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内情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48本章字数:4237字

    建国以来,我国就以破除封建迷信思想打到一切牛鬼蛇神为基本国策,崇尚唯物主义大力发扬科学文明建设。存于民间的大量土地娘娘、龙王神仙等庙宇全被废除。

    对科学的追求使人们摆脱了愚昧,拥有了创造的思想。人们不再将大量精力投入幻想与恐惧之中,开始为真正可以感受到的幸福而奔波努力。

    然而,人类所掌握的科学并不完整,这个世界仍旧存在很多无法被科学解释的问题。

    直至六十年代天津海河轰动一时的水鬼事件,直接间接遇害的人数近于百人,为了避免造成人民恐慌,有关责任部门将其事件硬压下来。

    而就在当年海河清淤时,从河底挖出一顶千斤铁塔。宝塔自古以来就被喻为辟邪镇妖之物,加之近来民间传闻的水鬼害人事件,当地政府再也按耐不住,秘密成立了专案调查组。而此等举动与国家理念背道而驰,因此相关部门对外做出辟谣,此宝塔为民国年间一盐商善举,投入海河以填河眼。

    随后当地考古部门紧急介入,确定此物足有千年历史。而与此同时,邪门事件愈发频繁,并且已经不仅仅局限于海河沿岸,整个天津卫在那段年月流传的奇闻异事多如牛毛。

    为了尽快控制事态发展,专案组慌不择路最终找上了那些隐姓埋名的道士,历尽千辛,终得一高人指点,从塔下挖出数具阴湿不烂的古尸,而令人惊悚万分的是这些尸体均已出现异变,个个头顶长角面目狰狞似人非人。

    在高人指使下,以盐干尸体,并从泰山借来火种,将其焚烧,自此之后,天津卫的怪事逐渐消失殆尽。

    事态平息后,那位世外高人不辞而别,只是在临走时道出铁塔真相,后汉年间世间大乱,兵荒马乱,瘟疫肆虐,百姓尸横遍野,遮天蔽日的胀气之下,恶鬼转而成魔,危害四方。

    后有九名得道高人,在驾鹤西去之前以血筑铁塔,将成魔之物压于塔下,因当时世间完全被怨气晦气所据,因此无法将其彻底消灭,只得施展咒术将其封印千年。

    随着时代发展,人们对现实有了新的认知,为了确保人类生存环境的绝对安全,也为了万无一失地应对那些常理无法解决的诡异案件,国家公安部秘密成立了一个执行此等特殊任务的组织,简称公安部特务组。

    后经发展,于省级为单位扩招成员,并以公安厅特务科为名成为公安厅外编部门。而后又因国人对特务字眼的敏感反应,加上社会媒体逐渐兴盛的压力下迫使该部门肩负起对诡异案件的篡改工作,最终在九十年代末正式改名为——公安厅特案编纂科。

    在医院的休息室里,马龙和我单独详谈了我们组织的发展经过。

    “那么我们所使用的这些武器莫非是……”我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只是不敢确定。

    “后来在对那个铁塔进行研究时,我们从中找到了长短不一的九把利剑,在经公安部特务组配备使用之后,惊讶发现此等神兵对妖魔鬼怪有奇效。而那九把剑被称为我们组织中的一代兵器;随后在多部门商议之后,铁塔主体被焚化并炼制成为各种兵器,包括你所使用的甩棍在内,共十八类,被称为二代兵器;至于沈美妍与郑浩所使用的,则是组织鉴于特殊人才表现而将最后为数不多的金属余料给这些人特殊制作的,称为三代兵器。”

    “现在才对我说这些,一开始你就没打算将我留在组织内吗?”我注视着马龙的眼睛,问道。

    “以我个人来看,你的自身经历确实不应该被牵连到这种案件之中,但决定邀请你,并重用你的人并不是我。”说到这,马龙微微一顿:“是组织中最高层的领导机构,特务组的十人众。”

    “最高层?可是我没记得自己和中央政府的人有过任何接触啊?”

