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熟女米怡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47本章字数:3217字

    市局刑侦科受理此案期间,对刘刚身边的人进行了详细调查,列举出三例存有杀人动机的犯罪嫌疑人,但是因为缺少有力证据,所以最终不得不放弃。

    第一人名叫赵岩,年轻时和刘刚一起打拼创业,可以说在最艰苦的时期两人是互相扶持一同挺过来的。后来事业蒸蒸日上,两人为了获取更大利益而分开单干,在生意上他们仍然互相照顾,同舟共济。

    他们本是情比金坚的朋友,互相陷害的事本不应出现在他们身上。但是随着多年混迹商场,在利益的驱使下,人性开始发生转变。逐渐,他们都感觉到对方的变化,变得滑腻,变得不再真实,即使两人独处,也好似隔着一层东西。同样,他们也知道自己的伪装已成本性,再也无法像年少时那样轻易敞开心扉。

    最终,刘刚先下手了,一批价格低廉利润巨大的茅台经刘刚之手转交赵岩,类似之事他们曾经也做过,用一瓶原装茅台分十份然后勾兑当地的散装茅台酒,其口感相差无几。使用散装茅台虽然成本较高,但却是那些勾兑酒精加水的劣质产品无法比拟的,更重要的是食用安全。

    然而,赵岩未曾料到,这次合作刘刚却在货上动了手脚。不久本市便出现了大量酒精中毒事件,严重的甚至死亡,当赵岩顿悟并欲举发刘刚时,却发现这完全是一个精心设计的陷阱,刘刚早用金钱收买了所有人,甚至包括作为证人自己的助手。

    最终,赵岩被警方依法逮捕,送入监狱,并且被判得倾家荡产,妻子儿子流离失所。当然,这些资料都只是赵岩一面之词缺少相应证据。然而,不可否认的现实是,在赵岩破产之后,刘刚的年获利整整翻了一倍。

    第二人是一个程姓农家老汉,外地人,依靠小买卖为生,家境算是贫寒,一生唯一让他骄傲的就是他的女儿程燕,虽然没有华丽衣衫的装饰,但程燕美丽的容颜以及高挑的身材仍足以倾倒众生,女儿不仅人长得美,而且非常懂事,从来也不怨言家里艰苦的条件。后来程燕以优异成绩考取省重点大学。为了减少父母负担,她在学业之余做起家教。每逢暑期,都会给家里寄不少钱。直到碰到刘刚,美丽的生命渐渐落入魔爪。

    以给女儿丹丹补习为由,刘刚结识了程燕,在得知程燕家境困难后,财大气粗的刘刚总是在每次补习结束后硬塞给程燕一千元红包。一个在商场厮杀多年的中年男人的心智不是一个单纯女孩所理解的了得,刘刚总是对程燕说自己资助了很多山区儿童,并且称钱如果能积德行善,那作为手里多的全是钱的他何乐而不为,对于这个外貌友善并和蔼可亲的中年男人,程燕真以为自己遇见了大好人。

    这种错觉一直持续到灾难降临。那天晚上刘刚突然打电话叫程燕出来吃饭,说饭局上有很多对程燕所学专业对口的大人物,由他穿针引线,毕业后程燕准可以身居高职。单纯的女孩很容易上了当,酒桌上,五六个酒足饭饱的恶魔不停对程燕动手动脚,深感不适的程燕无力推辞,只得向刘刚求助,而此时的刘刚早已经不是之前她认识的那个和蔼可亲的人,改头换面已成一个满眼猥琐与恶毒的色狼,程燕这才醒悟自己身处险境,本欲借去洗手间为由逃跑,却被刘刚一把拦住并且按到在地,之后那些被酒精洗脑的恶魔轮番上阵,将程燕在饭店的包间里轮奸。

    恶梦的侵袭让本来对生活充满希望的女孩走上绝路,刘刚给程燕看了很多视频,内容单一,全部是昔日塞红包时的情景。刘刚恶笑着辱骂威胁程燕,你去告我吧!我看你个乡下丫头骗子能搞出什么花样,看到这些证据了吗?你就是出来卖的!告诉你,法院警局都有我熟人,你跟我玩不起!识相的话老老实实跟着老子,老子还有很多花样没对你使呢!哈哈哈!

