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 失宠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6:17本章字数:3007字

    年馨瑶好不容易止住哭,面对胤禛眼中的失落,心里也很不好受。

    她对他其实并不排斥,她的恐惧来自于姐姐,她始终觉得自己占了姐姐的位置。

    “王爷,对不起,妾知道不能祈求您的原谅,但是有些话,妾要说。”她已经整理好衣衫,见胤禛沉默地转身向骏马走去,终于鼓足勇气开口道。

    胤禛停下脚步,却没有转身,他怕他再看她一眼,又会忍不住想要她。

    “爷,您还记得妾的姐姐吗?妾的姐姐非常非常地爱您,以至于相思成疾,最后……最后身死异乡也未得偿所愿。皇上赐婚,妾抗拒过一次,不能再任性连累年家满门。可是,妾心里一直有道过不去的坎,所以……所以才会一直拒绝王爷。每一次王爷对妾好,妾就会想到姐姐,想到自己正占着姐姐的宠爱,想到姐姐在九泉之下定会恨死妾,妾就……”她的泪又涌了出来,再也说不下去了。

    胤禛叹了口气,这绕不清理还乱的关系,真是叫人头疼。怕是上辈子欠了她的,这辈子被她磨得不得安宁却还是甘之如饴。

    谁让他当初救了她却没有等她醒来送她回家,谁让他没调查清楚就认定年玉莹是他要找的人,最后反而害了这个女孩子。

    现在,这个年玉莹是横在他们中间的一道屏障,除非年馨瑶自己想通,绕过屏障心甘情愿来到自己身边,否则,他再如何都是没有用的。

    他又叹了口气,今日本该是他大喜的日子,现在却一点都不觉得欢喜。他回头,看见年馨瑶畏畏缩缩地站在那里,小声啜泣,一双眼睛肿得如同两颗小桃子。

    他的情欲彻底退了下去,走过去拉年馨瑶的手,像是捡到了一只可怜的小狗。

    “走吧,我们回家。”

    回府的路上完全没有了来时的好心情,两个人都沉默着。

    就快到达时,年馨瑶突然问道:“王爷,您向皇上请旨赐婚要娶我,也是觉得对不住姐姐吗?”

    胤禛的脸彻底黑了,这小丫头于感情之事如何这般迟钝?从来就不关她姐姐的事,他想要的是她,一直都是她,甚至不惜直截了当地伤了她姐姐的心。这样的一片真心,却被她想成对她姐姐的愧疚?

    他没有回答她,扬鞭让骏马跑得更快些。回到府,也不理她,将她晾在门口,自己走了。

    这个可恶的丫头,他恨道。

    回到书房,拿着手中的折子翻了翻,却丝毫没有看进去,满脑子都是方才无边的春色。他连灌了几杯冷水下肚,这才将那股心火压了下去。

    要给她点颜色瞧瞧,不要以为爷宠着就能如此任意妄为。

    可一推窗,瞧见夜风乍起,想也未想就对高无庸吩咐道:“年侧福晋吹了风,吩咐厨房熬完姜汤送去。”

    想了想,又补充道,“别说是我吩咐的。”

    自胤禛被封为雍亲王,府内上下都喜气洋洋,仿佛随着主子封爵,自己的身份也抬高了一等。

    尤其是李心莲,这段日子过得是非常舒坦,不但自己又恢复了那嚣张的本性,就连身边的丫头也处处得理不饶人。虽然王府内务还把握在福晋乌喇那拉舒兰手里,但她一点也不着急,成日里护肤美容,好好打扮自己,然后等待王爷的临幸。因为她深知,唯有得到王爷的宠爱,其他的东西才会重新回她的掌握中。她可不愿像年馨瑶那样,也就让王爷图个新鲜,这会子还不是完全扔在一边,理也不理。

    那夜后,胤禛再没有踏足过青涟阁,如此反常的行为就连乌喇那拉舒兰都觉得奇怪。也不知道那夜两人究竟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事,是否年馨瑶的行为举止不当惹怒了王爷?可是瞧着年馨瑶日日不歇地晨起问安,神色平静,完全没有悲色。她心里的好奇更甚,却不好询问打听。

    其实,年馨瑶这几日并不是如舒兰看到的那样平静,他也是在惶惶不安中度过,不管做什么都会出错。

    绣花,不是将红艳的牡丹绣成黑色,就是将绿叶绣成红色,有时甚至会频频将针扎在手指上,鲜血污了整块绣布。

    打络结,她能将原本理顺的彩绳弄得一团糟,如何理都理不清楚。

    她心里也有些怨气,将针线篮往地上一掷,趴在桌子上生起气来。

    她气她自己,明明希望这样的结果,却忍不住会去想他,为他最后那个愤恨的表情而不安,会因为他好几日都不来看她而心焦。夜里,她压根就睡不好,没有那温暖的怀抱,她竟然久久无法入眠。

    这样糟糕的状态最后连钮祜禄瑾玉都看不下去了,这日一早就来询问。

    “妹妹,最近这是怎么了?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

    瑾玉也是明白一些的,王爷来没来青涟阁,她当然一清二楚。最奇怪的是,年馨瑶从宫中回来,听说还得了许多赏赐,但她非但没有获得王爷更多的宠爱,反而像是完全失去了兴趣,就连自己侍寝的机会也没有了。

    年馨瑶不语,这话如何说得出口?

