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章 除夕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6:17本章字数:3088字

    转眼就到了除夕,康熙皇帝在宫中设宴,成年出宫而居的皇子皆带了福晋入宫,阖家团圆,吃顿年夜饭。这是正经的家宴,没有大臣官史,席间也随意许多。

    年馨瑶照旧被康熙皇帝招了去,此时正与乌喇那拉舒兰以及十四福晋完颜流姝一同陪在德妃左右。

    如此安排是康熙皇帝的主意,儿子们与他在一块,媳妇们陪着各自的额娘,尽一尽孝道。

    德妃与完颜流姝亲厚,年馨瑶也是知道的,此时看乌喇那拉舒兰平静的布菜斟酒,就算得不到关注,也没有丝毫怨言。

    她见乌喇那拉舒兰时刻注意着德妃的喜好,自己几乎什么都没吃,默默地盛了碗汤,放在她面前。 

    这番举动恰巧被德妃瞧见了,抬眼看了她一眼,开口对乌喇那拉舒兰道:“好了,你别光顾着本宫,自己也吃点。”

    她待乌喇那拉舒兰淡淡道了一声“是”,便将目光投注在年馨瑶身上。

    “是个懂事的,也不枉费老四那么宠你。听说你最近身子不太好,正巧本宫那里有棵百来年的人参,回头带回去,好好补补。老四膝下子嗣稀薄,你要多开枝散叶才好。”

    年馨瑶一边喏喏谢恩,一边在心里直犯嘀咕,德妃娘娘今天的态度,实在有些出乎意料。

    这还没想明白呢,完颜流姝拉着德妃的手,撒娇道:“额娘真是偏心。”

    德妃笑道:“要说偏心,我这颗心可是偏到你那了,得了什么好东西最后不是送到你们府里去?你四嫂贤惠,自不会说什么,可不能让才入府的新人也觉得本宫这个做额娘的一碗水端不平吧。”

    “是是是,年妹妹可真是好福气,不但四哥看重,额娘看重,就连皇父都看重呢!我第一回见到妹妹就觉得亲切,这往后啊要常来常往才好。”

    完颜流姝这话丝毫没给乌喇那拉舒兰面子,开口闭口都是年馨瑶,仿佛她才是嫡福晋似得。年馨瑶小心瞅了舒兰一眼,不敢多说什么,只是笑了笑,笑容还略带尴尬。

    乌喇那拉舒兰倒毫不在意,执了年馨瑶的手,轻轻拍着,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样,对德妃道:“额娘也是知道的,妾身体不济,管着府里事务已是勉强,偏偏那李氏又是个不争气的,这些日子多亏了年妹妹照顾王爷。妾瞅着王爷这阵子心情也不错,阖府太平,心里也很是欢喜。”

    德妃夹了一筷子肉脯放入口中吃下,“李氏还在佛堂反省?”

    “是。李氏其实已经知道错了,可王爷不发话,她也不敢出来,只可怜几个孩子没娘照顾。”

    德妃一放筷子,正色道:“你不是娘吗?你可是嫡福晋,府里的孩子哪个不是你的?你也还年轻,也不是完全没机会再得嫡子,如果实在没那福气,在府里寻个聪明伶俐的孩子过继过来便是。本宫瞧着老四就有将弘时纳入你膝下抚养的打算。”

    乌喇那拉舒兰脸色黯了黯。

    在子嗣的问题上,她已经再不抱希望。弘晖是她唯一的心头肉,从在肚子里孕育的时候就寄予了深切的希望。弘晖聪明伶俐,胤禛也是非常喜爱,开蒙后更是亲自教导。那段年月是乌喇那拉舒兰最幸福的时光,夫君儿子相伴在侧,饮食起居其乐融融。可弘晖死了,她的一切幸福如意也随着弘晖的死统统埋葬,唯一留下的只是这个嫡福晋的位置。弘时也是个聪明的孩子,但在她心里却比不上弘晖一丝一毫,她并不想抚养别人的孩子,也没有动过找个孩子承欢膝下的念头。府内孩子多与少,与她都没有关系,她的孩子只有弘晖,也唯有弘晖才是雍亲王府唯一的嫡子。

    德妃见她对这事并不热情,也念起弘晖的聪明可爱,叹了口气,道:“罢了,随你心意吧,老四也是怕你接受不了,才迟迟没有下定主意。只是,你们府里就弘昀弘时两个男孩子,弘昀身体不好,熬不熬得过去还不知道,也就罢了。弘时倒是挺机灵的,可千万别被李氏那糊涂东西给教坏了。”

    “是,请额娘放心。”

    宴席进行到尾端,宫中燃放起烟火,完颜流姝孩子心性,拉了年馨瑶到廊下观赏。德妃对乌喇那拉舒兰笑着道:“到底是年纪相仿,容易处到一块去。”

    舒兰陪着笑,望向年馨瑶的背影,若有所思起来。

    这真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啊!如果说德妃态度的转变是因为皇上的重视,而皇上的青眼则是年家第二子对朝廷的作用,那么胤禛呢?她不相信也是因为年羹尧能够成为他的助力才这般宠爱年馨瑶。这些日子,她仔细留意过胤禛瞧年馨瑶的神情,那是得偿所愿的庆幸,只怕没把心捧过去的忐忑,还有,汹涌泛滥的爱意。

    胤禛是真的爱这个女孩,若是她死了,这个女孩是不是就会马上成为雍亲王府的女主人了?

