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特案编纂科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47本章字数:5040字

    苏醒过来时,我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正午的阳光从雪白的窗帘缝隙中穿透进来,轻舞地洒在屋里。床头堆满了各种营养品,一个年轻女护士看到我睁开眼睛后立刻冲出病房去找医生。

    我的双臂被白布缠绕的异常严实,像木乃伊一样密不透风。然而,在这炎热的季节却也感觉不到闷捂,只有偶然一阵疼痛,直钻心底。

    主治医生给我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对我的恢复很满意,说再静养一段时间就可以出院了。之后的几天,所长和同事们陆陆续续来探望我,我也从他们的口中得知刘健殉职的消息。

    对于那晚发生的事情,警方以民警遭受狂犬袭击为结果而结案。而我并没有把事态的详细经过提供给任何人,原因是我根本没机会开口。也许是怕刺激到我,所以不管是谁,都对此事绝口不提。

    长时间的修养让我在安逸之中变得懒惰,同时也烦躁不安。我不相信那怪物是我产生的幻觉,相反,我认为它的屠杀才刚刚开始。

    午觉过后是探病时间,而今天来的人我并不认识,那是一个身高足有一米九多的粗犷大汉。不过说实话,虽然他黝黑的皮肤与张扬蓬乱的头发有些损害他的正面形象,但是他的眉宇间却蕴含着一股英气,想必年轻时,也是一英俊帅哥。

    “你好,我叫马龙,省公安厅特案编纂科科长。你与你同事的事,我深表遗憾。”这大家伙的声音低沉洪亮,典型伦敦音。

    “谢谢领导关心,我没什么,只是我的同事刘健死得太惨。希望上级好好安置他的家里。”

    “这个你可以放心,政府绝对会妥善处理此事。再者,我今天来的主要目的是想详细了解一下当时的案发经过。”

    我见屋里只有我们两个人,而且长久憋在心里的东西早就呼之欲出。我也顾不得倾听者感受,将那晚发生的事全盘托出。

    出乎预料的是,当马龙听到这些话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映。

    在我陈述完惊悚的经历后,马龙思索许久,长久的沉默之后,他终于开口道:“这些事你切记不要声张,根据案件入档的描述,你们是遭到了发病的狂犬袭击才遭此劫难。至于你看到的,应该是幻觉,原因是旧宅年久潮湿,往往会产生一些容易让人产生幻觉的特殊霉菌,再加上晚间的光线不好与你们疲惫的精神状态,所以才感觉遇到了怪物。”

    马龙的回复在我意料之中,我可以理解自己口述的东西太缺乏真实性,所以我不做坚持,而是笑笑表示对领导的话表示赞同。

    “什么也不要多想,好好休息。哦,对了,这条链子送给你,是开过光的辟邪之物,没什么特别的意思,就是留在你身上给你压压惊。以后有事我还会再联系你。时间不早,我先走了。”马龙从口袋取出一条项链递给我,我接过来仔细端倪,吊坠是一块很奇怪的小石头,黑棕色,上面刻着一个古字,不认识。

    马龙走后,我的思绪久久无法平静,刚才的回忆使我又想起的刘健那惨不忍睹的身体。而且我相信,那晚的经过绝对不是幻觉。

    即使没有人帮助,单凭自己的力量我也要将此事查得水落石出,让刘健可以含笑九泉。

    大概是对公务员因公受伤的特殊照顾,我在医院安逸地修养了将近一个月,出院那天来了很多人,我羞愧自己受到了英雄一般的待遇。

    我的双臂没有留下残疾,但被严重撕裂的皮肉还是留下了触目惊心的疤痕,因此我不得不每天都带着黑色的护臂。

    归队之前,我去了刘健家里,老年丧子的悲剧让两位老人痛不欲生,那天从到刘健家开始我们就一直哭,我让两位老人把我当亲儿子看待,我要代替刘健好好孝敬照顾他们。

    我深知,没有刘健的拼死掩护我无法生还,我的生命里有一部分,就是刘健。

    上班第一天先去所长办公室报到,结果收到所长递过来的一封介绍信:“小林,对于之前发生的事希望你可以尽快走出来。拿着这个,我想你现在需要整理一下思绪,迎接你新的工作。恭喜你,你升职了,省公安厅调你去那里上班。”

    我接过介绍信,陷入一片茫然。

    “我只是被狗咬了,狼狈的住了一个多月医院,怎么这种事也会升职?而且是跨越市公安局。”

    “别废话,你是想说无功不受禄坚决不服从调动吗?”所长扔给我一支烟,哈哈笑着。

    “所长,关于我和刘健的事,您一点疑惑都没有吗?”我点燃手上的烟,深深吸上一口。

    所长听到这话,笑容顿时凝固,转瞬间愁眉不展:“案发现场我们确实找到了一只狗的尸体,尸体已经血肉模糊并且有三处枪伤,烂肉一块仅凭肉眼根本看不出是什么动物,但是之后经过化验,那只狗并没有发作狂犬病。而且刘健的死状根本不像一只狗所为。一切陷入谜团,然而,就在这时上面下达了命令,任何人都不可以擅自对你录口供。并且在其督促之下,对此草草结案。”