    “妹妹,你可是惹恼了王爷?”

    那样也算是惹恼了他吧,毕竟没有哪个男人可以如此一忍再忍。

    钮祜禄瑾玉见她没有异议,更加印证了心中所想。

    到底是年轻,任性妄为的性子就是改不了,平日里看着挺懂事,没想到这才被宠了没多久就得罪了王爷,那往后的日子只怕非常难熬。

    她已经忘记了年馨瑶当初与她交心时说过,不想得到什么宠爱,只想这样平平静静地了却余生。是这段时间年馨瑶为她带来的荣宠令她产生了幻想和欲望,想着自己能生个阿哥,也升上这亲王侧妃的位置。

    特别是昨日耿语宁来找她聊天,谈及宋宛如怎样变本加厉地欺压她们,仿佛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般的得瑟,说到伤心处还落下了眼泪。

    李心莲复了宠,又怎会放过她?年馨瑶她是不敢动的,唯有她,会成为李心莲报复的唯一目标。

    如此一想,不竟也有些恨年馨瑶的不争气了。要如何才能套出她的话来?瑾玉苦思冥想。

    “姐姐……那个……侍寝是怎样的?”

    正在钮祜禄瑾玉冥思苦想计策时,年馨瑶突然红着脸,低声问道。

    瑾玉大惊,“你不是也时常侍寝,怎么会问起我来了。”

    “我……我没有……”年馨瑶的声音如蚊吟一般。

    “没有?”

    “嗯。”年馨瑶的声音更轻了。

    “这怎么可能?我明明记得王爷有好些日子都歇在你屋里。”

    年馨瑶的头更低了,像个犯了错的孩子。

    “姐姐,如果我说我还是完璧之身……”

    钮祜禄瑾玉大吃一惊,指着她说不出话。

    “你的意思是,王爷歇在你屋里,但是你们从来没有……那个过?”

    年馨瑶面带无辜地点点头。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瑾玉失魂落魄地跌坐在椅子上,显然被这个秘密给惊住了。不过,她很快联系到了胤禛如今的态度,气呼呼地问道:“所以,王爷不来青涟阁了就是因为这件事吗?”

    年馨瑶又点点头。

    “姐姐,我实在不知道如何接受王爷,嫁过来那日,王爷也许诺过除非我愿意,否则绝不勉强我。”

    钮祜禄瑾玉真是快被她气死了,仿佛椅子上有针扎她一般,跳了起来。

    “你让我说你什么才好,这里还是你家中吗?怎么能容你如此放肆?你学过的女则女戒都学到哪去了,就算在一般人家都不能如此,更何况这里是王府。”

    她的声音很大,几乎是对着年馨瑶吼着,只把年馨瑶的眼泪又吼了出来。

    “哭哭哭,你就知道哭,王爷能够容忍你那么久已经是个奇迹了,现在这样完全是你咎由自取。”

    年馨瑶拉着她的衣袖,抽噎道:“姐姐,你莫生气,瑶儿知道错了。瑶儿此生无宠倒没什么,若是连累了姐姐,那就是罪过了。姐姐,该如何是好?”

    钮祜禄瑾玉一愣,原来年馨瑶如此害怕担心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她吗?

    “妹妹,你跟姐姐说句实话,你为何不愿与王爷在一起?”

    “因为,因为姐姐。”

    “你是说玉莹?”

    年馨瑶面露悲伤,“王爷原本是属意姐姐的,没想到仅仅因为姐姐是养女就将她抛弃。姐姐有多爱王爷,瑶儿是知道的,可现在她却再也没有机会去爱了。偏偏,如今我嫁给了王爷,我占了姐姐的位置,这让我死后如何去九泉之下见姐姐呢?”

    钮祜禄瑾玉眼角一跳,没有来的一阵慌张,但很快就被她压了下去。

    没错,当初是她故意将年玉莹是年家养女之事透露给躲在假山后面的宋宛如知道,她不想让年玉莹入府,不想见她风光从而衬托出自己的悲惨。她只是没想到,年玉莹竟然死了,而两年后,她的妹妹年馨瑶更加风光地嫁入府中。

    接下来该怎么做?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