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夜勤恶怪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47本章字数:2955字

    不知过了多久,杨雪的呜咽声停止了,她小心翼翼地退后一步,用极度轻柔地声音说了句对不起。

    我转过身,看着杨雪哭红的双眼不知道该说些怎样的话来安慰她。

    “会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清楚地听见这声音从自己口中发出来,是那样的无力。

    我太弱小了,就是因为这种弱小,我亲眼目睹朋友被杀却无能为力,需要我去守护的人们我却只能眼看着他们受到伤害,然后再送上一句“没事的”。

    这不是我想看到的,这不是正义应该给我的答案。

    这不是电影,不是虚构的世界,我想我需要的不是正义,而是力量!

    在杨雪的住所进行再三搜查,将白天带回的物件尽可能规整,但是却一无所获。

    “我刚来的时候确实感觉这房间存有异物,但是现在却凭空蒸发了。”郑浩疑惑地坐在沙发上,拇指托住下巴陷入沉思。

    “难道……”话刚欲出口,我便不敢再往下多想。

    “你怀疑有什么东西跟着去了医院吗?”郑浩估计和我有相同的想法说道:“放心好了,刚才在路上我没有感觉到有什么恶灵跟随我们。”

    虽然如此,我仍然有种强烈不详的预感困扰着我,于是拨通杨雪电话,结果对方没有应答。

    几乎同时郑浩的手机响了起来。

    “郑浩!你现在在什么地方,省立医院刚才发生了一起命案,案发现场已被封锁,因为疑点过多,所以刑侦科将案件转交我方,沈美妍已到现场,速去支援。”

    挂断电话,我和郑浩对望一眼,心里大叫不好!

    越害怕发生的事,越会发生。当我们气喘吁吁赶到医院时,丹丹的病房外已经被警方戒严。

    我抱着自欺的一丝希望走进房间,眼前的一幕惨不忍睹。

    杨雪那个美丽而雅致的女人,此时已成了一堆残碎的血肉,她四肢被切割成数段,搅拌着血浆散布在屋子各处,被开膛破肚的身体上面曾经美艳的容貌此时却异常狰狞,双眼圆凸,空洞的眼睛死死注视着前方。

    我再也忍受不住,眼泪伴随呕吐喷溅而出。

    郑浩瞪着眼睛一屁股坐在地上,嘴里不停说着:“不可能。不可能。”

    极度自责愤怒直涌心头,然而随着强烈的悲痛过后,我突然产生一个荒唐的想法。

    在众人注视之下,我站起身子,走进被血涂满的房间,看着杨雪那惊恐的眼睛,喃喃低语:“杨雪,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你太惨了。”

    话音刚落,几个同事就从后面将我拉出病房,我们这行有不成文的规则,就是不可以在凶杀案现场对死者的尸体说太惨了、真可怜之类的话,因为害怕招惹冤魂纠缠。

    “你疯了!你知道你说了些什么吗?不管怎么样,这些话都是被我们忌讳的。”刑侦大队的人不好对我说什么,但沈美妍被我气坏了,大声斥责我。

    郑浩将美妍拉到一边,无奈地看着我:“即使死者生前与你关系很好,但是因为死时怨气所至,仍会对你造成危害。”

    “这些我都知道。”我深吸一口气:“鬼魂找我无所谓,她若想伤害我也无所谓,我需要的,只有她口中的线索!”

    案件的侦破阶段处处遇阻,郑浩确定在去医院途中没有恶灵之类的东西跟踪杨雪,因此我们认为案件存有人为可能。但是如果这样,需要弄清的疑点更多,第一,此次事故作为目击者的丹丹未受到丁点伤害,第二,院方提供的视频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人员进出,第三,当班护士在案发之前没有听见任何求救或者打斗的声音。

    这件案子与刘刚之死有很多特征不谋而合。

    然而,如果将案件定义为超自然现象案件,那么郑浩的屡次失误又该怎样解释,我知道作为刚步入这行的新手不该对郑浩妄加猜疑,但是目前我所看见的事实是接二连三的灾祸全是在郑浩确定安全之后发生的。

    之后几天,我们完全陷入僵局,无论是正常推理或者是按灵异事件处理,都无法找到任何切入点。至于杨雪鬼魂出现苦诉冤情的臆想,似乎变成了天方夜谭。

    就在六个人以逸待劳的时候,又有新的案件转交过来,省立医院妇产科多名医护人员在值夜班时声称看见怪物。怪物体格大致等同一只京巴犬,因为行动迅速所以没有看清楚长相,但大致可以肯定怪物是爬行,并且身上涂满血液。

