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太子的秘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6:16本章字数:2119字

    年馨瑶挥舞着马鞭,让座下母马撒了欢似得奔跑,很快,爬上了距离营地不远处的一座小山包,在山顶上停了下来。

    她骑在马上,居高临下地望着营地里的人们有条不紊的忙碌,觉得此时的自己就像个旁观者,脱离了那边的一切。

    如果真的能够脱离就好了,一个人一匹马,大江南北,四处遨游,一定非常有意思。

    可惜,这,也只不过是想想而已。

    她自嘲地笑了笑,翻身下马,慢悠悠地往山下走。

    沿途路过一片树林时,她突然听见一阵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由于前几日被那只发狂的猛虎所吓,她变得非常敏感,警觉地认为这树林中一定有什么东西,就连牵着的母马也发出低沉的嘶吼。

    没有犹豫,年馨瑶立刻拽着马向着远离树林的方向疾走,在经过一个半人高的草丛时,忽然觉得脚下一硌,像是踩到一块石头,不慎摔倒在地。

    这一摔,缰绳被她松开,本就有些焦躁的马竟然受了惊,发足狂奔,一会就没了踪影。

    真是倒霉,今日的她运气差到就连这匹温顺的马儿也跟她过意不去。她摸着摔疼的腿,发现草丛中竟然躺着一块玉牌,玉牌上刻着奇怪的花纹。

    她有些好奇,将玉佩捡了起来仔细查看,上面的图样杂乱,看不出刻得究竟是些什么。

    这是谁丢的,怎么那么不小心?

    年馨瑶正思索着,这时,有马蹄声从远方传来。她一惊,鬼使神差一般躲进了草丛,不想被人发现。

    马蹄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正巧在她躲藏的地方停了下来。

    年馨瑶悄悄透过草丛间隙向外看去,发现只有一个人骑着马,停在树林边缘,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对面树林里的悉索声越来越大,不一会也冒出几个人来。

    这几个人全部一袭黑衣,脸上蒙着面,将骑着马的那个人包围在中间。

    “通知我来做什么?这青天白日的,就不怕被人发现?”骑着马的男人略有些不满。

    黑衣人中靠他最近的那个双手抱拳答道:“信物不见了。”

    “怎么回事?昨晚我可是亲手交到你们主子手中的。”

    黑衣人不语,他已经陈述了事实,至于解释,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我就知道你们靠不住,一个小玩意都保管不好,这样怎么才能成大事?看来我真是看错了人,合作到此为止。”

    “不行,你与我准葛尔已经结盟,不可毁约。”黑衣人声音很冷,带着毋庸质疑的坚定。

    准葛尔?年馨瑶死死咬住嘴唇,不让自己惊呼出声,手里那块玉牌就如同烫手山芋一般,不想拿也丢不得。恐怕他们找的信物就是这个东西了。

    年馨瑶即便养在深闺也经常听二哥年羹尧提起,康熙皇帝曾三次亲征准葛尔,在三十六年平定葛尔丹的叛乱,但准葛尔依然是大清朝最大的敌人,皇帝从未松懈。现在猛然在这木兰围场听到这三个字,立刻联想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首先,这些人混入中原就很可疑,势必是想对皇上不利,其次这些人竟然能够掌握住皇帝的行踪,想必是皇帝身边的人泄漏了风声,而这个骑着马的人一定就是准葛尔在皇宫里的奸细。

    年馨瑶壮着胆子继续透过草丛望向那个骑马人。这个背影有些熟悉,放佛在哪里见过,可他一直背对着她,看不到面容。

    骑马人面对黑衣人的话没有反驳,冷哼一声道:“那你说怎么办,我已经呈上了我的诚意,而你们呢?弄丢了东西还那么理直气壮?”

    这声音好像一个人,究竟是谁呢?年馨瑶冥思苦想着。

    “放心,就算将这里掘地三尺,我们也会将玉佩找到。”

    “我劝你们还是小心着点,我皇父的八旗部队也不是纸糊的。”

    骑马人调转马头,话语中满是讽刺。

    年馨瑶终于看到这个人的真面目,这不是大清朝的太子爷吗?怎么会跟准葛尔的人勾结到一块了?

    太子与准葛尔人勾结,这个念头把年馨瑶吓到了,躲在草丛中开始瑟瑟发抖,巨大的恐惧铺天盖地的袭来。除了与太子说话的黑衣人站着未动以外,其他几个黑衣人已经开始在周围搜索起来,很快就会搜索到她所在的这个位置。

    如果被太子和准葛尔的人发现自己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杀了她灭口。她该怎么办,难道她今天就要命丧于此了吗?

    不行,她一定要逃出去。

    年馨瑶急忙朝四周看了看,期望能够发现逃生之路。她已经不能在原地待下去了,唯有想办法逃走才有生的希望。

    她借着风吹动草丛作掩护,慢慢向后爬去,身体不断放低,几乎是在匍匐前进。她手里还抓着那块玉牌,私心不想让这伙人得到它。

    她爬去的方向是一个小山坡,渐渐升高的地势很容易令她暴露。她一边爬,一边回头查探,心里不停的祈祷,希望黑衣人不要发现她的存在。

    可惜,事与愿违,就在年馨瑶爬到一棵大树旁,准备以树为掩护站起身来时,被一个黑衣人发现。

    “有人在那里。”

    太子回头一看,立马一扬马鞭,也不与黑衣人道别,火速离开现场,只留下一句狠话:“杀。”

    所有黑衣人不用谁下令,自发地向年馨瑶的方向聚集,行动非常训练有素。

    年馨瑶的心跳得飞快,没命的向前跑了起来。好在她身材娇小,草丛略高,对她形成了一些保护,让黑衣人没那么快寻到她的踪影。

    可是,跑了没一会,年馨瑶绝望了。她跑到了山坡顶上,已经无路可走,而黑衣人也陆续出现在她身后不远处。

    她不敢回头,不敢让黑衣人看到她的样子,望着高高的山坡,心一横,将玉牌放入怀中,纵身一跃,跳下陡峭的山坡。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平衡,一不留神没站稳,整个人栽倒在地向山坡下滚去。她滚动的速度很快,黑衣人一边要应付下坡时的身体平衡,一边要躲开障碍物,很快就找不到年馨瑶的身影了。

    待他们好不容易追到山坡底时,发现下面根本没有人,唯有地上的泥土痕迹,告诉他们,曾有个人从上面滚下来,此时却像人间蒸发一样,失去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