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张琦的回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48本章字数:2726字

    一件厉鬼复仇的灵异事件,牵连在内的六名男子已经确定死亡三名,为了可以从目前唯一一名已确认身份的幸存者张琦口中获取线索,我让林枫假作厉鬼之名,提前向其发出恐吓,逼迫对方向我吐露埋藏在过去的事实真相。

    虽然我认为深夜受到这种邮件更容易起到效果,但是由于破案急迫,加之身为目标的张琦下班后的动向会让我们失去主动,因此不得已在我拜访当日的正午十分,林枫就装神弄鬼地发出了恐吓信。然而,值得庆幸的是张琦显然因恐惧而丧失了思考能力,很容易就上了当,当然,这也很好的证明了他心里一定有鬼!

    下午一点半,张琦就迫不及待再次给我打来电话,我慢条斯理地应付着他焦躁不安的情绪,待对方显然被我彻底磨没脾气后,我才提议下班后找地方和他以私人名义单独谈谈。

    见面地点定在了张琦单位旁边的一家粗菜馆里,不知道是不是公款请客,总之他要了一桌子菜。

    “只有我们两个人干嘛要这么多菜,这也太浪费了!身为国家干部你怎么能逆风而上不以身作则呢?”一见面,我就给他当头一棒,表现出极不友好的态度。

    “吃不了全都打包。我带回家。”张琦赔笑着,但明显心不在焉,他的思绪现在应该还存留在那恐吓信中。

    “上午那么好的机会你不吱声,非要让我晚上加班陪你聊天!”我继续对其施加压力。

    “警察同志真对不起,我这也是突然钝混过来,他们几个过去确实做过不少坏事,但碍于室友关系,加之畏惧他们的淫威,我一直都藏在心里没敢说出来。”

    “他们?不包括你吗?”我冷笑一声:“那些东西我不想听,我现在需要的是你和他们一起做过的坏事!或者说一起得罪过什么人!”

    “请你相信我,我绝对算不上他们同伙,只是因为同一宿舍,所以被他们沦为奴隶一样使唤,他们不是穷凶极恶就是家财万贯,所以任谁我都得罪不起!”

    张琦的死命否认让我心中一惊,通过他一定要先将自己撇干净之后才肯告诉我实情这点来看,多年前的那次事件,必定牵扯命案!

    为了尽快进入主体,我也不再多做计较,催促张琦老实交代。

    张琦清了清嗓子,眼珠子快速左右摆动了两下,开始讲述经过他改编之后的故事:“谁没有过年少轻狂的时候,就在那个充斥个性的张扬年代,我在大学认识了他们三个。虽然我知道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因为趣味相投的关系,我们逐渐聚合在一起,在学校称霸一时。”

    “那么你们没少做过坏事吧!在短时间里让你回忆其中一件还真难为你了。”我冷嘲热讽道。

    张琦讨好似的尴尬一笑继续说道:“其实我们做得绝大多数坏事都是吴聪指使的,他是单亲家庭,并且是一个关过监狱的父亲,而且还带有残疾。”

    人类本质都是向善的,那些人格扭曲的恶魔,必定拥有不为人知的经历。

    “我们本来做得都是小混混干的微不足道的坏事,也就是打架斗殴之类的,只是从一件事开始之后,吴聪就彻底改变了,变得更加目无王法逍遥法外。”

    张琦独自点燃一根烟,深吸一口,我知道他开始进入主题,不禁激动起来。

    “我们之中的金宇翔是个典型的情种,摸着良心说他确实很帅,一米八五的模特身材,皮肤保养的比女生还好,他总是留着一头韩国偶像的发型,将秀气的娃娃脸衬托得更加闪耀。但是如此阳光的外表里面却隐藏着一只淫浪凶恶的野兽,依仗着一套勾引女生制造浪漫的手法以及一嘴的甜言蜜语,他不知玩弄过多少女生。而有些被他玩腻了的女孩甚至会被他当作布偶一样送给吴聪以及曾伟奸污。”

    “没有人报警吗?”