    和郑浩在警局外面凑合吃了点快餐,便驱车赶往医院。

    时代变迁人们思想不断开放,没有战争与饥饿的现在人沉溺在安逸之中,在不断满足欲望的同时,更为强烈的欲望随之而来,有些人开始道德沦丧,只有尝试新的刺激才能满足麻木快感。

    在医院蹲点守护这一天,我看见了很多不愿看到的东西,手术室外坐满了等待接受人流的女孩,他们很多花样的容貌中还满是稚气,有的惶恐不安,有的则似是习以为常变得麻木,她们在那摆弄着手机,完全不明白,自己将要夺取的生命,本应是与自己最相亲相近的人。

    有个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的女孩天真的问她旁边一个被称为姨妈的女人:“宝宝会疼吗?”

    “不会的。宝宝才刚发育没有疼的感觉。”

    “可是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像是被剥了皮的青蛙似的小东西叫我妈妈,它对我说它觉得很疼,觉得外面很冷,它想回到妈妈的身体里。”女孩说话的时候眼睛里含着泪,并且满是惊恐。

    有一瞬间,我突然感觉作为人流使用的手术室简直就是一个屠宰场,无数个准妈妈进去,出来之时,却是半条人命。

    全天的不快让我感觉心中有团阴云压抑着我,将郑浩买来的盒饭丢在一边,走到侧走廊的楼梯间抽烟。窗外的夕阳染红了无边天际,世界似乎正在轮回,进入一个新的天地。而究竟是天堂还是地狱,将有人类一手制造。

    夜幕很快降临,医院里的照明将每一条走廊都照得通亮,护士站几个夜值的姑娘个个看起来都心神不宁,应该是最近医院连续发现怪物的谣言把她们吓坏了。

    郑浩正躺在走廊的椅子上睡觉,对他这种作风我早已习惯,自然也不必担心他会在关键时刻出乱子。

    一个年轻的小护士看我走过来,对我抿嘴一笑,我则礼貌的点头回礼。

    “你们两个是来抓那只东西的吗?”小护士睁得大大的眼睛天真的问我。

    “那要看到底是什么东西了,不过你可以放心,无论如何我也会保证你们的安全。”

    “嗯,有警察在我就不那么害怕了。前天值班的护士都被吓得请病假了。本来我都不想来的,但是我运气好,今晚有你们在。”

    我和小护士正在闲聊,突然一声尖叫从走廊深处传来,刚放松的神经立刻又紧绷起来,我甩开大步向里面冲去。

    声音是从洗漱间传出的,刚来到跟前,就见一个护士哭叫着夺门而出,我闪身让过,定睛往里一看,不禁大惊失色。

    洗漱间的垃圾桶旁一只巨大的怪物正蹲在地上啃食着一些烂肉,它与描述的截然不同,体积足有一只成年藏獒那么大,遍体黑红的皮肤反射出透亮的光泽,外形酷似一只无头的青蛙,无法辨认眼睛的位置,嘴骇人的巨大,虽然进食似乎只依靠吮吸,但是将那粗长的舌头吐出的裂缝一直向后延伸到身体末端,它的四肢近似老鼠,粗糙而健硕。

    我不加思索地举枪瞄准,稳定心神,扣下扳机。

    “呯!”枪声在走廊的回音下震耳欲聋。怪物被子弹穿透的伤口流下浓稠的黑色粘液,疼痛终止了它旁若无人的进食,怪物身体剧烈哆嗦着趴在地上,两条令人作呕的腿疯狂乱蹬,眨眼间钻进垃圾堆中,但由于体形相较之前过于硕大,所以整条腿还露在外面。

    对于未知的生物,还是死掉的才是最安全的,于是我不顾耳朵的感受,继续开枪射击,直到打空弹夹。

    怪物发出几声类似哭叫的声音后,便一动不动了。我换上弹夹,蹑脚走进屋里。

    来到跟前我不禁大惊失色,不是因为丑陋的怪物,而是因为怪物刚才从垃圾桶里翻出的那些烂肉,赫然就是一些流产后被打碎的人类胚胎。

    我顿时感觉胃里剧烈翻腾,强烈的恶心席卷全身。然而就在此刻那只怪物突然从垃圾堆里蹦了出来,比马桶还大一倍的血盆大口连着腥臭馊黄的唾液极力张开,不容我缓行分毫,便朝我猛扑过来。

    身处绝境无处躲避,这么近的距离让我束手无策。

    而更令我感到恐惧的是——这只怪物明显具有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