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七章 动气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6:18本章字数:3016字

    屋外忽然传来嘈杂声,年馨瑶不明就里,让晓慧出去瞧瞧。

    没一会,晓慧飞快跑回屋报信,竟是关于晓月的坏消息。

    “主子,不好了,晓月姐姐被李侧福晋掌嘴了!”

    年馨瑶一惊,赫然站了起来,肚子突然一阵痉挛,忍不住捂着弯下腰。

    “妹妹,妹妹你这是怎么了?晓慧,快去请大夫。”

    正待晓慧急着往外跑,却见年馨瑶吃力地摆摆手,道:“不碍事,只不过是起来得太猛了。”她拉着晓慧的手,急着问道:“究竟怎么回事,你快说清楚。”

    晓慧已是满头大汗,方才一阵奔跑,气息还未平复,当下咽了咽口水,说道:“晓月姐姐向福晋道谢后,沿着花园一路往回走,经过荷塘时,瞧见里面的荷花开得正艳,于是便唤了个奴才下去采摘一朵,好拿回来给主子赏玩。谁知道正巧碰上李侧福晋在亭子里赏荷,觉得晓月姐姐扫了她的兴致,当下争执起来。据说晓月姐姐言语不当,顶撞了李侧福晋,于是就被李侧福晋的丫头掌了嘴,还罚她在烈日底下跪着。”

    “这李心莲真是越发嚣张了,才放出来没几日,就如此针对妹妹,难道以为王爷走了,就没人管得了她了吗?”

    还未等年馨瑶有什么表示,钮祜禄瑾玉已经忿忿不平。

    年馨瑶扶着晓慧的手站起来,“走,去看看。”

    “主子,您可不能去,现在外头的太阳可毒着呢,您怀着孩子,会中暑的。”

    钮祜禄瑾玉也帮着晓慧劝道:“你好好在屋里待着,我去便是,实在不行就去请了福晋过来评理,李心莲也不敢怎么样的。”

    “不行,好姐姐,她是冲着我来的,只怕你去了也不顶用。这事虽然是她挑起事端,但晓月也有错,若不是她顶撞了李侧福晋,怎会被人抓住把柄借机削我的脸面呢!”

    年馨瑶说着,也不指望晓慧了,自己捧着肚子往外走。

    晓慧见劝不住她,只好拿过一把油纸伞和一柄团扇,一手为她撑着伞,一手摇着扇子,驱散一些暑气。

    钮祜禄瑾玉没办法,只好跟了出去。 

    三人快步赶到荷塘上的凉亭,就见晓月跪在烈日下,脸色已经苍白如纸,浑身更是大汗淋漓。因为腿下的青石地板被太阳晒得滚烫,她的双膝不停地挪动着,人也东倒西歪起来。

    “给李姐姐请安。”年馨瑶有求于她,也不好得罪,只得毕恭毕敬行了平礼。

    李心莲见她来了,心里还是有些畏惧的,可一想到是这丫头冒犯了她,心里又有了底气。

    “这么热的天,年侧福晋怀着身孕,怎么出来了,也不怕有个好歹?”

    她的讽刺恶语,年馨瑶假装没听见,只想先将晓月救下再说。

    “姐姐慈悲,晓月若是冒犯了姐姐,妹妹在这里代她给姐姐赔个不是。只是现在天热,若这么一直跪下去,晓月会被晒死的。”

    她声音急切,已经带着哭腔。晓月从小陪伴她,就算千错万错,也不能让她落在别人手里受苦。

    晓月听到了她的声音,艰难地转头看过来,嘴唇已经干涸开裂,好半天才喊出一句话:“小姐,救我。”

    李心莲并不退步,她知道年馨瑶着急,却依旧慢条斯理地喂着荷塘中的锦鲤,缓言道:“这样只会在外面惹是生非的奴才,死了也就死了,省得将来为妹妹得罪人招来祸端。”

    年馨瑶又急又气,也顾不得许多,死死拽住晓慧的手屈膝作势下跪。

    “李姐姐,算妹妹求你了。”

    在场的众人都吓了一跳,就连李心莲也慌忙蹦起来,不敢受她这一跪。李心莲忙托住,“你快起来,你怀着孩子呢,若是伤了孩子该如何是好。”

    “李姐姐放过晓月,妹妹就起来。”她的肚子已经有些许疼痛,只好用双手死死捂着腹部坚持着。

    李心莲也不敢再闹下去,若是她肚里的孩子真有个什么闪失,只怕王爷会直接要了她的命。

    “妹妹你看你,怎么为个奴才这般不顾身份,罢了罢了,你快起身,领她回去吧。”

    “谢李姐姐。”她借着晓慧和钮祜禄瑾玉的力道站了起来,可双腿一软,又险些又摔了下去。

    李心莲的脸色更加不好看了,陪在一旁坐着又不能马上就走,如坐针毡,生怕年馨瑶有个三长两短。她瞧着晓月被晓慧扶起,已经没了力气,整个人挂在晓慧身上,只是堪堪能够站稳。

