叮嘱,令姐妹俩再也自持不住,哽咽起来。

    饭后,年遐龄唤了姐妹俩入书房,将那对染血的玉佩交到她们手中。“这是你们亲生母亲留下的遗物,一直由我亲自收着,你们娘亲都不知道。明日一别不知还能否相见,就由你们自己保管吧。”

    年玉莹和年馨瑶对视一眼,非常惊讶。她们虽然知道自己是被收养的孩子,但是对于亲生父母的信息一概不知,听年遐龄这么一说,似乎他与她们的父母大有渊源。

    “爹,我们的亲生父母到底是谁?”年玉莹忍不住问道,一旁的年馨瑶也是眼露渴望。

    可惜,年遐龄想了一会,叹息一声,并没有给她们答案,只是告诉她们,亲生父母已经不在世上,往事不可追矣。

    第二日,兄弟姐妹四人在城郊送别父母,便开始为出塞做准备。

    六月二十四日,年玉莹和年馨瑶上了马车跟在康熙皇帝巡幸塞外的队伍中,走向她们彼此的宿命。

    这次巡幸塞外,几乎所有成年皇子都跟随在列,皆是高头大马,走在队伍前端,与年玉莹和年馨瑶的马车相距非常遥远。

    明知道不会看到什么,年玉莹还是撩开窗帘向前张望,期望能发生点奇迹,而她身边的年馨瑶瞧她雀跃的模样,却隐隐有些不安。

    那日年羹尧与年玉莹的对话,她可是听得一清二楚,如果四贝勒真的是因为姐姐养女的身份而疏远她,那即便姐姐再努力也是于事无补的。娘说过,皇室择妻,身份尤为重要,即便是妾也马虎不得。

    可是,姐姐好不容易打起精神来,身体也恢复得很好,如果她现在泼凉水,会不会又让姐姐陷入痛苦之中?

    真是,太为难了。

    年玉莹非常敏感,没一会就发现了年馨瑶的纠结。她笑了笑,拉着妹妹的手说道:“你看你,明明还只是个十三岁的女孩儿,怎么跟个三十岁的妇人似的。我没事,真的,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我能嫁进四贝勒府,你也能跟二哥百年好合。你看,我们有亲生母亲留给我们的玉佩,它会代替父母保佑我们的。”说罢,年玉莹拽了拽自己腰间挂着的玉佩。

    年馨瑶下意识也去摸了下属于自己的那块,勉强笑了笑。她还是忧心忡忡,只不过刻意隐藏着,不被年玉莹发现。

    队伍走了一整日,终于在夜幕降临时赶到一个营地停了下来。

    因为是皇上钦点的随行家眷,年玉莹和年馨瑶受到的待遇很好,不用去跟宫里的宫女们挤大帐篷大通铺,而是两人独享一个小帐篷,离随行嫔妃女眷们住得帐篷并不远。

    宫里的宫女太监们搭好帐篷便开始忙碌,生火做饭、烧水烹茶,大内侍卫们开始布防巡逻,整个营地井然有序地忙碌着,却一点也不喧闹。

    年馨瑶站在帐篷外,看着眼前的情景发愣,她从未见过这样大的排场,也从未见过这样多的人齐心协力做一件事。她十三年的人生就像一只卧在井底的青蛙,日复一日,只看得到年府头顶上的那片天,却从来不知道,原来这世上还有如此广阔的夜空。

    “怎么了,看什么看得那么入神?”突然,一个含笑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怔忡。

    “八……八爷吉祥。”

    “怎么每次见到你都那么紧张?我们也算旧识了,不是应该比较熟络吗?”胤禩瞧着她手忙脚乱的行礼,压力从焦头烂额中渐渐释放出来,心情也愉悦起来。

    这次皇父出巡,他肩上担着的责任最重,这一路上的林林种种都由他主管,他一刻都不敢放松,不想给皇父留下个办事不利的坏印象。

    刚才他匆匆赶过来巡视,就瞧见年馨瑶小小的身影立在帐篷前,呆呆的望着夜空,一脸的不可置信。他当时就放松下来,突然觉得,她能随行真是太好了。

    忍不住想要靠近她一点,再靠近她一点,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她的面前。

    “八爷就会笑话馨瑶,馨瑶不过是个奴才,奴才见着主子,尤其是八爷您这样的主子,哪能不紧张呢?”年馨瑶对胤禩颇有好感,讲起话来也随意许多。

    “哈哈哈,你个小妮子,口齿越发伶俐了。”

    帐篷内正在休息的年玉莹听见门外的说话声,开口问道:“瑶儿,你在同谁说话?”她一边问着,一边掀开了门帘。

    “八贝勒吉祥。”年玉莹见是胤禩,忙行了礼,待起身后往他身后望了望,发现是胤禩一个人后,垂下头,不想让人看见她满脸失望的表情。

    “年大小姐可是在找四哥?”

    “没,没有。”

    胤禩含笑解释道:“四哥这会正陪着皇父说话,怕是不得空。”

    “哦。”年玉莹轻轻应了一声,告退回了帐篷。

    胤禩瞧见年馨瑶脸上的笑容随着年玉莹的落寞而隐去,心有不舍,忙另起话题道:“塞外的夜色比这里更美,好好休息,明儿还要赶路,等到了塞外,我再带你去骑马,那地方才真真正正是个骑马的好地方。”

    说到自己喜欢的事情,年馨瑶又笑了起来,那个笑容霎时温暖了胤禩的心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