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 他们的曾经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6:18本章字数:3189字

    钮祜禄瑾玉还记得第一次见胤祯的情景,那是在散秩大臣阿灵阿的府第。

    她虽姓钮祜禄氏,却只不过是旁支远戚,与温僖贵妃一族天差地别。那时的她刚刚搬离年家附近,被安排到阿灵阿家给他的幼女芷欣陪读,每日前往阿灵阿那座豪门大宅陪伴这个骄纵的小姐。

    相遇那一日正是春花浪漫的季节,她陪芷欣在花园中放纸鸢。

    芷欣坐在凉亭中吃着糕点,却命她在烈日下拉着纸鸢的线轱辘奔跑。一不留神,线刮在树枝上断了,纸鸢随风飘落,不知道掉去了哪里。

    “你怎么这么笨,不找回来以后就不要来了。”芷欣生气地喊道。

    她的阿玛还要靠阿灵阿大人照拂,她不可能去反抗这个蛮横无理的小姐,只好往纸鸢跌落的方向寻了过去。

    纸鸢落在了一处假山上,她找到了它,却因为假山太高,无力将它拿下来。

    她心里委屈,已经受够了芷欣的呼来喝去,她的地位还不如跟在她身边的丫头。她明白芷欣是嫉妒她,嫉妒她长得漂亮,又聪明,女先生读过一遍的书文,第二日就能倒背如流。因为这些女儿家的小心思,她陪读的日子并不好过,可是她却别无选择。

    不管如何艰难,她必须要将纸鸢完好无损的带回去,否则得罪了芷欣,便是得罪了阿灵阿大人,她们家就彻底完了。

    她努力地往假山顶爬去,尖锐的石头划伤了她的手臂,滚落的小石子砸在她的额头上,这些疼痛她都顾不上,一心一意要将那只纸鸢取下来。可是,越到假山顶越难爬,她一个没注意,手没攀稳,直直往下坠去。

    会死吗?她心里想。

    砰地一声,她以为自己落到了地上,竟还在奇怪,如何这块石板地如此的柔软。紧接着,她听见一声呻吟声,来自她身下,这才发现原来是有人救了她,给她做了肉垫。

    “喂,还不起来,你很重啊!”

    她慌忙爬到一边,这才看清眼前人,是个俊朗爱笑的少年。

    “你爬假山做什么?要不是我在,只怕会摔断你几根骨头。”那少年大大咧咧,毫不在意她压在他身上的疼痛,爬起来,随意拍了拍衣袍上的灰,倒是对她的举止好奇起来。

    钮祜禄瑾玉瞧着他一身锦袍,自知他身份不低,不敢得罪,只好敛着性子答道:“我……我要上去拿那个纸鸢。”她伸手向假山顶上指了指。

    少年走开几步张望了一下,笑道:“小意思,你瞧我的。”

    他攀爬的功夫极好,不多一会便爬了上去,取了纸鸢纵身一跳,稳稳地落在钮祜禄瑾玉面前。

    “怎么样,我厉害吗?”

    钮祜禄瑾玉瞧他一脸得意洋洋的模样,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了声。

    “喂,我好心帮你拿纸鸢,你就这样笑笑就算了?”

    这人,竟然盯着她不放,只为讨一句夸奖。

    “谢谢您了,您很厉害。”钮祜禄瑾玉认真赞道,心里对这个少年产生了好感。

    可是,他是谁呢?

    答案很快就揭晓了,因为假山那边又绕过来几个人,一个个锦衣玉袍,衣着光鲜,身旁还跟着小随从。

    “十四弟,你跑那么快干嘛,这有啥好玩的?”说话的是一个魁梧的男人,年纪也不大,声音粗声粗气的。

    这个被他唤作十四弟的少年迎了过去,回道:“做了件好事情,帮这个小丫头拿了个纸鸢。”

    魁梧的男人朝钮祜禄瑾玉望了望,想了半天,忽然恍然大悟。

    “你是芷欣表妹的陪读?”

    钮祜禄瑾玉听见他唤芷欣为表妹,马上知道了来人的身份。

    她慌忙跪了下来,颤声道:“给十阿哥请安。”她有些为难,其他几人不明身份,倒不好招呼。

    十阿哥胤礻我像是明白她的心思,便给她一一介绍起来。

    气度温润面上含笑的是八贝勒,满不在乎左顾右盼的是九阿哥,而方才救了她,帮了她,此时还笑眯眯地望着她的那个华服少年,是十四阿哥胤祯。

    八阿哥瞧了她一眼没有在意,挥了挥手,便领着众人向前走去。

    胤祯留在最后,半蹲在她面前道:“我叫胤祯,你可记好了。”

    从那一刻起,这个名字便常驻她心里,时时念着,时时想着,导致误了学习,女先生批评她,惹来芷欣的快意。

    她以为那短暂的相识后便再也不会接触,只没想到,胤祯会专门等在她回家的路上。

    “喂,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十四阿哥,奴才叫瑾玉,钮祜禄瑾玉。”

    “瑾瑜美玉,好名字。”

    她微红着脸,不敢抬头瞧他,只听他夸赞自己的名字便心生欢喜。

    “你急着回家吗?不如随我出去逛逛可好?”