    “根本不需要任何直接接触。作为核心力量的这十个人是组织里精英中的精英,他们有的拥有驱魔家族世代相传的绝门秘术,有的是身经百战万里挑一被替换编入在内的。除了特殊原因,我们部门对新人的要求极为严格,必须通过公安部审核批准。因为在科学发达的今天,所谓修行者几乎已经不复存在,因此更注重对拥有天资特能的人进行发觉,一者为煞星转世,这种人命格极硬,天生就无所畏惧,可谓神来杀神鬼来杀鬼;二者为阴阳眼,历史中称天目,国外宗教也将其称为邪眼,此类人可以看到游魂野鬼,能力纯熟后甚至可窥视万物真相,这类人由于往往更容易看清隐藏在暗处的东西,因此更显高深睿智;三者为通灵者,也被国外宗教称为结界师,历史中可以通过修炼而成,但随着时光流逝,书籍的大量损毁,如今已成为极度匮乏的资源,这种人可以与任何智慧形式达成神交,能力强大者甚至可以无视时空结界的规则,无论是通过心灵净化邪念,或者是通过契约制造式神,都是人类强大的盟友;四者为遥感者,现代社会几乎绝迹,历史中此类人一般都为大智大德并且经过长期历练修行而成,算是半人半仙,仅仅通过冥想就可穿越时间空间束缚,神游未来或者千里之外。而现在我们只能通过寻找那些天生第六感敏锐,偶尔会以梦境预知未来的人进行培养,尽力让其达到遥感者能力。”

    “也就是说,我是被拥有遥感能力的组织成员发现具备通灵者特质的吗?”在马龙的全盘托出之后,我终于理清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

    只是我不确定,对于自已即将成为通灵者的事实,究竟是好是坏。

    “一切自有天意,慢慢你就会彻底习惯这种鬼怪相伴生活。”

    我走到窗边,拨开窗帘一角,不远处就是被层层封锁的北区大楼,现在时至上午,夏季的烈阳高照,夺目灿烂的光线将大楼通体覆盖,然而即便如此,却仍给人一种阴森昏暗的感觉。

    今天凌晨,公安部特务组的成员就已经赶到,并且接管此案。他们来了大约十五六人,带队的却是一个看似只有十七八的女孩,女孩除了背着一把桃木剑之外,整个就一副学生妹的打扮,头发不长刚刚遮盖住耳朵,外表干净阳光,水汪汪的大眼睛可爱而机灵,初次见面给人一种邻家女孩的感觉。

    但是马龙告诉我不要小看这丫头,因为她就是特务组的十人众之一。

    昨晚我们并未受到严重伤害,通过医院的简单包扎之后,基本没有任何影响。下午郑浩就要回来了,我被安排去火车站接他。

    看时间还早,我鬼使神差地开车先去了米怡的美容店,不知为什么,我总感觉如果不从她嘴里问出点什么案件就绝不会侦破。

    昨晚和刘健按他所说已经完成了式神契约,然而随之过后,我的感觉却一如既往,完全没有任何异样。

    今天出奇的顺利,刚到美容店,就从车窗里看到了身材丰满穿着性感的米怡走出美容店,我小心尾随其后,跟她来到附近的一家西餐厅。

    此时还没到周围白领们午餐时间,因此餐厅的人还不多,米怡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而我随之走了过去。

    “美女,能请您吃个饭吗?”我没经过她的同意便坐在她对面。

    米怡看见我愣了一眼,转而居然笑了,那笑容不再妖里妖气,让我觉得特别好看:“怎么又是你呢!真是的,好吧,我服了,不过该说的我早就给那些穿制服的警察们说了。你还想知道什么呢?”

    “大美女您终于不再为难我了,我就知道你这种美若天仙的绝代佳人不可能蛇蝎心肠的。”米怡的态度令我出乎意料,兴奋之余一堆乱七八糟的废话脱口而出。

    “什么意思呢?你难道想追我啊?已经太迟了,我有男朋友了。”

    “是那天那个戴眼镜的男人吗?”

    “这是我的私事吧?”

