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鬼影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48本章字数:3664字

    次日清晨,手机在闹钟之前便猛地响起,我从恶梦中惊醒。

    本来打算今天继续对米怡进行调查,但总部却打来电话说又出大事了。省立医院北区昨天刚恢复使用,然而,谁也没想到当晚便接连发生了三起命案。

    我无心细听电话后面小婷又说了些什么,穿好衣服冲出家门。清晨的气温并不高,但我却已经被汗水侵透全身。

    案发现场再次被紧急封锁,记者蜂团般将外围堵得水泄不通,我剥开人群,出示警证后冲进医院北区大楼。

    在二楼的楼梯间数名刑警围在一起,我快步走上前去,看见法医正在给一具尸体做初步鉴定。

    死者是个年过半百的医护人员,死状极其诡异恐怖,他黑红干瘪的脸上眼珠子明显凸出,嘴巴夸张地张开,几乎撑掉下颚。

    眼前的一幕让我感觉仿佛仍旧置身恶梦之中。我无力地离开人群,瘫软地坐在楼梯旁的座椅上,我的脑袋一片空白,到底发生了什么?那娃娃不是已经被我们带离医院,而且烧毁了吗?难道正如我之前被否定的推测,这娃娃根本就是一个障眼法,这些日子我们完全是在被牵着鼻子走?

    不知过了多久,美妍走了过来,她的声音平淡到绝望:“三人死因相同,都是受到极度惊吓而导致心脏脱落而死。”

    我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昨晚恶梦的最后一幕,自称白灵的女孩露出诡异的笑容说道,我们的报复,开始了。

    所谓的报复指的是什么?与同时发生的三件命案有所关联吗?我所看到的会仅仅只是梦吗?时隔这么久但两次梦境却完好相接这能算是巧合吗?

    郑浩似乎找到了一些线索,但我不知道现在对娃娃的继续调查是否还有用。

    这时候林枫过来告诉我们,昨晚有一个护士在凌晨三点巡房时突然受到惊吓昏迷过去,后来被几名同事带去病房休息,现在刚刚苏醒过来。

    听到这个消息,我与沈美妍一同站起身子,快步走向病房。这应该是昨晚当事者中唯一的幸存者。

    推开病房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神志已经有些疯癫的护士,她对我们讲述了昨晚恐怖的经历。

    大约凌晨三点按照值班安排轮到这名护士巡视病房,轻车熟路地例行公事后,护士顺便去了趟水房,而就在这时候,整栋大楼突然停电,随之而来的不是备用应急电源的自动开启,而是一片长久的死寂。深陷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护士感觉到极度不安与恐惧,回想到不久前这栋大楼里流传着怪物的传闻,护士不禁感觉黑暗之中似乎有全身是毛的怪物在跑来跑去。

    忍住全身剧烈地哆嗦,按照记忆中房门的位置,护士摸黑走到长廊,在这无限阴森的黑暗之中,护士丧失了方位感,无法识别护士站的位置。

    而就在此刻,茫然四顾的护士突然发现身后幽深长廊的深处,站着一个身穿白衣披头散发的小女孩,即使存在色彩的反差,但在这空洞的可以吞噬一切的黑暗之中,也不应该看到那么远的距离。

    这违背常识的怪异长廊变得越来越陌生。

    护士的第一反就是遇到鬼了,但强烈的恐惧压制了她神经的爆发,她拼尽全力只能弱微向后挪动一小步。

    没有看见披头散发的白衣女孩走动或者漂移,但可以确定的是她与自己的距离正在变得越来越近。护士不知道被团团黑暗包裹下白衣里面藏着怎样的躯体,而被长长头发遮挡的面容又会是一张怎样狰狞可怖的鬼脸。

    咚咚的心跳声犹如敲鼓一般冲进大脑,麻木的身体好似突然如被百万针扎,在鬼魅的白影离她不到十米的距离时,护士拼劲全力将压在喉咙深处的东西吐出,随着一声歇斯底里的大叫,护士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护士昏迷前最后的大吼大量散发出阳气而得以保命,但这确实是万幸之事,她给我们提供了最直接、最身临其境的线索。

    我们劝慰护士好好休息,美妍欺骗她说长久身处黑暗之中的人极容易自我催眠,所以那些东西全部都是幻觉,就如同恶梦一般,忘掉就没事了。

    走出病房,我找到昨晚本层的值班主任问话,但是得到的答案却令我吃惊,因为昨晚整夜都没有发生停电现象,也就是说那名护士在巡房结束后就已经被鬼魂干扰并且控制。

    如果这样,她又怎么可能通过昏迷就轻易死里逃生?

    自我盘问间,病房突然传来噩耗,昨晚昏迷的护士此刻突然心脏骤停,死者增加到四人。

    身边被我问话的主任闻言立刻向病房跑去,而我则愣在原地无法动弹。

    留给猎物最后一口气将恐怖传达给我,多次通过梦境将恐怖展现给我,这难道不正是白灵故意对我们的挑衅吗?