    “一个也没有,不知道是事后被金宇翔继续哄骗还是因为害怕吴聪与曾伟。”张琦掐灭烟头,似乎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道:“而那件事就发生在大三那年,金宇翔通过网络认识了一名叫做顾敏的临校女生,她确实是一个十分漂亮而且极富有气质的美人胚子,我不知道这样的女生为什么会看上金宇翔这样一个虚有其表的人,但事实就是金宇翔凭借各种俗不可耐的手段将对方迷得团团转,而对于顾敏那样的美女,吴聪曾伟早就按耐不住心中的淫魔之火,果然没过多久,三人就设计将顾敏骗到男生宿舍然后将其轮 奸。”

    我给张琦递上一根烟,因为开车无法喝酒,因此只能依靠抽烟来麻痹神经。

    “那次事件过后,顾敏便和金宇翔切断了联系,然而或许是碍于面子,顾敏并没有揭发三人罪行。但是她的懦弱换来了却是野兽们的得寸进尺,两周之后,吴聪带人到顾敏的学校找她,并且硬将其掳到一片小树林中再次将其轮 奸,相比第一次,这回又多了三名校外的混混。”

    “加上三名校外人员的话,正好为六人,与恐吓信中提及的人数相吻合。”我盯着张琦的眼睛符合他说:“那么此事如你所言应该和你无关了。”

    “如果仍然和他们同处一室,或者说吴聪曾伟任意一人还活着,这些话我都没机会也不敢说。说实话这些年我一直都在受到良心的谴责!”张琦痛苦地垂下头,将眼睛死死眯在一起,但是,他的演技却丝毫欺骗不了我,我知道他的目的是在躲避与我对视。

    “后来那个叫顾敏的女孩自杀了?”我猜测着问道,心里着实非常难受。

    “不是,是吴聪干的,那天在小树林中他们六人发泄完兽欲之后,对泣不成声的顾敏继续辱骂恐吓。而顾敏也许是因为刺激过度,沉默之后便发了疯一样扑向吴聪,一边哭叫着一定要告发他们,一边对带头的吴聪又撕又咬。但女孩的反抗在六个恶魔面前是那样无力,恼羞成怒的吴聪一边擦着身上的血一边对其破口大骂,完全失去理智的恶魔将顾敏拖到一个废弃的作坊厂房里将其虐打致死。”

    张琦道出的结果让我胃里一阵翻腾,女孩临死时候的恐惧以及愤怒,我甚至可以清晰得感觉到。

    也许是回忆了最不愿回忆的东西,张琦的状态也是频临崩溃:“当时那么多人都劝吴聪住手,但他就是像着了魔一样非要置顾敏于死地,而顾敏当时也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以及可怕,甚至最后开始像这个两次奸污自己的恶魔哭泣求饶。”

    “你是在怀疑这几起案件都是顾敏的幽灵在作祟吗?”我尽量让自己在处理案件时不渗入太多个人感情,深吸一口烟镇定一下情绪。

    “嗯,我可以确定,因为我和吴聪的朋友一起干过的坏事,仅此一次。”张琦言毕,我们一同沉寂,张琦惊恐的睁大了眼睛悔恨地看着我。

    也许是因为情绪一直处于剧烈波动之中,张琦终于无意之间说露了嘴。

    “在树林中轮奸顾敏的六人之中果然也包括你在内。”我冷冷地逼视着张琦:“其实你的描绘一直都如同身临其境!”

    “没有!真的和我没关系!我什么都没有做!”狗急跳墙的张琦激动地几乎站起来:“是吴聪!都是吴聪干的!他死有余辜!他该死!”

    我冷笑一声,默默站起身子,桌上的菜还没有被动过一下,而我不再理会张琦无力的辩解,独自走出饭店。

    我将车内的冷气开到最大,驱逐夏季夜晚的闷热。

    当事实摆明于眼前时,我不得不还是投入了个人情感,眼下此案受害者仅限于六个罪大恶极的畜生,即使说顾敏真的化作厉鬼前来复仇,她也只是在为自己讨回公道,并没有伤及无辜。

    顾敏生前的遭遇让人无比痛心,而今天我为何还要破坏干扰这迟来的正义宣判?

    从口袋中掏出录音笔,我轻轻眯起眼睛。

    张琦,你自己制造的罪孽,必须自己去偿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