    “抱歉,我没别的意思,职业习惯而已。”

    “他是我现在的男朋友,我们初中时在同一所学校,他叫陈一鸣,是职业研究近代历史的。他可是个醋坛子呢,你快点问吧,他一会儿就过来哦。”

    对那晚眼镜男强有力的一脚,至今我仍记忆犹新,不自觉尴尬地笑了笑。同时害怕他的出现会破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于是我直接切入正题:“刘刚的妻子在上个月也发生了意外……”

    我话还没说完,米怡的眼睛里就闪过一道亮光,随之迫不及待地脱口问道:“那个女人死了吗?”

    对于我的惊讶米怡并不避讳,而是极为迫切地等待我的回答。

    “是的,杨雪已经死了。”

    米怡听到这话冷笑一声,随之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她罪有应得死有余辜。”

    没等我问其故,米怡便自觉地开口了,妖艳的美貌中逐渐浮现出幽幽哀伤:“和刘刚的相识是我最大的不幸,他成熟稳重而且事业有成,他十分善于伪装,不仅会哄女人开心,还懂得心理攻势,逐渐我掉进他设计的陷阱,我发现自己爱上了他。他第一次要我的时候说尽甜言蜜语,虽然都是些空洞的誓言,但我却为之而迷醉。他说我是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无论是心灵或者肉体,他一定会给我一个交代,一定会和自己老婆离婚。他确实也给予了我很多,比如这个美容店,但同样他也在我身上获取了很多,就这样我无名无份地过了几年,刘刚的态度也开始发生转变,他与我极少见面,而每次见面基本都是在宾馆,我知道自己已经变成他单纯的泄欲工具,于是决定和他摊牌。我不甘心放掉这个男人,因为我为他付出太多,仅仅是流产就高达六次。他老婆知道了我们的关系,但我却没有得到预想的效果,因为他们并没有离婚。就在我第七次为刘刚那个禽兽流产的时候,他那恶毒的老婆终于对我实施了报复,通过医学界的人际关系,使我在手术台上大出血,并且永远不能再怀孕。”

    滴滴眼泪从米怡美丽迷离的眼中滑落:“我曾经梦到过好多次自己的孩子!但是他却再也不会降临在这世上了!”

    看着眼前这美丽至极的女人梨花带雨的样子,我不禁感到有些心疼,可是迟钝的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她。

    我知道自己不应该再继续问她任何问题,但目前形势所迫,我不得已拿出那诅咒娃娃的照片给她看:“这个娃娃也许跟凶杀案有关,虽然在你眼里杨雪的确是罪恶滔天不容原谅,但作为警察,我们有义务还事实真相。”

    对我倾诉了自己心中最压抑的故事,米怡无意中已经将我化为了朋友行列,对我的态度变得不仅仅是友好,而是真实。

    “这个娃娃太普通了吧,即使见过也不会有印象的,况且我都这么大了,早就不接触这些玩具了,这是罪犯遗留下的证物吗?真太可笑了。”

    米怡反映相当自然,完全不存有伪装嫌疑。我想自己大概是对工作有些偏执而已,问题应该不是出在她这里。之后又和美女聊了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并绞尽脑汁编织词语来鼓励她乐观生活,不足半小时的交流让我对米怡的印象有所转变,然而由于工作在身,无奈只得仓促告辞。

    刚准备起身离开,发现大事不妙,那个叫陈一鸣的眼镜男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我身后,而米怡发红湿润的眼睛明显让情景变得十分尴尬。

    虽然没有身体接触,但我似乎能够感觉到陈一鸣在全身发抖,这个心胸狭窄的男人莫非把我当作了刘刚一样的男人。

    “你怎么会在这里?”陈一鸣冰冷的问,毫不友好。

    “兄弟,不要误会了,我只是秉公办事,找米小姐了解一些问题。”我边说边站起身,以备这混蛋出其不意再给我一拳。

    “问完了吗?”

    “完了。”

    陈一鸣将气愤的视线从我身上挪开,捡起放在桌子上的诅咒娃娃照片,看了一眼,然后很不客气地扔在地上:“你们这些警察没事少装神弄鬼的,我们的时间也是有限的,哪有空老是应付你们。”

    “对你们的打扰我再次表示歉意。”回头向米怡点头致谢,我拾起地上的照片侧身绕过陈一鸣走出西餐厅。

    回到车里,我看着照片上的娃娃,嘴角不自觉地露出了淡淡笑容。

    大鱼……

    上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