    北院区病房楼很快被清空,病人被安置到主院区以及南院区的住院部。上级部门继续以医学研究变异的老鼠为由让刑侦大队协助案件,而我们特案编纂科则被下了死令,三日内必须控制住事态发展。而媒体在政府的严格控制下,宣称此次事件为有害气体泄漏。

    因为缺少作为小队主力的郑浩,马龙决定自己亲自留守医院。

    至于那个诅咒娃娃,昨天已经被林枫带去寺庙烧毁。虽然起初的考虑是将安全放在首位,但现在我们认为此事其实做得太过草率,毕竟娃娃身上还存在很多未解开的秘密。

    带着满腹迷雾联系了将诅咒娃娃销毁的寺庙,对方回复的意见是让更高级别的大寺来辨别那个诅咒娃娃。

    通过寺庙给予的提议与引荐,当天下午我和沈美妍便带着娃娃的相关记录快速前往市郊的灵岩寺寻求帮助。

    灵岩寺虽然算不上中国寺庙中的大寺,但其地位却十分显赫,是目前国内佛学的最高学府,有识者只要看到寺中的墓塔林就会明白灵岩寺在我国佛学中的地位,因为在此圆寂的和尚的墓碑全部拥有石雕的莲花宝座,其意为修成正果。

    这些年灵岩寺已成省内著名旅游景点,说实话无论是单位组织或者私人游玩我都没少去过,之前对里面的和尚也没什么太好的感觉,无非就是收钱烧香,花钱请福。

    从市区到灵岩寺开车只需要一个小时左右,在一个小和尚的引领下,我们绕过大雄宝殿穿过寺院直接上了山。

    在一个并不起眼的院落里我们见到了本次出行需要找的人,法号慧明的老和尚。

    慧明和尚年过七旬,慈眉善目气宇不凡,说实话一看到本尊我就如同感觉抓到了救命稻草。

    在慧明高僧的邀请下我们来到他的禅房。

    礼貌的问候过后,我直接切入主体,对老和尚一一讲述了发生在那个诅咒娃娃身上的事,并且又将自己诡异的梦境一并托出。

    慧明闻言不加任何思索地沉声道来:“引梦所见为五因缘,他引、曾更、当有、分别、诸病。梦又分四大不和、先见、天人、想梦四种,四大不和与先见为虚,天人与想梦为实。施主所梦属五缘所见梦事中他引,属诸天、诸仙、神鬼所引。”

    对于高僧前面的话我似懂非懂,只是最后一句我听得真切,鬼神所引,莫非指的就是鬼神托梦?

    慧明笑而不语,指了指照片中的诅咒娃娃道:“凡夫生死于六道轮回之中,心存贪婪入恶鬼道,杀心难放入地狱道,愚昧无知入畜生道,善恶兼半入人道,善而无智入修罗道,多善少恶入天道。六道众生都属三界之中,或升或坠生死轮回,不能出离六道。而破除执念看破妄想可入佛道,不再生死轮回,固大善圣者不属六道。另六道之外有胀气晦气所成僵尸,腹死胎中无知无恨天咒之命成恶婴。”

    大师口中的恶婴两字念罢,我顿时感到一阵莫名恐惧。因无法降临世间而自然无法形成命格的婴灵,按其三界法则被排除在六道轮回之外。历史年间不生将死为天咒之命,而今社会胎死腹中已被人类左右。每一次看似平淡的流产手术都会将一个灵魂排出三界之外,一想到而今的恶婴界恶灵的数量我就不寒而栗。

    慧明大师将视线从照片上挪移,最后长长叹了口气:“因果报应,此物为万恶之源,必可开启时空禁缚,人界必有大难降至,全为作茧自缚!”

    再问其故,高僧已执意不语。

    不过我似乎已经有所顿悟,诅咒娃娃不仅仅是恶灵附体或者诅咒那么简单,它是一个通道,存在恶灵与六道之间的通道,一旦开启,必定末日浩劫。

    从灵岩寺返回市区的路上,我和沈美妍默默无语,事态的严重已经超出人类能力限制,即使娃娃已经被销毁,但时空的裂缝却似乎已经生成。

    旁晚时分我们返回省立医院北区大楼,将所闻之事报告马龙,马龙闻言也露出少有的惊讶之色,但随之消逝不见。

    “灾难降临之前我们还有时间。”马龙看着士气低下的众人说道:“目前可以确定这个娃娃是被古人制造出来的,也就是说历史中就有人动过恶念,有意召唤并利用恶婴来使生灵涂炭,因此一定存在某种方法可以进行补救。我们要做的不是直接面对无数恶灵,而是找出这个方法!”

    晚上十点过后,我们接到直属上级——国家公安部特务科打来的电话,鉴于目前事态的严重性,公安部已经派人前来支援,而在此期间我们要保证绝对万无一失,避免任何局外人再受到伤害。

    接到任务后我们面面相觑,虽然目前恶灵的活动范围似乎只局限于医院北区大楼,但如果放任不管难保不会再出异端。

    林枫和周晓婷没有直接抵抗鬼怪的能力,因此他们被安排到大楼外面与警戒线外的警察在一起。

    “林乐,我觉得你应该和林枫他们呆在一起比较好。”沈美妍看着我,忧心忡忡的样子。

    “没想到一身臭脾气的妍姐果然不只是文职那么简单,放心好了,我绝对不会拖后腿。”将“裁”与“判”别在腰间,我紧随马龙身后。

    沈美妍娇艳的面容挂上一丝微笑,她双手抓住紧身短裙用力一扯,撕开很长的豁口,雪白的大腿甚至半边臀部瞬间从巨大的分衩中暴露出来,我很清楚她这是为了避免打斗时动作收阻。然而这本会让所有男人都狂喷鼻血的举动,在目前泰山压顶的紧张气氛之中却失去了应有的激情。美妍从容地戴上一副镶嵌着金属鳞片的迷你手套,并且换上一双用相同金属做后跟的高跟鞋。

    今夜天空没有月光,整座医院大楼笼罩在一片不详的黑雾之中。我和沈美妍一左一右地跟在马龙魁梧的身躯之后,共赴恶灵的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