    “在我养病之间,有位公安厅的特案编纂科科长找我了解过案发经过。”

    “对,就是那个特勤部门,据说它隶属省公安厅,却受国家公安部直接管制,说实话,我之前还从未听说过我们警方有这样的编制。而介绍你进入公安厅工作的就是这个部门。”所长掐灭烟蒂,眯起眼睛:“还有,之前御景花园的凶杀案市公安局始终找不到切入点,最近也交手这个特勤科处理了。”

    一件凶杀案不由刑侦科处理反而交给什么编纂科,看来这事绝对非比寻常,要案件水落石出,貌似只能依靠省公安厅的力量了。

    辞别所长,再三感谢这些年的照顾。然后我便一刻不停的赶往省公安厅。我所处的是省会城市,所以上午九点半我便抵达了目的地。

    走上高达数米石阶,看着正门上方庄严肃穆的省公安厅以及神圣不可侵犯的警徽,我感觉激动万分。我相信自己会在这里得到力量,以正义之名,无论罪犯是什么东西,都将其绳之以法!

    走过大理石铺垫而成的大厅,我先去人事科报到。人事科科长亲自接待了我,他对我笑着说这么急就来报到啊,明天来也可以的,一边说着,一边给马龙打去电话让他过来领人。

    片刻之后,马龙便推门而入。几句客气话过后,我便跟随这具巨大的身躯,向我今后工作的地方走去。出乎意料的是我们乘电梯下到地下二层之后,又走楼梯下到地下三,经过一个编纂档案室后,在一条短走廊尽头,我才看到了特案编纂科的门牌。

    推门而入,我膛目结舌,不到一百平米的房间,堆满了各种家用设备。两具沙发,一具竖在屋子里面,一具横在屋子中间,正对电视。电视!这里居然还有电视!而且还是那种十年前的大屁股荧光电视!几张办工桌毫无调理的摆满屋子各个角落,有两张桌子很干净,其余几张堆满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位就是新成员。林乐,你自我介绍一下。”马龙随便丢下一句话,便自个走到一张桌子前,取出一张报纸,然后又从抽屉中摸出一堆彩票翻弄着,完全将我置之不理。

    而整个房间中,除了里侧的沙发上正躺着一个用书蒙着脸睡觉的家伙,便再无他人。

    要介绍吗?有必要吗?这是什么地方?这里真的是警局吗?我是不是疯掉了,这里是不是遭受过刺激并留下后遗症警察的收容所。一系列的疑问激发着我的精神崩溃。

    而就在这时,身后的房门被轻轻推开。

    回头一看,我的心脏在那一刻几乎停止了跳动。

    推门进来的是两个绝世美女!

    走在前面的那位,高挑艳丽,倾国倾城。长长的睫毛微微上扬,大而明亮的眼睛美艳动人,挺拔的鼻子下面是一张微微上翘的小嘴,娇嫩的双唇抹着性感的唇彩。一头乌黑的长发如同瀑布一样垂到腰间。红色紧身上衣把傲人的美胸凸显出来,黑色的超短裙勾勒出她完美的臀部曲线,雪白而结实的大腿蕴含健康活力,一双接近十厘米的红色高跟鞋伴随着她扭动的步姿,让我看得垂涎欲滴。

    紧随其后的是一个清纯美丽,典雅脱俗的超美妹子,水汪汪的大眼睛充满灵性,毫无瑕疵的面容娇艳清秀,完美的五官勾勒出诗画也难以描绘的美丽,乌黑的秀发自然的披在肩上,女款小警服以及紧身齐膝一步裙将她那异常丰满的身材勾勒出来,绝对天使容颜与魔鬼身材的完美融合,诱人犯罪的绝色尤物。

    想到这,我才明白自己是一名人民警察,于是立刻收回那称得上猥琐龌龊的视线,尴尬地给两位美女让路。

    与之擦肩而过之时,身材高挑充满御姐气质的美女与我视线交汇,我感觉立马烫烂了自己的红脸。我只想说,这尤物是太漂亮了。

    “头儿,我们来了。”

    “噢!早!”马龙完全沉寂在那堆彩票之中头也没抬。

    这你妈还早呢!都她妈十点了有木有!注意力转移到马龙身上,我忍住想吐槽的冲动。

    长发御姐走到一张干净的办工作前拉开椅子,臀部微微一敲,轻盈坐下。仅仅是这如此简单的姿势,也让我看得鼻血欲喷。

    “前辈!您是新来的那位吗?我叫周晓婷,很高兴认识你,以后还请多多照顾吆。”纯妹子眯起眼睛,娇艳地笑着,我觉得那是我见过最美丽而纯洁的笑容,简直可以拯救魔鬼的灵魂。

    “你好,我叫林乐,新人入队,不懂礼数,还请多多包含。”我明显感觉自己的声音在颤抖。两个美女用热火的视觉以及甜腻的声音对我轮番轰炸,激动的心情几乎让我立刻猝死过去。

