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初次行动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47本章字数:3495字

    下班?全员到齐还没两小时,根本什么都没做就下班了?这究竟是丫的什么地方?我的疑惑很直接的写于脸上。

    马龙斜了我一眼说:“别瞎琢磨了,今晚集体加班,你早到一点,详细任务沈美妍会对你讲。”

    回家吃完午饭,我抓紧上床休息,第一次参与行动绝对不可以出什么差错。

    目前为止这起案件由于存有大量问题而显得特别诡异,刘刚因身体多处同时存有致命伤,所以可以断定其死因为他杀。不过奇怪的是案发当时在场的目击者丹丹却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并且其受害者家中也未造成失窃。以这些线索推论,罪犯具有明确的行凶目标,所以其人必定是刘刚身边熟悉的人。而从罪犯宁可保留活口也没有伤害死者女儿的这一点来讲,杨雪的嫌疑变得非常大。但是杨雪当晚在医院值班并没有离开过工作现场,而且不论是以院方的摄像头为物证还是以共同值班的医生为人证,都可以证明杨雪的清白。那么排除杨雪的嫌疑之后,拥有同样作案动机,并且可以合理解释的犯罪嫌疑人少之又少。

    现在急需的就是一点新的线索,给我们一条崭新的思路。

    转眼夜幕降至,我提前两小时抵达公安厅。白天熙熙攘攘的一楼大厅此时变得空空荡荡,大理石的地面所传出的脚步声在这宽敞的空间中不停回荡,格外响亮。

    值得高兴的是地下三层照明很好,甚至比白天还要亮堂。

    推门而入,两位美女已经开工。她们的工作状态与上午大相径庭,沈美妍带着一副红框眼镜,微皱眉头一边思索一边整理档案,而周晓婷则在查找贴在墙上的电话录,从密密麻麻的号码中快速搜索,然后联系其他协作任务的部门。

    我无心打扰她们,于是走到沈美妍的办公桌前,拿起一份档案准备翻阅,沈美妍抬起头,疲惫地看了看我,然后眯起美丽的大眼睛笑了一下:“你先自便,我忙完这点儿,再给你好好说说。”

    沈美妍对我的态度让我受宠若惊,我想之前我是多心了。

    我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下,开始翻阅手中的档案记录。

    第一份报案者是一名高中生,据当事人讲述,晚自习之后他独自骑车回家,天色已经很晚,在经过一条偏僻的公路时,他看见马路中央一个人影蹒跚而行,学生本以为是迷路的醉汉,所以不以为然,但骑近才发现那原地转圈的东西竟然是一具无头尸体,脖颈处碗大的伤口粘满了凝固的血渍。

    经过警方调查,那段公路当天并没有发生任何交通事故以及凶杀案,放学的高中生应该是因为学习压力过大而思想高度紧张,在光线不足的地方,受视觉盲区影响,将路人看作无头行尸。

    第二份案件更是无聊,报案者是一名外来务工人员,因图便宜在市郊租了一间房子,房东是一名中年妇女。有一天晚上,青年去找房东借东西,推门一看,房东太太正像蛇一样扭曲着身体,蹲在沙发上看电视,那几乎被拧成麻花一样的肢体早已经超越了人的界限。青年只看了一眼便惊心悼胆以至昏厥。

    而后,经过警方调查,房东太太其实在做瑜伽,因为屋里没开灯,所以必定存在视觉偏差。

    这时,周晓婷给我端来一杯咖啡,我放下手中的东西赶忙道谢。

    沈美妍大概忙完了手上的工作,坐到我面前,将之前收集的关于御景花园凶杀案的线索提供给我。

    直到目前为止,此案仍没有实质性进展。首先作为第一目击证人的受害人女儿丹丹,在案发当日因惊吓过度而患上选择性失忆,对当时发生的事一无所知。而受害人妻子杨雪当时并不在家,无法提供任何线索。而且房间经过多次搜查,完全没有发现任何罪犯留下的痕迹,甚至可以说这个假想的罪犯根本不存在。

    如果照此推理,那么当时犯罪现场只有丹丹和受害者两人,不过根据死者死前所收到的虐待以及数处致命伤推断,丹丹和本人都极难做到。

    而且,对此不乏很多有力的证据,丹丹身上没有丝毫被害者的血渍,加之其年龄所限以及精神状态正常因此完全不具备嫌疑可能,而死者生活安逸,三天前刚从国外网站上购买了一瓶珍藏红酒,由此推断被害者对生活充满希望,安于享乐,完全没有自杀动机。

    如此以来当时在场的人将全部排除,那么这案件的制造者究竟是谁呢?郑浩提议回到案件最初,对事发场所继续进行搜查。

    杨雪已经带孩子搬离了御景花园,目前房子处于警方控制的闲置状态。

    同沈美妍谈话之时,科里所有成员陆陆续续到齐了。八点刚到,我们便倾巢出动。由于我们特案编纂科是政府保密部门,所以在对案件进行调查时往往都要特别注意,避免制造不必要的麻烦。

    清凉的晚风通过车窗灌进车里,吹散了夏日的烦热。汽车穿梭在灯火辉煌的群楼之中,窗外夜幕笼罩下的都市安静的耸立着。而在它的阴影之下,没有人知道究竟发生着多少不为人知的事情。

