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守护与异梦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48本章字数:3739字

    特案编纂科算是公安系统的外编部门,没有独立对市民发传票的职权,加之考虑到组织的隐秘性质,因此在遇到米怡这样难缠的人时,我一时半会也确实想不出什么好办法,被逼无奈只能采取继续纠缠的手段,在车里苦苦守候。皇天不负有心人,下午六点,精疲力尽的我终于看见米怡走出美容店。

    我霎时眼睛一亮,顿时有了精神。打开车门快步走上前去,挡在米怡前面。

    “对于多次冒犯打扰到你的正常生活,我深表歉意,只需要占用你片刻时间,问完问题我马上走人。”我先来软的。

    “其实如果你想请我吃饭,我会考虑的。”米怡嫣然一笑。

    “给个机会,我请你吃饭。”

    “哼!我看你就是想约我吧!”米怡狡猾地笑道,活脱脱一妖精。

    “随便你怎么想。跟我走。”我真有些不耐烦了。

    “我考虑好了,不行。”米怡打算绕过我,但却被我一闪身再次挡住去路。

    是你逼我来硬的!我心里怒吼。

    “如果不协助调查,你会被依法处置。”我冷冷地盯着她的眼睛。

    “你敢!”而米怡不为所动,反而步步紧逼:“我还要告你骚扰我呢!”

    就在我不知所措之际,突然感觉有一双眼睛在身后冷冷地盯着我,回头一看,只见一个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青年正站在不远处。

    “他是谁?”眼镜男外表还算英俊,但态度极不友善。

    “我不认识他,今天纠缠我两次了。”米怡回答道。

    我还没来得及解释,眼镜男已经一个箭步冲了上来,一脚将我踹翻在地,没想到这丫文弱书生的外表完全是在坑爹啊!

    袭警什么的我已经不想多说了,米怡幸灾乐祸地看着我,嘴角挂着只有妖精才有的坏笑。

    狼狈地回到公安厅,我遭到众人耻笑。

    沈美妍试探性地接触了赵岩的家人,通过寻找照片上娃娃为借口让对方看了诅咒娃娃的相片。但对方的反映很平淡,拥有犯罪心理学博士学位的美妍一眼就断定案件与他们无关。

    郑浩为了调查陈老汉已经连夜赶往外地,所以此时还没回来,但是之前曾给总部来过电话,他似乎已经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至于米怡这边,我却一无所获。

    “需要我们支援吗?”沈美妍故意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此时看上去更胜米怡那只妖精,完全就是一妖孽!

    “不行就直说吧。”马龙不失时机插上一句。

    我被气得无话可说,摔门而出。郑浩抓捕妖怪的时候我无能为力,而现在甚至面对普通人调查取证也受到阻碍。我独自开车回家,无力地躺在床上,从衬衫里取出最小的甩棍“审”,呆呆看着。

    马龙说这东西是前辈留下的神器,而此刻却给了我这样一个不中用的家伙。

    工作的不顺心让我无比沮丧,完全消沉在自责之中,而同时却将之前美妍的忠告忘得一干二净。这些天我一直吃住在编纂科,不仅仅只是由于查案繁忙,更重要的一点是为了躲避杨雪。

    逐渐平静之后,大脑又恢复了思考能力与记忆,一阵恐惧猛席心头。

    慌忙去摸颈前,惊愕地发现护身符已不知去向,也许是在和眼镜男发生冲突时不甚掉落的。

    我快速起身拿起手机,却发现手机居然在此刻没有半格信号。一种不祥预感侵袭全身。

    快步向门外走去,不料屋里的灯却一下全部熄灭。

    空洞的黑暗瞬间将我笼罩。

    而后那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好久不见了,你一直在躲着我吗?”

    我转过身,借着窗外的月光,看见杨雪所化的恶鬼正僵硬地站在屋里,被绿光笼罩的面目异常狰狞可怖。

    我倒吸一口凉气,全身汗毛竖立。心知避无可避,于是尽量保持冷静,艰难地张开嘴巴:“你一定要我死吗?”

    “这是你自己选的。”毫无感情的声音,似乎一切都是必然。

    我还想说点什么来拖延时间,但眨眼之间杨雪却突然来到我面前,不是走也不是飘,就如同她本就一直站在我脸前。

    突如其来的状况将我吓得双腿一软居然一屁股坐在地上。完全被恐惧所压制,我失去了最后一搏的勇气。

    杨雪伸出枯树枝般的爪子,冷漠地掐上我的喉咙,很快大脑充血与窒息的感觉汹涌而来。我明白死亡在一点一点将我吞噬。

    我想一切都完了,正如我刚去编纂科时沈美妍对我的忠告,像我这样平庸的人,不该参与这种案件。

    只是感觉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刘健,他用生命捍卫的希望,只能到此为止了。

    就在我几乎已经分不清是死是活的时候,我的视线中出现的怪异的现象。一只手从我的咽喉之处突然伸出,直锁杨雪的脖颈,虽然因为大脑缺氧我的神志已非常混沌,但我仍能确定自己的两只手此时正无力地垂在地上。那么这只手究竟是谁的?

    茫然之间,杨雪已经被逼迫地向后退去,而那只手臂并不打算就此罢手,紧跟杨雪继续向前挺进。

    令我更为惊讶的是随后那只手居然随着一束光芒彻底从我体内窜出,光体在空中慢慢汇于静态,逐渐幻化成人形。

    杨雪愤怒地双眼血红,呲牙咧嘴扑向我身前的人形光体。

    两束怪异虚幻的幽灵即刻扭打成一团,在屋里急速纠缠盘绕。

    然而,仅仅维持了数秒之间,杨雪便败下阵来,口吐黑气,退到墙角处。

    那光体没有继续乘胜追击,而是再次折返回来,立于我和杨雪之间,光芒渐渐褪去,我吃惊地看着眼前一幕。

    那熟悉的背影,那瘦高的身材。

    白光缠绕的幽灵慢慢转过头,我顿时感觉眼眶湿润。

    刘健!

