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古董娃娃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47本章字数:2501字

    我本以为与怪物的再一次相遇将必然是一场殊死搏杀,然而结果却与我当初的预想大相径庭,在有所准备的郑浩面前,身强体壮的怪物完全没有丝毫反抗能力。

    随着郑浩一系列轻车熟路的猎怪手法,怪物很快倒在地上,庞大丑陋的身躯剧烈地挣扎抽搐,垂死的嚎叫令人悚然。

    郑浩向后退去两步,面无表情地看着身体逐渐缩小瘫软的怪物。

    随着声声沉闷的低吟,怪物体内不断流出黑色粘液,巨大的身体转眼间干瘪成一堆恶臭的烂泥,大量黑色烟雾遮盖了方才的白烟蒸腾而出。片刻之间,长长的走廊里便布满团团黑色烟雾。

    白昼即刻成为黑夜,即使两步之外的郑浩也几乎看不清楚,深陷黑暗之中,恐惧与不安油然而生。

    突然,我看见漆黑的墙壁上分明蠕动起来,随即密密麻麻鼓起一个个拳头大小的灰色小包,我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瞬间全身瘫软下来,那些小包逐渐变得清晰,那是一张张狰狞无比的鬼脸!

    在我惊慌失措之时,记忆中那再熟悉不过的婴泣声此起彼伏地响起,令人毛骨悚然的哭嚎震动的不仅仅是人的耳膜,而是内心,四周墙面拥挤地布满已成恶鬼的婴儿头面,无数双带着怨恨,憎恶,诅咒的眼睛死死注视着我,让我再也支撑不住。

    “盐呢?”郑浩冲我大吼。

    我木讷地看着他,大脑已经连他最基本的话也做不出分析。

    “盐你妹的!”郑浩无奈地折回储物室取出那袋再普通不过的食用盐。快速撕开包装,然后将盐迅速洒向墙面,令人吃惊的是,那些盐所触及的地方,恶灵的鬼脸迅速消散。

    医院长廊在瞬间变成了地狱,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不知所措以至彻底绝望,而对此,郑浩居然只有了一袋不到五元钱的食用盐拯救了我们。

    长廊恢复如初,我的心神却仍旧难以平复。

    郑浩拍拍我肩膀,我本以为他是要安慰我两句,但是话一出口却完全不是那个味儿。

    “别在意,以后这种事还多着呢。”

    我瞪大眼睛看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如果你自己遇到这些状况一定要冷静。”郑浩依旧自顾自说着,完全不估计我死里逃生后的感受。

    过了许久,我才勉强恢复了神志,指着地上那堆臭泥问怎么处理?

    郑浩笑而不语,走过去用皮鞋将污渍驱开,露出里面的东西,我定睛一看讶然失色。

    我万万没有想到,藏在怪物深处的东西,居然就是丹丹丢失的那个怪异的娃娃。

    虽然算是凯旋而归,但是我却丝毫没有喜悦之情。

    科里六个人在办公室里围着那个布娃娃团团而坐。

    近距离仔细端详这个娃娃,我们从中获取到新的情报,首先通过其物的外表品相,可以基本断定为百年历史的古董,这样也算勉强可以解释为什么如此做工粗糙的布娃娃会出现在家庭富裕的丹丹手中。

    “现在市面上流通最广的古董娃娃应该是20世纪法国瓷娃娃与美国的组合娃娃,即使在我们国家,那个年代官制量产的也多为陶瓷娃娃,而这种手工缝制的布娃娃,在无蛀虫、腐烂的情况下居然可以完好保存到现在,真的非常罕见。”沈美妍不得其解。

    “会不会是个用于诅咒的人偶?”我疑惑地问道,其实在我看来这跟垃圾站扑街的人偶完全相同,看不出什么古董不古董的。

    “应该不会,第一,娃娃保存完整,没有切割痕迹与针孔,其二,虽然工艺粗糙,但还是可以很容易看出这不是一个成年人的写实。”

