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恨意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6:16本章字数:2174字

    黑衣人的武功不弱,但很明显,胤祥的功夫更强一些。开始两人还能打个平手,但时间拖得越长,黑衣人的动作越迟缓,渐渐跟不上胤祥的节奏,连中数招,摔在一旁。

    他知道自己身单力薄,没办法成事,于是也不再纠缠,果断逃跑,隐在了黑暗中。

    胤祥没有去追,转身跑到年玉莹身边,急切地问道:“你怎么样?没受伤吧?”

    年玉莹摇摇头,蹲下身将掉落的玉牌捡了起来,小心地擦拭着上面的泥土,然后放回腰带中。

    “这个黑衣人到底要干什么?”

    “他要抢我的东西。”

    “抢东西?”

    年玉莹点点头,并不准备给他看那块玉牌。

    胤祥见她没事,也就不再询问,只是拽着她的胳膊嚷嚷道:“你一个女孩子大晚上乱跑什么,快跟我回去。”

    他没想到,年玉莹决然地甩开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睛坚定地说:“我不回去,我再也不想回去那里。”

    她手指的方向正是他们的大本营。

    胤祥挠了挠头,他是没什么哄女孩子的经验,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你不回去怎么行,你妹妹受着伤还等着你回去照顾呢。”

    这句话不说还好,一说,年玉莹的怒气又升了上来。

    “她有那么多太医守着,还有四贝勒守着,我去了又有什么用?”她不再是胤祥心目中那个温柔如水的女子,此刻的她浑身带刺,就连说话也是冷冰冰的,没有任何温度。

    “唉,其实,其实你别怪四哥,发生这样的误会,他也不想的……”胤祥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年玉莹尖锐的嗓音打断了。

    “是,你们这些皇子阿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喜欢谁就喜欢谁。只要厌烦了,就找各种各样的借口来推卸责任,反正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谁又能说你们的不是。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那个女人的感受,她不是木偶,她也是有血有肉,她也付出了真感情,就这么随随便便说一句误会,就能抹杀掉留给这个女人的痛苦吗?”

    她的痛苦远比这些更加强烈,方才说不回去也不是气话,而是她实在没有脸面在人群中出现。一个被抛弃的女人,一个在婚前就频频与男人相会的女人,一个疯了一般追到男人家中的女人,她在别人眼里很快就会看到这样的讥讽,嘲笑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一个无名无分的养女还想嫁入贝勒府。

    “你别这样想,四哥也不是有意的,他与你一起时也是真心的。”

    “真心?”年玉莹笑了起来。“好,那我问你,可是他叫你来追我的?”

    胤祥不善撒谎,没有快速回答,反而吞吞吐吐的,一会说是,一会又说不是。

    “那让我猜一猜,四贝勒现在一定守在瑶儿身边,对不对?”

    胤祥无力地耷拉着头,索性不再说话。

    “你瞧,我说得没错吧,他心里根本就没有我,就算以前付出过真心,那也不是对我的,而是对我的妹妹,年馨瑶。他对她付出过承诺,就记了那么多年,可是对于相依相伴过的我,一句误会就全部抹杀。我到底哪里不好?我到底哪里比不上年馨瑶,他为什么要抛弃我?”

    年玉莹越说越激动,脸色潮红,喘着粗气。

    “不,你很好,你是我见过最好的女子。”胤祥突然将她搂在怀里,大声对她说出这句话,就像鼓起勇气的告白。

    可这句告白并没有治愈年玉莹受伤的心灵,她在他怀中狂笑,根本就听不进去胤祥慌乱的解释。

    果真是个好玩的朋友,这么拙劣的谎言,也能说出来哄她开心。

    也许是两人的争执让他们忽略了周围的动静,当四五个黑衣人悄无声息的围上来时,两人还相拥在一起。

    方才与胤祥纠缠过的黑衣人朝着同伴一点头,众人一同杀了上去,这一回他们都带着武器。

    还是胤祥最先察觉到了杀气,偏头躲过一剑,飞快的将年玉莹推开。他有些后悔刚才将那根马鞭给扔了,现在身上什么武器也没有。

    他拉着年玉莹,绕着树左躲右闪,但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对方人数众多,他就算再有本事也应付不来。

    “跑,快跑,我来缠住他们。”他将年玉莹拦在身后,大声催促她逃跑。

    年玉莹非常感动,想留下来帮他,但最后还是听了他的话,发足狂奔起来。胤祥说得很对,她的存在对他来说是一个包袱,只有她安全了,他一个人脱身就容易了许多。

    这是胤祥在催她离开时跟她说得话,还与她约定了等会汇合的位置。她一直朝着胤祥说的方向狂奔,好几次跌倒在地,忍着痛爬起来又继续跑。她的离开是胤祥不顾危险换来的,她一定不能让他失望。

    刚刚还冷若冰霜的心,因为胤祥再度温暖起来。

    胤祥一人空手对付四五个拿着武器的黑衣人非常吃力,他大部分时间都在躲避,精神高度集中才能让刀剑刺不中他的身体。他计算着年玉莹的速度,尽量多为她争取时间,就算黑衣人打算抛开他去追年玉莹,都被他纠缠住,未能得逞。

    但是,应付几个人的攻击让他的体力消耗非常大,没一会就坚持不住,被一个黑衣人一剑刺中了手臂。那些黑衣人见他已经无力抵抗,也不再与他纠缠,火速向年玉莹逃跑的方向追去。 

    年玉莹奔跑的速度不快,但还是跑了很远,最终被一条大河拦了下来。

    这里是胤祥和她约定的位置,让她到了以后找个地方藏好,等他过来。

    可是,来不及了,那几个黑衣人先后出现在她的视野里,飞快地向她逼近。她还看到,胤祥捂着受伤的手臂也跟了过来,还在试图攻击黑衣人,打乱他们逼近自己的步伐,只是,双拳难敌四手,他被人一个打倒在地,并用脚死死地踩在他的背上。

    她知道,这些黑衣人是冲着她来的,并不关胤祥的事,只要她死了,胤祥也能突围出去。她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要将自己置于死地,也许是因为那块玉牌的关系。她本可以拿出那块玉牌交给这些黑衣人,但她不想。这个世间的痛苦她已受尽,没什么可以让她留恋,就让这块属于胤禛的玉牌陪着她一同走过黄泉路吧。

    她最后看了胤祥一眼,毅然转身向大河的方向跑去,扑通一声,跳进河里。

    “玉莹……”这是她所听见的最后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