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狩猎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6:16本章字数:2063字

    第二日一大早,年馨瑶就被侍卫的号角吵醒,她迷糊地揉了揉眼睛,看见姐姐年玉莹已经梳洗完毕,正将送来的早餐摆上餐桌。

    这次能随同而来已经是天大的恩典,也不好带上各自的丫头,这一路上两人都是亲力亲为,互相帮助,倒也没出过什么乱子,闹出什么笑话。

    “姐姐,外面怎么了?”年馨瑶起身下床,躲在屏风后换上了昨日准备好的骑马装。

    “行猎已经开始,刚才的号角声是召集士兵整装待发,等皇上一声令下就出发了。你快些,别让公主等我们。”

    年馨瑶应了一声,速度加快了许多。

    待两人走到女眷集合的地方,发现已经来晚了。女眷们三五成群围在一起说笑着,一时之间暗香浮动,姹紫嫣红,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

    这其中也有熟人,比如说昨夜里专程来警告年馨瑶的八福晋。

    年馨瑶看到八福晋望向她,忍不住往年玉莹身后缩了缩,不敢抬头,年玉莹拍了拍她的手以示安慰。好在八福晋只是瞟了她一眼便将视线收回与人谈笑去了,这才让年馨瑶放松下来。

    一名蒙古人打扮的侍女穿过人群走到姐妹俩面前,行礼说道:“公主请两位小姐过去。”

    年馨瑶顺着侍女示意的方向,看到昨日盛装的和硕纯悫公主此时已换了身便利的骑马装,英姿飒爽地骑在马背上,旁边还由侍卫牵着另一匹马。

    “年氏玉莹、馨瑶给公主请安,公主吉祥。”

    “免礼免礼,你们来陪我,真是太高兴了。嫁过来这里什么都好,就是身边没个知心的娘家人,这回皇父真是做了个好决定。”

    和硕纯悫公主毫不矫揉做作,明明比年馨瑶年长九岁,但性子活泼可爱,直来直往的,特别直率,反倒觉得与姐妹俩同龄似的,关系瞬间又拉近不少。

    年馨瑶快步走向那匹侍卫牵着的马,惊喜地问道:“公主,这匹马是给奴才准备的吗?”

    公主笑了起来:“当然是,这匹马可是我千挑万选才选出来的,是匹母马,性子温顺,很好驾驭。对了,玉莹妹妹,你不会骑马,我便没有为你准备了。”

    “怎好让公主唤奴才妹妹,请公主收回,直呼奴才名字便好。”

    “随便了,这种小事无需计较,总之大家开心就好了。”

    “是,多谢公主。”

    见公主如此细心,设想周到,年馨瑶非常感动,也没说什么,直接翻身上了马。

    和硕纯悫公主也喜欢她这样的性子,更是高兴起来,对她说道:“等会大部队出发后,我们跟在后面瞧瞧,昨日我已请示过皇父了,他批准我俩跟着去凑热闹,一定很有趣。”

    她的话刚落音,前方大营已经是锣鼓喧天,长鸣不断的号角响彻围场,康熙皇帝一身骑装盔甲,站在高处,高举起手中的大弓,向前一挥,顿时骏马的嘶叫声惊天动地,马蹄扬起尘土,震动了大地。

    狩猎的大部队出发了,八旗子弟挥舞着各自的旗子,像一条条彩色的飘带,在大地上急速蜿蜒舞动。

    和硕纯悫公主对着年馨瑶一点头,策马而出,年馨瑶马上会意,紧跟其后。年玉莹也被这样的场面弄得热血沸腾,虽然不能与公主一块策马奔腾,但见妹妹丝毫不输公主的骑术,心里也自豪起来。

    她大喊着叮嘱妹妹注意安全,声音被淹没在马蹄声中。

    目送着狩猎的队伍离开,女眷们各自散去。正准备回房的年玉莹听见八福晋扬声说了句:“野蛮人。”也不敢争辩,默默地低下头,快步离开。

    此刻,她一直在心里祈祷,希望胤禛能够拔得头筹,成为名副其实的英雄,至于其他的事情她都不会理会。

    公主的骑术的确不一般,年馨瑶费尽全力才勉强跟上。不过她很高兴,这样畅快的骑马是她以前从来不敢奢望的。

    大部队已经深入密林,皇子们和一些武将们各自为政,互相竞争。与他们来说这是一场比赛,射得猎物最多者能让康熙皇帝青眼有加,这是他们所追求的最佳赏赐。

    年馨瑶随着公主骑到密林外围,便被留守的侍卫拦住了。

    “回禀公主,皇上吩咐,公主跟到这里就好,前方危险,请公主回避。”

    公主有些失望,这与待在大本营守候没有什么区别,还是见识不到狩猎的场景。她思索片刻,假装调转马头,却对着年馨瑶使了使眼色,突然一扬鞭,座下骏马长嘶一声,向密林冲去,侍卫们被杀了个措手不及,顿时慌成一团。年馨瑶乘此机会,也加快速度,追随公主而去。

    还未跑出多远,就见公主停了下来,她的前方还有个人,两人正说着什么。

    待年馨瑶跑近,看到的是那张永远含笑的脸。

    她听见公主撒娇般地祈求着:“八哥,你就让我跟着去吧。”

    “皇父就知道你不会听从他的意思,所以特意派我在此等候,皇父真是料事如神。只不过,皇父可是为了你好,你都嫁了人了,不可胡闹。”

    见胤禩不同意,公主有些垂头丧气,正准备调转马头时,发现胤禩正目不转睛地望着年馨瑶,那眼神带着些宠溺的味道。她马上察觉出不寻常来,灵机一动,继续游说起来:“八哥,你看,馨瑶可是第一次来木兰围场,又得了皇父特许,可以一同来凑凑热闹。我们就差这一步了,八哥都不肯通融,这不是让馨瑶失望吗?”

    胤禩看着年馨瑶,从她眼神中的确看到了一丝失望,差一点就忍不住同意了,但一想到两人的安全问题,还是狠狠心,摇了摇头。

    公主接着又提议道:“不如这样,八哥你领我们进去,多派些侍卫围在我们四周,这样不就没问题了吗!”

    年馨瑶眼神一亮,也觉得这是个好办法。

    胤禩无奈地苦笑,看来自己真是陷进去了,他无法抵御那闪闪发光期待的目光,再坚决的心也狠不下来,只好妥协。“那好吧,不过,你们一定不准离开我身边半步。”

    公主朝着年馨瑶眨眨眼,两人一起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