    值得庆幸的是这个时间段没有堵车状况,一路顺风很快就抵达了御景花园。

    小婷一下车立刻去联系保安室,马龙再次对我们进行部署,经过简单商议,我跟郑浩还有林枫前往事发现场,马龙与小婷监视监控保障支援,沈美妍开车把我们送到楼下,她的任务就是呆在车里把风,随时应付意外事件发生。

    这栋楼是二十三层的高层居民住宅,杨雪的房子在十六楼,这个时间还不算晚,宽敞而明亮的大型公摊走廊里人来人往,有刚下班的,有散步回来的,总之最后都聚集到电梯间,六个电梯门外站满了人。

    三人一路不语,径直来到房间门外,取出钥匙开门而入,一阵令人窒息的血腥味猛然扑鼻而来。也许是长期无人居住,房间一直没有透风,再者枉死之人所留的血腥味似乎就是容易挥之不去。

    打开照明,装修豪华的百米客厅映入眼帘。

    郑浩懒散地打着哈欠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对呛人眼泪的血腥味丝毫不予理会。

    “我去开窗户。”林枫抢在我前面冲向阳台。

    我本想紧随其后,却被郑浩叫住了:“让他自己去吧,你先坐下。”

    郑浩递给我一支烟,我们彼此点着,他深吸一口,仰靠在沙发上,一边思索一边对我说:“你的经历我仔细了解过,你认为你看到都是真实的吗?”

    我不置可否,距离事发当日已经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出院之后我对那晚发生的事情越来越模糊,之后的结案报告虽有疑点,却也有不少证据可以推翻我的记忆。

    见我沉默不语,郑浩继续说道:“我大学其实是在医学院上的,那种地方自古以来就不缺乏灵异事件传闻,也许我的特殊体质注定我无法跟这些超自然现象摆脱关系,也就是从那段时间开始,我借助所谓的阴阳眼能力解开了一个又一个校园传说。时至今日我也算积累了一些经验,在很多时候,相信自己是唯一获取答案的途径。”

    “说实话,我之前是绝对崇信科学的唯物主义者,坚决不相信世上有鬼,也正因如此,我甚至对亲身经历的事也感到怀疑。我认为现在自己缺少一个出发点,或者说我们现在面对的这个案件缺少一个定义,所发生的一切是人类所为吗?”

    郑浩的笑容满是无奈:“科学和灵异一定要分的这么清楚吗?也许所谓灵异就是一种未被解释的科学。我在毕业之前就经常被马龙拉进编纂科协助政府破案,接触过很多稀奇古怪的案子,不过其中十有八九都是罪犯装神弄鬼来隐藏案件真相的。而至于那极少数的特例,虽然案件成功侦破,但是其过程之中仍存在很多常理无法解释的事,不过,也许那些东西只不过是科学还没有探索到的领域。我想随着人类的发展在未来那些谜题也许都会得到相应的解释。恐惧总是来自于‘未知’,所以即使面对多么不可思议的事,首先一定要保持冷静。”

    “这些话实在不像出自一个拥有阴阳眼的人之口。”郑浩的话多少算是解开了我的心结,同时,我对这个家伙越来越有兴趣了:“你真的能够看到鬼怪幽灵之类的东西吗?”

    “晚上光线不好的时候我确实能看到一些别人看不见的东西,但更多时候是凭借感觉。其实所谓阴阳眼就是体质过于敏感的人,是一种生物本能,只是多数人类在进化中逐渐淡化。”

    “那么,现在这个房子中你是否能感觉到有东西存在?”

    “我可以肯定这里现在只有我们三个人,至于半夜会不会有东西敲门,我就不敢保证了。”郑浩故意压低声音,嘿嘿一笑。

    “我们要在这里留守到半夜?”

    “是的,事发当时是凌晨一点,杨雪当晚因值夜班才躲过一劫。这间房子已经被搜查过不下十次,但全是在白天,能搜的地方全搜了,但是却一无所获。不过我坚信如果要破案这里是唯一的突破点,而且我们科对这种刑侦科转交过来的案子也只能从这些非常理的地方下手。”

    “我明白了。”我伸伸懒腰站起身子。

    和郑浩谈话之时,林枫已经将屋子大致检查一遍,没发现任何异象,打开对讲机调好频道准备与下面联系。

    “妹子,妹子,我是鬼呀!我要吃了你啊!”对讲机里一听就是沈美妍的声音。

    “讨厌啦!真吓人!”周晓婷的娇笑也随之传来。

    这两女的无聊疯了么?用对讲机开这玩笑。我还没做什么反映,林枫已经将对讲机贴在嘴上,深吸一口气,大声嚎道:“妈呀!救命!有鬼!”

    随之而来的是两女生的惊声尖叫。

    “滚蛋!”对讲机里马龙大声斥责林枫,而现场更为直接,郑浩一脚揣在林枫的屁股上,疼得那小子呲牙咧嘴。

    真是活该。我心里嘀咕。

    距离半夜还有一段时间,郑浩靠在沙发上打盹,而林枫在我劝说无效的情况下跑到人家卧室去玩电脑,我无事可做只好独自来到阳台一边看夜景一边抽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