    钮祜禄瑾玉一直安守本分,从未和陌生男子单独相处过。可是这一次,她没有拒绝胤祯的邀约。

    两人在集市上闲逛,胤祯瞧见什么都新奇,左看看右看看,瞧见好玩的物件也会随手买下来,然后丢给她收着。她跟在他身后,拿着个小布袋,随时准备接他扔过来的东西,就像个尽职尽责的丫头。

    终于,胤祯走累了,瞧见一个茶楼,拉着钮祜禄瑾玉的手,走了进去。

    他的手掌很大,骨节分明,她的手嵌在其中,正正好好。

    钮祜禄瑾玉顾不上害羞,只希望这样的接触时间长一些,再长一些。

    “喜欢吃什么随便点,爷请客。”胤祯的年纪明明不大,却偏偏装出一副老成的样子。

    她又笑了起来,执了帕子遮住嘴,甚是优雅。这是年家姐妹惯用的动作,她瞧着好看,就学了过来,她们满人没有汉人娇柔,动作大开大合,难得学这么一招,倒真能唬住人。眼前这位不就是,瞧得眼珠子都快落了下来。

    “十四阿哥你看什么呢?”

    “咳,我哪有看什么。这小二怎么还不来,小二呢?”胤祯不自然地咳嗽一声,满屋子唤起小二来,脸上却泛起了可疑的潮红。

    钮祜禄瑾玉也没想到胤祯如此可爱,对他的好感又加深几分。

    后来的日子,胤祯一得空便跑来找她,带着她泛舟湖上,游园赏花,戏台听戏,茶楼品茶,每一回都是不一样的花样。

    钮祜禄瑾玉的心里泛起涟漪,忍不住想他的用意,这是喜欢她,想娶她过门的意思吗?

    若能嫁给十四阿哥,那也是极好的事,至少有了皇子女婿,她的娘家便再也不用瞧人眼色过活了。

    她决定试探一下胤祯,捅破那层窗户纸。

    再一次游玩归来,钮祜禄瑾玉故作难过地对胤祯说:“十四阿哥,往后您别再来找我了。”

    胤祯大惊,忙问道:“为什么?”

    “阿玛说快要选秀了,让我在家里好好学习礼仪,不准出来乱跑了。”

    “选秀?哦,对,马上就要大选了。”胤祯喃喃自语,突然反应过来,不确定地又问了句:“你要参加选秀?”

    “八旗子弟家的适龄女孩哪有不参加选秀的道理。”

    胤祯挠挠头,来回踱步,不知该如何是好。看他这样子,的确是犯了难。

    突然,他走到钮祜禄瑾玉面前,一把将她抱住,口气坚定道:“别怕,我还没娶福晋呢,我马上回去告诉额娘,让额娘想办法把你要过来。”

    钮祜禄瑾玉暗喜,故意腻在他怀中问道:“可是,十四阿哥你难道就是因为喜欢和我玩耍才要娶我的吗?”

    “当然不是。”

    “哦,那是什么呢?”

    “那是因为……因为…….”

    胤祯说不出口,瞧见钮祜禄瑾玉正抬头看他,直接吻了上去。

    这个吻彻底把钮祜禄瑾玉融化了,满心欢喜地在家等待他的好消息。

    旨意下来的时候,她正在屋里读书,红菱气喘吁吁地跑进来报喜。

    “小姐,小姐,皇上把你指给了一个皇子。”

    “真的吗?”她喜上眉梢,非常开心。

    红菱倒了一杯水喝下,接着道:“是,我听得很清楚,传旨的太监说是赐给四阿哥胤禛做格格。”

    啪的一声,她的书掉在了地上。

    “你没听错吗?是四阿哥,不是十四阿哥?”

    红菱摇了摇头,见小姐如此震惊的表情,她小心翼翼地道:“的确是四阿哥。”

    钮祜禄瑾玉当即奔了出去。

    她跑上大街,却不知道如何才能见到胤祯。因为胤祯还未成亲,暂时还没分府外居,而那偌大的紫禁城并不是她能去的地方。她去了阿灵阿家大人的府邸,想找芷欣帮忙传话。可谁知,却在芷欣的闺房看见了还是少女的完颜流姝。

    “瑾玉,快来恭喜流姝,她马上就要嫁给十四阿哥做嫡福晋了。”

    钮祜禄瑾玉只觉得五雷轰顶,当即便晕了过去。

    她昏迷的时间并不长,醒来时发现完颜流姝守在她身旁。

    “听说你跟十四阿哥很要好,还在满心等着他来娶你吗?”

    “也不瞧瞧你的身份,给十四阿哥提鞋也不配,还敢惦记着十四福晋的位置。”

    “我告诉你,十四阿哥可没那么喜欢你,否则怎么会连个侍妾的位置都不肯给你?”

    “一直耳闻,却没见过,今日看来,你倒与我长得有几分相似。呵,可想而知我在十四阿哥心里的位置,就连找个玩伴都要寻个与我相似的。”

    完颜流姝一句接着一句,就如同在她心上捅了一刀又一刀。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被塞进轿子抬去四贝勒府的。她再也没见过胤祯,只记得他是如何骗了她,伤了她,将她害到如此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