    “晓慧,快带晓月回去。”年馨瑶吩咐道,也忙跟在了她们身后。

    这一折腾,年馨瑶竟然有些见红。她瞧着裤子上的鲜血,吓得一下晕了过去。

    晓月知道自己犯了错,不敢在屋里歇着,只是换了身衣裳喝了些水便守在年馨瑶身边。

    她的心很乱,若是主子肚里的孩子保不住,她该怎么办,只怕要以死谢罪了。

    所幸,经过大夫一番救治,将年馨瑶的胎保了下来。只不过需要卧床静养,再不能动气伤神了。

    年馨瑶醒来,听见晓月跪在床边哭泣,心里一阵烦闷。

    她瞧也不瞧晓月,问晓慧道:“我的孩子可还好?”

    “主子放心,孩子没事,主子千万要保重身体,莫再动气了。”

    晓慧张了张嘴,没想到晓月竟然抢了她的话,只好对年馨瑶点了点头,算是附和。

    晓月若不开口倒还没事,这一开口就恨得年馨瑶牙痒痒,一边推搡着她,一边吼道:“你给我滚出去,马上收拾东西离开王府。”

    “小姐。晓月错了,求小姐原谅晓月这一次。”晓月惨叫,扒住年馨瑶的床沿不放手。

    她没想到年馨瑶对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赶走她,顿时心慌意乱起来。

    “留着你做什么?你说啊,留着你做什么?你明知道咱们跟李侧福晋不睦,你还送上门去顶撞她。她就算再不得王爷的心,也是侧福晋,是王爷的侧妃,你哪来的胆子,敢顶撞侧妃?”这句话说得又急又气,忍不住咳嗽起来。

    晓慧忙拍着她的背为她顺气,轻声劝道:“主子,莫再动气了,腹中的孩子要紧。”

    年馨瑶抚摸着微凸的腹部,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为了你,差点害我没了孩子。平时宠着你,说错什么话,做错什么事都算了,不同你计较,没想到反而喂肥了你的胆子!你给我走,我再也不要见到你。”

    “小姐,晓月知错了,晓月下次再也不这样了,求小姐不要赶我走。”

    晓月痛哭流涕,只是年馨瑶铁了心不理她,只让她在那哭求,直到她晕过去为止。

    “拖下去,等她醒了就让她走。”年馨瑶已经收起了伤心,冷冷道。

    晓慧听命,迟疑了一会,只好唤来小桂子,两人一同架着晓月离开了年馨瑶的卧室。

    “晓慧,你说主子不会真这么绝情吧?晓月姐姐可是她的家生丫头,说赶出去就赶出去了?”

    将晓月安顿好,小桂子悄声问道。

    “这我哪知道,主子可能只是一时气话,明日就忘记了。”

    “啧啧,晓月姐姐的腿只怕是要烫掉了一层皮,方才在主子床前也是一直跪着,要不我去拿支药膏给她涂涂?”

    晓慧看了他一眼,奇道:“说起来平时你也很关注晓月姐姐啊,难道动了什么不该动的心思?”

    小桂子的脸顿时红得像只煮熟了的虾子。

    “你胡说什么呢,大家都是主子的奴才,不是都应该互相帮助的吗?”

    “我与你待了那么久,你那点小心思,我怎么会不知道呢!虽然说你不是个正常的男人,但我听说宫里头,宫女和太监对食也是常有的事,这也没啥好丢人。现在晓月姐姐正被主子厌弃,你若极力去向主子求情,说不定主子心一软,就成全了你。”

    小桂子深情地望着晓月,摸了摸头,羞涩道:“真的吗?主子真的会把晓月嫁给我吗?”

    “你不试,又怎么会知道呢!”

    说着,两人一同出了门。

    他们的这一番话,一字不落的钻进了晓月的耳朵里,顿时气得浑身发抖。

    她方才只不过是一时哭脱了力气,躺在床上那一刻就已经清醒过来。她完全没想到,晓慧竟然会出这样的馊主意。

    嫁给一个太监?那不如直接要了她的命。

    若是以前,她肯定不会相信主子会这样对待她。只是经过今日之事,她不确定了。主子恨她得罪了人,间接伤了她的孩子,一定对她十分厌恶,只怕会因为晓慧和小桂子两人的一唱一和答应下来。

    她不要嫁给太监,她不要。

    晓慧这个贱人,越来越得主子喜爱,指不定在主子耳边说了她多少坏话。她一定巴不得自己被赶出去,这样主子身边就只剩下她一个人,是名副其实的大丫头了。

    晓月蜷缩着身子,胡思乱想着,豆大的泪珠浸湿了枕头。

    她打定主意,明日再去向主子好好认错,主子一定不会这样对她,一定不会的。

    她的思绪越来越模糊,渐渐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