    无限的屈辱践踏了程燕纯洁的底线,在给父母留下一封遗书后,程燕跳楼自杀,自杀之时,女孩穿了一身红衣,并且以遗书为证物,望还给她一个公道。程母得知消息后直接就疯了,而程老汉悲痛欲绝,誓死要揭露刘刚罪行,但事过多时,当地公安机关以谁报案谁举证的原则,将手里缺少实际证据的程老汉草草打发。没有文化,没有人际关系的外地老汉在茫茫城市中手足无措,最后走投无路被逼上绝境,买了把菜刀去找刘刚拼命,而孤苦伶仃的老人几乎连刘刚的边还没沾到,就被刘刚身边的一群小青年打了个半死。

    此事直至刘刚被害,市局参与调查,这起轮奸案才逐渐浮出水面,数名官员被捕。

    第三人名叫米怡,三十岁,之前是本地报刊小有名气的模特,如今自己开了家美容店,算是一个经济独立的小富婆,与刘刚存在不正当男女关系。前些年被刘刚包养,之后有了转正的想法,也正因如此两人才闹翻脸。刘刚虽然很混,但对家庭非常负责,从来没考虑过和杨雪离婚,对于米怡千方百计的威胁,刘刚不屑一顾,反而利用各种手段对米怡施压,甚至在米怡身怀六甲之时害她流产并且终生无法再孕。

    看完手里的资料,沈美妍愤怒地将其摔在沙发上:“刘刚这种道德沦丧穷凶极恶天理不容的混蛋死就死吧!”

    我和郑浩都在猛揉太阳穴,完全没空打理她。资料里提到的三个人的确都存在杀人动机,赵岩虽然目前身在监狱,但仍存有雇凶杀人的可能,毕竟即使他身无分文但仍旧还有些社会关系,在他被算计之后,老婆与孩子看似从天堂打入了地狱,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难保母子两手里没留点底;而程老汉对刘刚的恨更无需多言,这种老人看似没什么心计,但并不代表什么都不懂,尤其乡下那种地方,流传个咒术之类的东西也不是不可能;而米怡自然也包括在内,女人的恨意与阴险绝对不容忽视,她们尤其喜欢弄些诅咒之类的东西。

    马龙决定对以上三人进行深入调查,沈美妍负责赵岩的妻子,郑浩负责程老汉,而我则负责调查米怡。

    至于那个娃娃,大家一致认为应该尽快将其处理掉,而这事自然就落到了无事可做的林枫身上,他拜托周晓婷联系了当地一个寺庙,决定对娃娃进行净化焚烧。

    次日上午我从公安厅出发,前往米怡在市中心开的美容店。

    美容店的名字叫“韩式丽人”,位于写字楼群之中,豪华的装修,气派的风格。

    刚步入大厅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便迎面而来,彬彬有礼地问:“先生有什么需要服务的吗?”

    看着大厅里除了漂亮的女孩就是艳丽的贵妇,我不禁倍感尴尬:“你们老板娘在吗?我是她朋友。”没有直接说出警察的身份是因为我害怕被对方拒之门外。

    “先生,您先坐,请稍等片刻。”女孩恭敬有礼地让我坐下,临走时问我贵姓。

    “免贵姓李。”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中国李姓遍地,我就不信老板娘连一个姓李的男人都不认识。

    没过多久,女孩回来了,走在她旁边的是一个美艳至极的女人,波浪卷曲的金色长发随意垂着,完美无瑕的面容上,妩媚的眼眸幽深迷人,性感的红唇泛着光泽,让人迷醉,她上身穿着蕾丝领衬衫,下身是齐膝紧身短裙,高耸坚挺的乳房下面是罪人心扉的蛮蛇小腰,而那丰满浑圆的臀部更是将这S身材完全呈现出来。

    性感妖娆的女人扭到我跟前,笑道:“李老板,好久不见哦!”

    如果不是工作原因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跟这种女人说话,感觉太不真实。

    “你好,大美女,很高兴认识你,不过我们是第一次见面。”我站起身子,本想礼貌地伸手,但瞻前顾后还是以静制动,等待对方反映。

    米怡愣了一下,转而妖媚地一笑:“那么帅哥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将证件亮了出来,小心翼翼地说:“我是省公安厅特案编纂科探员,因特殊案件需要您的配合。”

    “我这里可是正经买卖,警察找我有什么事哪?”

    “我们并没有对你的经营场所表示怀疑,也不是针对你本人,只是很单纯的需要问你一些问题。”这个女人果然棘手,我后悔当时没挑另外两个人。

    “我很忙!就在这里问吧。”米怡的面容仍带着魅人的笑意,声音也依旧腻人,但态度却已经开始转变,对我充满敌意。

    “关于刘刚的死……”

    “这案子还没完吗?你们这些吃白饭的做事效率这么低呀!”

    说实话,我有种想掐死她的冲动。

    “抱歉,不,我想说这案子极为复杂……”

    “你不用说了,我不认识什么刘刚,不巧我现在真的很忙,不好意思失陪了。”米怡随意丢下这么句话,转身离去,丰满的臀部夸张地扭着,好像在对我讥讽嘲笑。

    我尴尬地呆在原地,仿佛周围所有人都在看我笑话。

    返回车里,我用力猛捶方向盘。从小到大本尊为人强势,而今天自尊却被这女人肆意践踏,我感受到从未有过的羞耻。

    我当然不能就这么服软,这样回去不得被马龙踢回派出所继续当民警。我可是肩负同伴生命才熬到这一步,案件水落石出之前,谁挡我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