    乌喇那拉舒兰抿了口酒含在口中。很可惜,她还不想死呢!

    烟花灿烂,在紫禁城上空炸开,映亮了半边天空。许多太监宫女聚集在一处看着,一边啧啧赞叹,一边评头论足。

    完颜流姝挽了年馨瑶的手走到一处人少的地方,对绚烂的烟花倒是不那么在意。

    “妹妹你可知弘晖是怎么死的?”

    她一开口就让年馨瑶大吃一惊,如此喜庆的日子却问出如此不吉利的话来。

    完颜流姝见年馨瑶不说话,笑了笑,继续道:“你莫怕,你新入王府,资历尚浅,府里面那些乌烟瘴气的事情自然是不知道的,我也是给你提个醒,将来有了孩子可要看好了,莫被人害了都不晓得。”

    年馨瑶又是一惊,对这样的事有些无法接受。

    “姐姐是说福晋的孩子是被人……”

    完颜流姝打断她,“弘晖那孩子身体壮实,怎么可能突然病逝,其中曲折我自然是不知的,但听我们家十四贝勒说,那段日子四哥心情阴郁,提到弘晖,脸上的表情不是惋惜而是恨意,想来他也是知道弘晖的死另有隐情,却怎么都查不出来。”

    年馨瑶默然,一想到胤禛当时的痛苦,心里也为他难过。那是他的嫡子啊,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没了。

    她看了一眼身边的完颜流姝,不明白她这样警醒自己的用意。按说十四贝勒与胤禛关系并不算好,虽是亲兄弟,支持的却是八贝勒胤禩。完颜流姝虽然看起来与八福晋等不合,但她们夫君都是连在一起的,福晋们自然也要碍着夫君们的面子,友好相处。可是,现在看来,完颜流姝频频向她示好,又有挑拨她与乌喇那拉舒兰的意思,似乎有些用心不良。

    她忽然试探道:“姐姐提醒,瑶儿感激不尽。只是不知道这些事,姐姐府中可有发生?”

    完颜流姝脸色变了变,在五颜六色的烟花映照下如同调色盘一般精彩。

    她转头见年馨瑶一脸的天真好奇,不像故意为之,方得意道:“你还小,自然是不懂,哪个府里没有这些争风吃醋的事。不过我可没四嫂那般柔顺,敢欺负到我头上,定要整得她后悔动了不该动的心思。”

    她突然瞧见八福晋从殿内出来,忙凑到年馨瑶耳边接着说:“哦,我倒忘了,八哥府内可没有这样的事,他们府里可是连个侍妾都没有的。”

    年馨瑶瞧见八福晋往她们这边看过来,忙福身行礼,姿态端庄,不像完颜流姝那般草草了事。八福晋并没理睬她们,冷哼一声走了。年馨瑶瞧着她的背影,在夜色中忽明忽暗,竟也有几分萧瑟的味道。

    其实,十四福晋也是羡慕八福晋的吧,一夫一妻一心一意是多少女人的梦想。若不是八贝勒爱八福晋至深,又如何会顺着她的意,连个侍妾都不收呢?

    她又想到了自己,怪只怪自己出生太晚,不能早些遇到胤禛。可是如果她也如同乌喇那拉舒兰一般与胤禛成了少年夫妻,胤禛是否会像八贝勒待八福晋那样,也如此一心一意地待她?

    年馨瑶不想纠结这个问题,至少,胤禛的心现在是属于她的,这便足够了。

    宴席散了,回到府中,乌喇那拉舒兰与胤禛道别,独自回到自己院子里。

    年馨瑶看着她的背影,扯了扯胤禛的衣袖,小声道:“王爷,今夜除夕,理应守岁的,您去陪着福晋吧!”

    胤禛瞧着她明明不舍却要将他推到福晋房中的纠结心情,搂着她,久久没有说话。

    “王爷,您快去吧。”

    “好,最近的确冷落了舒兰。你回去可不能马上睡下,守岁守岁,可不能只我和舒兰守。”

    他吻了吻年馨瑶的额头,替她裹紧了披风,吩咐高无庸和晓月道:“你们俩送侧福晋回青涟阁,仔细脚下,别叫侧福晋磕了碰了。”

    “是。”晓月答了声,上前搀住年馨瑶。

    高无庸有些担心:“王爷,天色那般黑,您自个过去行吗?”

    年馨瑶也道:“是啊,高公公就跟着王爷吧,我与晓月两人小心着些就是了。”

    胤禛瞧着她身边只有晓月一人,觉得不妥,便又拉起她的手,“还是先送了你回去再去舒兰那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