    ——————————————————————————————————————————————————————————————

    “放弃吧,你很清楚,有我在,你无法伤害他。”圣光围绕的刘健屹立在我与杨雪之间。

    杨雪全身发抖,口中吱吱作响,却说不出话来。

    “我知道你的怨恨一直都来自于男人对你的欺骗。不要再傻了,这个世界你永远都看不全面,不要因为一时的错误而否定所有的正确。你的丈夫虽然背叛了你,但他确实一直在肩负家庭的责任,世界没有真正的完美。人类总会为自己所犯下的错误而赎罪,不要再纠结于无休止的怨恨,去投胎吧。”随着刘健温柔地声音,杨雪的模样逐渐发生变化,狰狞的面容逐渐消散。

    我站起身子,走到杨雪前面,向她伸出手:“我一直都想帮助你们母女,但是我真的没有那样的力量,我只能看着事态随着命运的齿轮进展,我想救你们,但是我做不到!我确实竭尽全力了!但是我就是做不到!”我的视线模糊了,而面前的杨雪终于恢复了生前美丽雅致的样子,我不由自主又回忆起昔日对她的承若,顿时感到无比自责。

    “对不起,都是我的任性,给你添麻烦了。”杨雪温柔的声音轻轻传来,她伸出手与我握在一起。

    与此同时,耀眼的光芒将杨雪团团包裹,随着星星点点的斑辉上升流动,她的身形逐渐变得模糊,直到最后消失,杨雪露出了甜美的微笑。

    杨雪真的走了。去面对她新的人生,真正意义上崭新的开始。

    屋里只剩下我和刘健。而曾经无话不谈的朋友如今人鬼殊途,气氛竟然有些尴尬。

    “上次在医院里将怪物赶走的灵体也是你吗?”我最先打破沉默。

    “是的,如果我不插手,包括今天在内你都必死无疑。”

    我坐在沙发上,摸出一根烟点上,看着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你为什么会在我身体里面。”

    “因为你需要保护,而且更重要的是你现在不能死。”

    “可是刚才的大道理你自己也说了一大堆,你现在不应该出现在这,你应该去投胎。”

    “我和他们不一样。”

    “不一样?”

    “是的,我死后到了一个虚幻的隧道里,与陌生的鬼魂并排向隧道外面走,只是我与其他鬼魂有所不同,因为除我之外全部鬼魂都低头不语,犹若行尸走肉。直到光源尽头,我看见了被圣光笼罩的一个气宇宣扬的老者。当然,你也许已经猜到,他或许就是人类言论中对生命进行最终审判的神。而当老者看见我时,他对我露出了慈祥地微笑。”刘健说到这,俯下身盯住我的眼睛:“林乐,所以我回来了,其实一开始我们就被选中了。”

    我掐着烟的手僵直在半空,一开始就被选中是什么意思。

    “这个世界有些人注定将与众不同,比如天生具备阴阳眼的邪眼师,或者有预知能力的预言家。而你则被选为通灵者。我回来就是为了唤醒你的能力。”

    “你需要我做什么?”不可否认这些话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让我无法信服。

    “首先与我签订式神契约,然后在必要时将身体提供给我,我会引领你发掘自身潜能。”刘健说完,我心里剧烈抽搐了一下。将身体提供给他?这不就等于被鬼彻底附身吗?我突然想到郑浩所说的,不论对方生前是谁,变成鬼后都只会按照规则办事。刘健难道想抢占我的身体,想到这我不禁脊背发毛,同时心里异常酸涩。

    “我需要考虑一下。”我没有勇气去看刘健,因为我不得不承认没有他的死就没有我的活,我确实欠他一条命。

    就在此刻,房间的灯突然全部亮了起来,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而刘健却已消失不见。

    也许自己的潜意识里在排斥刘健的亡灵,所以我没有关灯,混乱的思绪理不清任何东西,烟一支接一支地吸尽扔掉。

    时间的流逝在麻木的思维中已失去概念,不知不觉间我睡觉了,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一阵刺骨的寒意让我全身猛地一激灵,瓢泼大雨从天而降,我突然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此刻居然还站在那条血河岸边,而不远处桥洞下成百上千深陷血水中的儿童,此时正排着长队走上河岸,他们那惊怒圆瞪的眼睛泛着阴恶的红光,直勾勾地注视着前方。他们完全无视我的存在,迈着缓慢僵硬的步伐依次走上河道。

    眼前的画面让我震惊,暴雨肆虐着大地,血河之中走出密密麻麻的怪异儿童。

    我突然想到引我来此的白衣女孩还站在我身边,于是赶忙脱下警服披在她身上。

    然而这根本就是多此一举,因为女孩身上没有半点雨渍,漂泊大雨在经过女孩时,犹如掉入另外一个时空。

    “叫我白灵好了,我们以后还会见面的。”女孩将衣服还给我,转身走进人群之中。

    我本想紧跟上去,却感觉双脚如同灌了铅,丝毫无法挪动半步。

    白灵走上河道后,回过头来,嘴角浮现出一丝怪异的邪笑,虽然我们距离很远,虽然暴雨的轰鸣震耳欲聋,但我仍听清了她最后留下的一句话:“我们的报复,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