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闹鬼的出租屋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48本章字数:2501字

    你相信已死之人仍会存在怨念吗?

    那些软弱而渴望安宁的灵魂被邪恶吞噬的同类蹂躏、践踏、摧残之后,愤怒却无法发泄而堆积成的怨念,是否会融入永世长存的时空洪流之中。

    而也许就在某一天,我们有人就会听到那些来自地狱的呻吟。

    那些发自灵魂深处的屈辱、痛苦、哀嚎。

    人,总是在认为自我为强者的时候就忘乎所以,嘲笑他人弱小,用他人的痛苦来满足自身的快感,用他人的不幸来衬托自身的幸运。

    漫无边际的黑夜所隐隐传来的低吟,埋藏在时空缝隙中磨灭人性的画面……

    被欲望侵占的世界,被一时亢奋而麻痹的大脑,被一念之差而堕落的灵魂。

    当罪恶已在这个繁华都市泛滥,等待人类的怎么可能会是天使的宽恕?

    魔鬼的诱惑是一柄双刃剑,在欲望不能自拔的同时,将理性与灵魂出卖给黑暗。

    当有一天,我们突然认知到自己曾经犯下的无法挽回的错误,忏悔与祈求早已于事无补……

    遗留在现世的痛苦永世不散,制造悲剧的始作俑者不可能永远逍遥法外。

    心愧之人,当裁决之日来临,地狱中的恶鬼定会出现,并成倍奉还昔日施加于他人之上的痛苦。

    公安厅异闻录————孽咒

    公安厅特案编纂科,公安系统外编部门,以省厅为单位,却受国家公安部直接管制的秘密组织,主要负责处理超自然非正常案件。

    我叫林乐,目前担任特案编纂科外勤探员,之前因侦破一起亡婴恶灵杀人案件而逐渐受到组织重用。

    其实所谓超自然事件,真正需要警方参与的寥寥无几,而其中十有八九都是罪犯人为的装神弄鬼掩人耳目,因此凭借刑侦局以及武警官兵就可以还其事实本来面目。而对于那些凤毛麟角的真正超自然案件,全省一年也未必能有七八起,只有在刑侦局确定案件超乎寻常之后,才会由我们参与破案,情节严重则由“特案编纂科”直接接手。

    因为在公安厅属于编外部门,所以不会有直属领导查勤,于是在没有案子的时候我们确实很清闲,以至于那些对我们略知一二的同僚都对我们嗤之以鼻,将我们划分为政府所养的关系群体。

    前两天本省临市发生了疑似借尸还魂杀人案,经当地刑侦局汇报,后由省公安厅决议,最终郑浩被派去支援,在此期间,我的搭档便临时由沈美妍替代,而沈美妍因为主要负责科里的案件编篡工作,所以很多出外勤的苦差便顺理成章地压在了我一人肩上。

    由于闲了好几个月,长久的惬意让科里的人变得麻木不仁,当郑浩在我们面前满头大汗地收拾东西准备出差时,我们则舒适地躺在沙发上嘲笑他这个冤大头。

    但报应来的就是这么快,郑浩刚走第二天早上,新的任务就来了。马龙气势汹汹地走进办公室,扫视着正在休养生息的我们,最后将目光落在我身上。

    他那洪亮的声音直扑我而来:“市广场附近有一楼房闹鬼,主家通过各种关系找上了我们,现在郑浩不在,就由林乐去一趟吧?”

    闻言我立刻将视线投向正在抹指甲的沈美妍,而作为我目前搭档的她似乎并没有挪动屁股的意思。

    马龙看出我的想法,瘪着嘴说:“我看没什么大不了的,你晚上自己去一趟就行了,主家现将此房作为出租之用,所以很方便。”

    “哦,那现在的房客会不会是些漂亮的大美女啊?”

