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 告白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6:17本章字数:3004字

    年馨瑶在她走来的那个时候,身子就不自然地缩了缩,低着头,恨不得躲起来,也不想让这个泼辣的八福晋瞧见。八福晋每次瞧见她都是横眉冷对,谁知道会不会像在木兰围场那次一样朝她挥鞭子。

    这次她倒是没有其他动作,可那话这么堂而皇之说出来,像一记耳光,抽得她脸上火辣辣的。说到底,还是她的身份,混在这一堆嫡妻福晋中实在是太扎眼了。

    乌喇那拉舒兰瞧见年馨瑶一张俏脸突然惨白起来,也着实有些担心她再出个什么意外。

    “八弟妹,年侧福晋是得了皇上的旨意随同而来,并不是四贝勒府不守规矩。”舒兰说话掷地有声,完全不像她平时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一时间也将八福晋给震住了。

    八福晋心里再忿忿不平,总不能也怪康熙皇帝不守规矩吧。年馨瑶,这丫头一直就是这么一个例外,明明身份低人一等,行事却处处与她们平起平坐,不但被皇父亲自赐婚,婚后入宫谢恩如同嫡妻一般向皇父、兄弟、妯娌们敬茶,就连这皇家宴会也能插上一脚。

    她并不知道这根本不是年馨瑶想要的,还以为是她狐媚而来的结果。

    这个女人就是要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向她示威,让她记得自己的夫君还心系着另外一个女人,真是可恶至极。

    九福晋拉了拉八福晋的手,有些担心。不知道是不是年馨瑶和她八嫂犯冲,每一回相见都能把八嫂气得失去理智。今日可不能这样,八哥刚刚从郁郁寡欢中解脱出来,八嫂可不能因为吃醋而连累了他。

    这个道理八福晋自然也是明白的,她努力深吸一口气,将这口恶气压了下去,随即挤出一个笑容,恭敬地对乌喇那拉舒兰说道:“四嫂言重了,我不是那个意思。瞧着年妹妹也是个有福的人,才嫁入府,四嫂的病就好了。”

    这话中有话,暗指年馨瑶入府受宠就连病中修养的福晋都按捺不住了。

    乌喇那拉舒兰的脸上浮现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拉着年馨瑶的手轻拍了一下,让所有人都瞧见了两人的亲密,这才开口道:“的确如此,年妹妹年纪虽轻,但待人谦和,非常懂事,我身体不济,府中之事也帮衬了我不少。这样好的女人受到贝勒爷的宠爱,自然是不无道理的。”

    八福晋脸色又是一白,难道这是四嫂在告诉她,这样好的女人,所以人见人爱,你家夫君不是也惦念着吗?

    两人你来我往,当事人年馨瑶却还是懵懂的样子,但是舒兰在帮她,她很明显的感觉到了。

    她感激地看着舒兰,换来的还是淡然一笑。

    “你可记着了,越是受人瞩目,哪怕是被人笑话,便越要抬头挺胸从容应对,这一点,你八嫂做得就非常好。”

    这一桌人听见了这句话,不约而同地都笑了。怎么从前没发现,原来老四媳妇挤兑起人来,也是这般犀利。

    听见那一桌人的笑声,八福晋这桌都有些莫名其妙。乌喇那拉舒兰对年馨瑶的指点声音并不大,所以没有传到她们耳朵里,方才的针锋相对也就暂告一个段落。

    场中的舞蹈杂耍换了一个又一个,男人那边也正杯酒言欢,就连康熙皇帝也兴致勃勃地多喝了几杯。

    年馨瑶觉得屋内闷热,于是寻了个机会禀明福晋,走到殿外透气。

    今夜月色正好,刚过了十五,月亮还是圆的,也没有云朵遮拦,亮光明晃晃的洒向整个紫禁城。远处那些宫殿成了一个个黑暗的影子,矗立在那里,带着些许神秘。

    年馨瑶丝毫没有去探究这些神秘的想法,反而觉得那里藏着洪水猛兽,只要她踏入一步,便会被吞没。

    她沿着回廊走了几步就停下了,不想迷了路自找麻烦。

    可谁知,她不愿找麻烦,麻烦却找上她了。

    八福晋和九福晋站在她身前,堵住她想要回去的路,令她不知该如何是好。

    “哟,这是谁呀,可不是咱们备受皇恩的年侧福晋吗?”九福晋说话也是相当刻薄。

    年馨瑶恭敬地行礼道:“妾给八福晋、九福晋请安。”

    “这请安就免了,只怕我和八嫂受不起。”

    年馨瑶忍耐着,没有说话,打定主意,哪怕她们如何都好,忍字当头,绝对不给贝勒爷和福晋惹麻烦。

    “怎么不说话了,听说你不是挺能言善道的,是不是觉得愧对八嫂,所以不敢说了?”