    “之前是民警对吧?怎么会来这里呢?”御姐的问候比纯妹子的差多了,甚至连自我介绍也没有,这让我听了很不舒服,但正因如此,她那种冰冷而睿智的特质极为诱人的表现出来。

    “这个我也不清楚……”

    “虽然我们科在旁人眼里是个养闲人的地方,但实质工作非常辛苦也非常危险。像你这样的人,不应该来这里。”

    “妍妍姐,不要弄得人家这么尴尬啦!”美丽的周晓婷如此善解人意,在我不知所措之际为我解围。

    就在此时,沙发上睡觉的家伙睁开了惺忪的睡眼。将盖在脸上的书仍在一边,懒散地坐起身子。

    那是一个十分英俊的男子,剑眉星目,五官如同精雕细琢般,乌黑的头发又直又长,自然下垂。他看了我一眼,散漫地笑了一下算是打过招呼。然后一仰身,再次躺回沙发,一只手在地上来回摸索一会儿,终于拾起刚才那本书,再次盖在脸上。

    面对这么一群人,我突然感觉自己很难融入其中,马龙将我带过来之后就把我晾在一边,不闻不问;而在两位美女面前,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傻子;至于那个睡觉的家伙,我不想多说什么。

    突然,房门再次被推开,不,这次应该说是被撞开的,一个个头不高的男子冲进屋里。他的头发很长,刘海五五分,但并不像汉奸头,因为头发太长,几乎碰到下巴。

    “老大!我来了!”小个男声音很大,生怕惊不醒睡觉的家伙。

    “混蛋!”一直专注彩票的龙马,突然如魔神附体,用力一拍桌子,对小个男大声训斥。

    这小子只比两美女晚到几分钟,但是受到的待遇却天壤之别。

    “头儿,扣他钱吧!”那个不知羞耻御姐坏坏地娇笑着,这一瞬间我突然觉得这个冰美人有点二货,应该也不难相处。

    “那是自然的!”马龙摸着下巴,仍无半点表情。说实话,他那张脸怎么看怎么像黑帮头子。

    “我的饭!”睡觉的家伙这时候突然也活了,将书仍开,冲小个男嚷着。

    随着小个男的到来,原本死气沉沉的屋子瞬间炸开了锅。

    见人都到齐了,马龙给我做了简单介绍。

    首先说睡觉男,名叫郑浩,与我同龄二十六岁,身高一米八五,大学时代便成为红极一时的校园侦探,其人天生阴阳眼,逆向思维敏捷,数次参与侦破超自然现象案件。目前队伍中核心成员,主要负责案件推理分析与案件调查取证。

    御姐美女,沈美妍,犯罪心理学博士,十八岁大学毕业,之后到美国马里兰大学深造,标准天才美女。擅长犯罪心理画像,法医解剖,精明的大脑蕴含出色的逻辑分析能力。目前主要负责档案管理,篡写整理诡异案件,以及协助推理破案。

    纯妹子,周晓婷,中国公安大学高材生,出色的人际交往能力,在队伍中主要负责后勤工作。同时也算半个刑侦科成员,关键时候可以直接调动刑警大队。

    小个男,和我是本家,名叫林枫,队伍中的电脑天才,黑客高手,读中专时便独自攻破了美国国防网络,前些年通过制作木马程序,一周赚了好几千万。之后因网上泡妹子不小心泄漏个人资料被公安逮捕,之后收编为国家网络公安,现在被挖到特案编纂科。

    看着面前众人,再看看自己手中的个人档案,我不禁羞愧难当。

    林乐,二十六岁,民警。

    初来乍到不便多嘴,但是编篡科给我的感觉的确清闲,所有成员都在自娱自乐,科长马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彩迷,兑完一抽屉彩票后发现只中了五元,但是他对此等挫败无动于衷,可见博彩中毒之深已无药可救;郑浩睡醒之后,开始吃林枫给他带来的早饭,半掉着惺忪的睡眼,坐在另一个沙发上看电视;而沈美妍与周晓婷则窝在屋里唯一一处干净的角落,鸡婆似的闲谈,其话题无非是看到某科的帅哥怎么怎么了,哪个商场打折促销了,什么牌子的衣服化妆品之类琐碎杂事。

    至于那个老耷拉着上眼皮的林枫则主动找我聊天,他就像一个怨妇一样手舞足蹈地抱怨自己的工作:“大哥,我真不知道你上面究竟得罪什么人了,怎么能把你调到这里来呢?要是还能托到关系赶紧走吧!这工作危险性大,待遇还不高,而且在别人眼里我们就是一群浪费人民税收的超级闲人!超级废物!”

    “你怎么不走?”我像看喜剧演员一样看着林枫。

    “我是被抓来的!我之前是黑客,但是不小心玩儿大了,被判了无期!”

    我应该叫你哥才对啊……这是心里话。

    就这样一直耗到中午十二点,马龙的注意力才从彩票论坛上回归现实。他整理了一下嗓子,我估计是准备让大家午餐了,但是其人一出口却立马让我惊愕失色。

    “各位辛苦了,下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