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兄妹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6:16本章字数:2262字

    公主第一个反应过来,忙上前扶住她,提醒道:“你知道在跟谁说话吗?圣旨已下,你难道还要抗旨不成,再说你与八哥不是情投意合吗?”

    年馨瑶看着公主,眼神非常奇怪,仿佛她说了什么骇人听闻的事情。

    “回禀皇上,回禀公主,奴才没有与八贝勒情投意合,奴才身份低微,不敢妄想嫁入贝勒府,奴才不能嫁给八贝勒,请皇上收回圣旨。”

    胤禩死死地盯着她的表情,却在她的脸上看到的是一片坦然。她的脖子上还挂着他送她的玉坠儿,她受伤前还默许了嫁他的提议,就算她失去了记忆,就算她忘记了这一切,但她为什么会如此反应,宁愿冒着皇父震怒的危险,也要抗旨拒婚?难道是因为刚才妻子的举动吓到了她吗?

    “你可知抗旨的下场?”康熙皇帝没有怒,但表情严肃,四周的气压骤降几分。

    “奴才不知。”

    年馨瑶不愿嫁当然是因为年羹尧,她的记忆里只有快快长大,然后嫁给二哥这个念头,其他的一概忘却了。她本不是如此胆大包天的人,但得知自己是从阎王殿里转了一圈回来的,突然就变了。抗旨不遵,最惨的下场不过是被赐死,但如果不能和二哥在一起,那么她会比死更难受。

    “去年宫里有个宫女也是抗旨不遵,你可知她的下场吗?她被砍去手脚,挖去眼睛,割掉耳朵,放在一个大罐子里,继续喂她吃喝,不让她死去。你也想变成这个样子?”

    年馨瑶吓得脸色发白,但还是没有退缩,盯着康熙皇帝长袍上的金龙,壮着胆子回答道:“不管会遭遇什么惩罚,奴才还是不愿嫁给八贝勒。”

    “大胆。”康熙大喝一声,公主和胤禩忙开口劝道:“请皇阿玛息怒。”

    “好,你有胆。现在也不用那么麻烦了,就把你丢到密林里去,那边豺狼虎豹多得很,就把你丢去喂了野兽,倒没有折磨之苦。”康熙皇帝气急,四周望了望,大喊:“来人,把她给我拖下去。”

    尽管胤禩的心很痛,但他还是第一个挡在年馨瑶身前。

    “皇阿玛,馨瑶伤了头,还有些糊涂,请皇阿玛看在她尚未痊愈的份上不要与她计较。”

    公主也跪着向前拽住康熙皇帝的衣袍:“皇阿玛,不管馨瑶犯下什么错,请您看在她救过女儿一命的份上饶恕她。”

    康熙皇帝一愣,瞪着公主,等待她的解释。

    “那日行猎部队出发,女儿得了皇阿玛的批准,跟在队伍后面看热闹,馨瑶是随我一同去的。就在我们准备返回的时候,突然一只猛虎扑向女儿,是馨瑶机智,才化解了女儿的危机,若非如此,葬身虎腹的便是女儿啊!请皇阿玛看在女儿的面子上恕馨瑶无罪。”

    康熙皇帝的目光又重回年馨瑶身上,喃喃道:“没想到年纪不大,竟有这样的胆子。”他随即看向胤禩,问道:“她不愿嫁你,你当如何?”

    胤禩脸色更为苍白,望着年馨瑶心脏揪成一团。

    他对着康熙皇帝匍匐在地,声音闷闷的传来:“年家小姐若是不想嫁,儿子不愿勉强,请皇阿玛收回成命。”

    事已至此,康熙皇帝对年馨瑶已经没那么恼怒了,反而觉得这个小丫头个性倔强,有胆有谋,很有她哥哥年羹尧的一丝风范,只可惜是个女子。

    他摆摆手,示意众人起来,对年馨瑶说道:“好,看在公主和老八都为你求情的份上,朕就饶你这一次。不过,你的婚配依旧掌握在朕的手中,往后朕要你嫁给谁,你便要嫁给谁,再不许抗旨,你可听清楚了?”

    年馨瑶虽然立场坚定,但是也被吓得够呛,如今被康熙皇帝宽恕,再不敢忤逆他的意思,忙磕头谢恩。

    康熙皇帝满意地走了,胤禩携了八福晋跟在他身边,再没有看年馨瑶一眼。而公主待康熙皇帝的御驾远离后,冲着年馨瑶狠狠地一跺脚,面带愠色,哼了一声转身追了过去,顺便带走了她的陪嫁丫头。

    原本还热闹非凡的地方转眼就只剩下年馨瑶一人跪在那里,直到听到风声寻来的年羹尧站在她的面前,这才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二哥,我不要嫁给别人,我不要。”

    年羹尧带着年馨瑶回了帐篷,看着她还在低头抽泣,觉得一阵头疼。

    今日是有贵人相助,皇上才饶恕她,但皇上的意思是一定要为她赐婚的,他与她之间的问题迟早要面对。更何况他回京后便要开始筹备婚事,到时候年馨瑶再闹起来只怕年家就完了。

    怎样才能说服年馨瑶呢?年羹尧踱来踱去,飞快的想着应对之策。

    突然,他脑海中有一个念头渐渐成形,待他想通之后,笑了起来。“瑶儿为何不愿嫁给八贝勒?”他走过去,坐在年馨瑶对面,开口问道。

    年馨瑶奇怪地看着他,有些生气地答道:“娘已经把我许配给你了,怎么可以嫁给别人,就算是圣旨也不行。”

    “唉,这要我如何解释才好呢?”

    年馨瑶见年羹尧摇着头,一脸的为难,问道:“解释什么?”

    年羹尧深呼吸一口,抬头直视她的目光,说道:“这些事本不该对你说,但是现在不说已经不行了。其实,你与二哥血脉相连,是不可能结为夫妻的。”

    “你在说什么?”年馨瑶猛然站了起来。

    “要怪就怪爹在十几年前的那桩风流韵事。那时爹还在湖广任巡抚,你和莹儿的娘本是街头唱戏的,被爹相中养在外头,先后生下你们两个。你娘在生你的时候难产,出了很多血,生下你后便死了。爹不忍你们两个流落在外,便寻了个借口将你们带回家收养。因为怕娘伤心,所以一直没有告诉她这些事,我也是无意间发现爹给你娘烧纸钱时才知道的。娘不知道你和莹儿是爹的亲生女儿,所以一直想让你嫁给我。可是,我们是至亲的兄妹啊,怎么可以……”年羹尧摇头叹息。

    听了他的话,年馨瑶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不愿相信,也不想相信,她更无法接受她爱了那么多年的人竟然真的是她的亲哥哥。

    她受不住这样的刺激,昏了过去,然后就生了一场大病。在病中她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见到了得了年玉莹去世消息而赶回来的年遐龄夫妇,知道了姐姐年玉莹的死讯,亲眼看着二嫂嫁进门。

    在这一连串打击中,她性情大变,渐渐有了些姐姐年玉莹的影子。当康熙皇帝再下旨,将她嫁给四贝勒胤禛时,她磕头谢恩,再没有半点不乐意。

    对于她来说,这一生,嫁给谁又有什么关系?她的心,注定孤独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