    “别瞎琢磨了,房子闹鬼谁还敢住,算你调休一个白天,没什么遗言现在就滚吧!”马龙不耐烦地丢下这句话,转身走向自己的电脑,随之迫不及待地从上衣口袋包括两个裤兜里掏出数打彩票,快速投入到紧张的搏命中去。

    就像屠户取出了笼子中待宰的猴子,而其他猴子继而恢复了往日的嘻闹,其余几人用昨天看郑浩的目光看着我,幸灾乐祸地忍着笑意。

    虽然满腹牢骚,但工作就是工作,既然干了这行就得时刻准备与鬼神亲密接触。

    趁着白天,我先前往任务目的地搜集一些情报。

    闹鬼的地方距离市中心很近,位于人民商场后面的老城区,这里仅仅有三座独立的多层楼房,楼房虽然老旧但外观却很整洁,闹鬼的房子就在其中。

    因为之前已经有过联系,所以李姓的房东太太正在等我。经她介绍,闹鬼的房子是她们曾经住过的一楼,并保证在她们居住期间绝对没有发生过任何凶祸。两年前李太太一家买了新房,于是便打算将这里作为出租之用,因为地处市中心,因此租金非常可观。

    但未曾料想,从去年开始,出租房便开始出现一件奇怪的事情。房客反映晚上总会听见地板下面不停发出奇怪的声音,尤其在凌晨三点之后,那声音就格外清晰,令人整夜难眠。

    之后换过好几批房客,最后都会以相同的借口要求退房,为了以求事实,李太太的丈夫在这里住了一晚,而当晚也听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异响。

    那声音就如同有人在地底之下呕血,令人不寒而栗。

    李太太给我讲的绘声绘色,完全不顾及晚上我要一人在此地留守的感觉。

    烈日西沉,黄昏布天。

    在人民商场前灌了杯冰镇啤酒,便回到了阴森小屋之中。房间的陈设很简单,地面铺的瓷砖有些岁月了,很多地方有明显裂痕。看看时间已经过了晚上九点,我就像等死之人一样在屋里坐立不安。

    为了尽量放松心情,我将笔记本从车里拿了出来,然后把屋里全部照明通通打开,最后坐在客厅里背靠着墙上网。

    可惜沈美妍等众美女都不在,只有林枫那厮一个三毛的头像在那亮着。眼下这种环境能有个说话的就不错了,我饥不择食地开通了与林枫的视频通话。

    “乐哥!好!”

    “你也!好!”

    “今晚要通宵值班啊!太辛苦了!给你找个片子看不?”林枫恭敬地笑着,只是我没注意到他嘴角的那一丝邪恶。

    “好!果然都是性情中人啊!哈哈!”我眯着眼睛果断打开林枫发过来的连接。

    网页缓缓打开,我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几乎已经想想到了那些妖娆激荡的画面。

    突然,电脑屏幕一片漆黑,接着一个青面獠牙狰狞无比的鬼脸出现在我眼前。

    “哇啊!”突然闪现的恐怖画面吓得我惊声尖叫,反映过来时,才明白那只不过是林枫发给我的一个FLASH连接。

    “林枫!你丫的想死啊!”我一边给自己按压心脏,一边对电脑另一边的林枫破口大骂。

    “只不过是个小小玩笑而已,别这么大惊小怪的,我也是为了你好!”

    “为我好?我差点死在你手里你知道不?”我肯定如果林枫现在站在我面前我一定不到一分钟就弄死他!

    “你独自完成这么艰巨的任务,我作为后勤,你坚实的后盾,只不过是在想方设法加强你的心里抗压能力。经过我的努力,你很快就会恐惧麻痹,然后顺利完成任务!”

    “麻痹你个头啊!明天我就打得你全身麻痹!你信不信!”

    我正大呼小叫着,林枫突然皱起眉头,他没有继续和我互侃,而是神经兮兮地打起字来。

    只见屏幕的聊天面板上快速出现一行小字。

    不要回头,你身后有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