    九福晋这话一出口,年馨瑶惊得冒了一身冷汗。这话若是让有心人听去了指不定怎么编排流言,到时候她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她抬起头,眼眸带着些许怒意,也不再畏缩,朗声道:“九福晋此言差矣,妾不觉得有什么对不起八福晋的,妾与八福晋不熟悉,每回都是八福晋找妾麻烦,妾有冤无处诉,甚是烦恼。”

    “住口,你明知道九福晋说的是什么意思!”在一旁冷眼旁观一直没有开口的八福晋喝道,声音尖细,可想而知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眼见八福晋如此,年馨瑶反而不害怕了,一直以来都是她在退让,这一次,她不想再退了。

    “八福晋,我想您是误会了,我未嫁之前与八贝勒只不过是点头之交,不知道您是从何处听了流言,才会将我与八贝勒联系在一起。当初皇上赐婚也是因为八福晋您的一顿鞭子,若非如此,皇上断然不会想给妾一个公道。如今妾嫁给了四贝勒,便是四贝勒的人,八福晋若是再有什么不满,也管不到四贝勒府里去。未免往后八福晋还对妾心有芥蒂,妾今日就把话说明白了。妾心里敬仰爱慕的是自己的夫君,与旁人都毫无干系。”

    她的话才落音,八福晋和九福晋还没来得及反应时,她们身后传来击掌的声音,一下接着一下,掌声浑厚响亮,可想象得出击掌的人用了多大的力气。

    八福晋和九福晋不约而同地回头,而年馨瑶则一抬头便看见两个人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是胤禛和胤禩。

    三个女人都快吓傻了,低着头不知所措。

    “嫂子说得好,你真该好好向嫂子学学,整日里想这些有得没得,亏你还年长嫂子许多。”胤禩面色淡然,还是那副含笑的君子模样,看着自己妻子柔声说道。

    他的心其实已经在滴血,但是他不能表现出来,只能闷在心里。年馨瑶是真的把他给忘了,她的心已经属于另一个男人,如此,自己还是不愿放手吗?已经再也没有坚持下去的理由了。

    “四哥,真对不住,家教不严,让嫂子受惊了。”没等八福晋反驳,胤禩转头对胤禛致歉。

    他的情绪没有任何波动,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忍得有多辛苦。

    胤禛一脸的冷峻,对胤禩的歉意一点头,道:“无妨,既然是误会,解释清楚便好,瑶儿也不是记仇之人。”

    年馨瑶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根本不敢再抬头看两人一眼。

    怎么办?她刚才说了什么?什么敬仰爱慕的是自己的夫君,这样的话怎么会如此自然而然的脱口而出?偏偏还被胤禛听见了。

    她隐约听到有人跟她道别,然后是几人离开的脚步声,再然后,她的身边一片静谧,仿佛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不,那样强而有力的心跳声不是自己的,而是……

    年馨瑶猛然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不知道怎么就被胤禛拥在怀中,那心跳声是属于胤禛的。

    “那些话可当真?”胤禛的声音带着一丝欣喜。

    “什么……什么话,妾不知。”她有些慌张,又带着些赌气的情绪,也不知道是气胤禛还是气自己。

    紧接着,她听见胤禛笑了,轻柔低沉的笑声在她耳边蔓延开来,竟然如同一股暖流,熨平了她内心的焦虑与惶恐。

    “不管怎样,我当真了。”

    就在年馨瑶离开那个温暖的怀抱时,胤禛又补充道。说完他也没看她,只是拉过她的手,一起望着天上的明月。

    不知何时,飘来了一朵云,圆月瞧着这一对璧人,羞涩地躲进云朵里。

    两人站了一会便回到宴席中。

    年馨瑶发现八福晋看她的眼神变了,内里含着不甘和委屈。方才她已决定不再与八福晋纠缠,话也说得够明白了,而且八贝勒也听得一清二楚,以后应该不会再来找自己麻烦了吧!

    这样想着,她坐直了身姿,整个人都与方才畏畏缩缩的样子不同了。

    正在这时,康熙皇帝发话了。

    “老四,把你那个小媳妇领过来。”

    一瞬间所有女眷的目光都集中在年馨瑶身上,充满了好奇。

    年馨瑶顾不得猜测,忙起身向着胤禛的方向走去,汇合后这才一起走到御驾前。

    “你哥哥年羹尧很不错,是个能干大事的,以后定能成为我大清的股肱之臣。”

    康熙皇帝此话一出,底下的大臣们顿时纷纷小声议论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