    “现在这娃娃里面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吗?”龙马问郑浩。

    “完全没有。应该说自始至终我都没有感觉到这个娃娃身上有任何异样。”郑浩取出一根烟,却被旁边的沈美妍霸道地夺过去,仍进垃圾篓。

    “这个娃娃会不会只是用于牵制我们注意力的工具,真正不为人知的秘密还隐藏在更深处。”我再三思索得出我的结论。

    “我认为这种可能确实存在,但是并不大。如果案件的主犯是人类所为,那么制造假象来混淆视线的做法可以合理解释,但是既然此案归为超自然现象,那么超出人类范围的罪犯应该没必要如此大费周折。再者,谁会用一个价格至少在六位数的古董随便扔着玩儿呢?”沈美妍盘腿而坐,吸引人的不仅只有她雪白的大腿,她聪慧的大脑更令人着迷:“然而以目前所有已掌握的资料来看,此案毋庸置疑的属于为数不多的灵异案件,如果折返回来重新整理思路可能会遇到更多解不开的谜团,因此我建议还是从这个娃娃的来历进行调查。”

    “我同意。”郑浩的回复迅速而坚定:“DV所提供的数据证明这个娃娃出现在丹丹手里的时间应该是4月6日案发数小时前,也就是从那时起丹丹开始出现怪异的表现,而在此之前的视频完全没有出现过这个娃娃。”

    “你的意思是说?”沈美妍似乎也想到了什么,不禁表露出兴会淋漓的样子。

    郑浩微微眯起眼睛:“那个娃娃必定是4月6日当天才到丹丹手上,我们资料库里有案发期间御景花园16层走廊监控的所有录像数据。”

    郑浩话音刚落,林枫已经扑到电脑旁,从警方备用资料库里找到当天的录像。我们几人围坐在一起,仔细对楼层数个摄像头进行调查,果不其然,下午六点刘刚和女儿丹丹一同回家,并且手里提着一个快递袋子。

    虽然无法看见袋子里面究竟是什么?但十有八九就是那个娃娃,而且,以现在的条件,我们也只能做如此假设才可以继续推断。

    如果说娃娃是用快递袋子密封送来的,那么存在的可能有两种,第一是异地购物,但这种可能极小,毕竟案件存在目的性杀人;第二种可能是有人故意赠送,相对而言这种可能性则比较大,而选择通过快递而不是亲自上门拜访,说明罪犯要么跟刘刚以及杨雪不熟,要么就是双方存在心知肚明的仇恨。

    如果是不熟之人,那么对于并不熟悉的人却一定要置其于死地,就可以肯定案件存在第三方关系做纽带。

    当然如果属于相识的仇人则最好,这样至少不必为杀人动机而犯愁。

    大致的线索逐渐整理出来,娃娃应该是被下了某种诅咒,而这种诅咒应该是随娃娃本身而存在,也就是说它不存在近代,这点从下咒所使用的容器劣质老旧基本可以断定。也正因如此说明赠送此物的人不具备下诅咒能力,毕竟如果娃娃选择好的品相,会使计划成功率翻倍。

    另外,娃娃只对丹丹造成精神影响,而真正的目标明确为刘刚、杨雪或者包括那些妇产科医护人员。

    利用不易被人发觉的,违背现代人常理的诅咒杀人,说明罪犯的生活现状应该惬意,即使在满腹仇恨时,也依旧充满理性,宁愿选择成功率较低的手段,也绝对不想暴漏自己分毫。

    作为第一个遇害者,我们认为刘刚必然就是罪犯心里最初的行凶目标。只要对刘刚身边的人进行调查,迟早会找到蛛丝马迹。

    郑浩坐在沙发上,拾起垃圾篓里的烟将其点燃,嘴角挂上一丝轻蔑的微笑。

    如此大费周折,还真是一条大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