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警告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6:16本章字数:2065字

    夜宴进行到很晚,女眷们抵不过疲倦纷纷告退回帐篷休息,只有男人们还在高谈阔论,聊着他们感兴趣的话题。

    年玉莹和年馨瑶跟在女眷们身后,往她们的帐篷走去。一路上不断有人道别离队,直到最后只剩下四人。

    另外两名女眷,姐妹俩都不认识,两人穿着旗装,应该不是蒙古人的家眷,但看样子也不似宫中妃嫔,想来可能是皇子阿哥的福晋或女眷。姐妹俩刚在宴会中出尽了风头,此时尽量保持低调,不想让人觉得她们太特殊,所以不管这两人走得多慢,都一直毕恭毕敬的跟在她们身后,一步也不敢逾越。

    再往前走便是年氏姐妹的帐篷,而她们所居的帐篷已是女眷区的末端,再过去便是宫女太监们的驻地。这两名女眷明明身着华服,远远的还有丫头跟着,怎么会还在她们前面,像给她们领路一般,往她们的帐篷走。

    姐妹俩不敢问,也不敢出声,只希望她们的目的地不是她们的帐篷,兴许是来那边赏月,又或是有别的什么事情。

    可事与愿违,这两位正是冲着她们来的。

    站在姐妹俩的帐篷门口,女眷中的一位冷冷地开了口:“谁是年馨瑶?”

    年馨瑶一惊,走近几步福了福身,并迅速地打量了她一眼。

    只见她身穿一件紫底镶边绣花旗服,两把头上缀着点翠,一朵艳丽的牡丹插在正中央,端庄大气。她踩着花盆底,比年馨瑶高出一个头,就这么居高临下的望着年馨瑶,满脸的讥讽与不屑。

    “不知这位夫人如何称呼?”年玉莹到底比年馨瑶年长几岁,见妹妹还是愣愣的,忙替妹妹开口问道。

    紫衫夫人也不理她,只是一直恨恨地盯着年馨瑶。

    这时,另一个着桃红色镶金绣花旗装的女子厉声反问道:“见到八福晋还不行礼?”

    年馨瑶一愣,猛然抬头与八福晋对视。她完全没想到,八贝勒翩翩君子,竟然会有一个这般张扬锐气的福晋。而另一位不用说了,想必也是某个皇子福晋了。

    “奴才无状,请两位福晋不要见怪。”

    “哼。”八福晋冷哼一声,抬手碰触着年馨瑶的脸颊,那冰冷的护甲摩挲在稚嫩的皮肤上充满了寒意,激起了年馨瑶浑身的鸡皮疙瘩。

    她不知道八福晋要做什么,又怎么会对她有着如此深深的敌意,她浑身颤抖,心脏砰砰直跳,却不敢推开八福晋,只能等待着她下一步的动作。

    “不该有的念头,一刻都不能有,你给我记清楚了。”

    八福晋疾言厉色,狠狠抽回手,护甲刮在年馨瑶的皮肤上,留下长长一条红印。

    年馨瑶非常害怕,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年玉莹顾不得许多,惊呼一声,忙蹲下扶着妹妹。

    看着姐妹俩如此狼狈,八福晋终于满意了,脸上泛起了冷笑。她将碰过年馨瑶的护甲脱了下来,随手扔在了地上,踩着花盆底狠狠的将护甲碾压进泥土里,然后瞪了年馨瑶一眼,优雅的转身,与另一位福晋袅袅而去。

    “妹妹,你没事吧?”年玉莹也有些害怕,直等到八福晋两人走远才敢问年馨瑶究竟怎么回事。

    年馨瑶有些懵懂,她与八贝勒相识这没错,也因为各种各样的巧合接触过,难道这样就被八福晋给记恨了吗?自己还真是冤枉啊!

    受了惊吓的两人互相搀扶着回了帐篷。年馨瑶换了寝衣,裹在被子还是有些惊恐。

    年玉莹想要缓解妹妹的紧张,一边拿着帕子给她擦脸,一边说道:“我听说,八福晋善妒,八贝勒府连个侍妾都没有。”

    年馨瑶大惊:“这怎么可能?”

    她们的大哥年希尧成婚早,身边除了明媒正娶的妻子,还有一两个通房丫头。嫂子贤惠,有时还想着是否给大哥再娶个妾室回来开枝散叶。就连二哥年羹尧,虽还未成婚,但屋里的通房丫头也不少,年馨瑶从未觉得这是错的。

    震惊之余,她又有些羡慕。想必八贝勒是真心待八福晋的,不然怎么会连个妾都不娶呢!

    “听说八贝勒的额娘良妃身份低微,娘家完全指望不上,八贝勒虽贵为皇子,从小到大却受尽委屈。好在八贝勒聪颖,深得皇上喜爱,指婚的时候,将郭络罗格格指给了他。郭络罗格格可是和硕额驸之女,安亲王的孙女,身份显赫,八贝勒为了借助八福晋娘家的声势,就处处顺着八福晋。我一直以为这只不过是传闻而已,没想到,今日一见,倒有几分真了。”

    听着年玉莹的话,年馨瑶紧张的情绪恢复了不少,也不急着睡了,拉着姐姐聊了起来。

    “姐姐,你可了解四贝勒府中情况?”

    年玉莹一怔,有些奇怪的看着年馨瑶:“你怎么问这个?”

    “好奇而已,姐姐,你不会自己都不知道吧?”

    “那怎么可能。”话脱口而出后,年玉莹又觉得不好意思,见妹妹捂着被子偷偷乐着,很明显在取笑她。

    年玉莹抬起手作势要打,直到年馨瑶求饶才作罢。

    “听说四贝勒与四福晋是青梅竹马,两人幼年成婚,相伴长大。然后便是侧福晋李氏,下面还有几个侍妾格格,瑾玉就是其中之一。”

    “瑾玉姐姐?”

    年家与钮祜禄家离得不远,两家女孩儿常一块玩耍,彼此非常熟络。当初年馨瑶只听说钮钴禄瑾玉嫁人了,却没想到,是嫁给了四贝勒。

    “姐姐,你若嫁进贝勒府,不也是妾吗?你可甘愿?”

    年玉莹洗帕子的动作一滞,笑容淡了下来。

    “那有什么法子,谁让我爱他。不管有什么挫折,会经受什么痛苦,我都不会放弃,因为我爱他,只要能和他在一起,让我做什么都愿意。”

    年馨瑶感同身受,缓缓躺下,头枕在姐姐腿上,坚定地说道:“我也是,不管二哥要我怎么样,我都愿意,因为我爱他。”

    这是年馨瑶第一次那么直白的诉说对二哥的爱意,也许是眼瞅着姐姐那痴迷的爱恋后,也许是八福晋方才捍卫自己的婚姻时,她突然很想告诉二哥,她很爱他,很爱很爱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