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海鲜市场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48本章字数:2923字

    海鲜市场,本市鱼龙混杂的地方,九十年代闻名全国的一个黑社会头子就是以控制该市场收取保护费起家,2000年后此人被绳之以法,海鲜市场也被重新整顿,但恶意竞争以及打架斗殴之事仍层出不穷。

    当然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这里只不过是一个极为普通的市场,在他们眼里市场里只有单纯的买卖关系,对其暗处的势力地皮竞争毫无所知。

    我和沈美妍穿梭在人来人往拥挤不堪的市场当中,狭窄过道两旁商贩的叫卖声不绝于耳。

    “这位小哥,过来看看!虾蟹海鱼全都新鲜,今天凌晨三点刚到的。”一个满身腥味的大叔眯缝着眼睛冲我呲牙咧嘴地笑。

    “哈!你好!我想向你打听个人!”见这大叔一脸憨厚我便试探性地打招呼。

    “不认识!”那厮回答异常果断,我肯定他说话绝对没经过大脑,冷漠的回答之后,他便呲着牙去招呼旁边的一个大妈了。

    和沈美妍从市场转悠了一上午,除了我手里提着两只螃蟹外,完全一无所获。

    “八月十五之后要吃母蟹,其他时候就得吃公蟹!”我一边摇晃着手里两只被捆绑得严严实实的螃蟹,一边对身边捂着鼻子走路的沈美妍侃侃而谈。

    “你看绑你螃蟹用的皮筋比你螃蟹的钳子还粗,你个白痴,早给你说了那家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美妍捏着鼻子边走边嚷嚷。

    “我就看上他不是好东西,以为能从他嘴里打听到老虎老豹的下落,没想到就是一个骗子!”我恨得咬牙切齿。

    拐出市场,我们来到一条老城区的街道,青石铺成的地面很干净,穿过这条街道就能到大马路,我们的车就停在那里。

    走着走着美妍突然驻足不前,我回头观望,看见一个店面不大的台球厅。美妍的意思显而易见,混迹这种地方的人十有八九都是些小混混,极有可能从中得到我们需要的情报。

    推门而入,百米平方的地方弥漫着浓浓烟雾,即使我这抽烟的人一时半会也有些难以适应。

    沈美妍厌倦地捂着鼻子,忍不住干咳几声。

    我扫视屋子一周,发现屋里半裸的青年们的目光早就聚集在我身边的长发美女沈美妍身上。

    而沈美妍对无数强奸自己的视线熟视无睹,拉过最近的一个黄毛少年问:“你这里有没有叫老虎老豹的人?”

    我提着螃蟹的手无力地松开,两只被“性 虐待”似的捆绑的螃蟹清脆地摔在地上。傻丫头!对这种人问话怎么能这么直接!

    黄毛少年的贼眼从美妍的胸部扫过,面无表情地转身向内屋走去,同时他回过头示意我们跟上。

    台球厅后面是一间二十来平米的内间,虽然唯一的一扇窗户已经敞开,但里面浑浊的空气仍令人窒息。

    我和沈美妍被七八的光着上身留着奇怪发型的青年围在正中,而刚才的黄发少年则走到里屋的沙发前,对坐在那里的一个人说:“豹哥,他们两个找你。”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个被称为豹哥的家伙如果不出意外应该就是我们要找的老豹。

    “两位不请自来不知有何贵干啊?”老豹干瘦的身上到处都是纹身,他翘着二郎腿,特拽地看着我们。

    真是一副丑恶的嘴脸。

    “请问,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吴聪的人?”我试探性地发出问话。

    “是我小弟,听说被人砍了。”

    “我知道凶手是谁?”已经确定对方身份,我不禁有些兴奋。

    “是谁?老豹面目凶神恶煞,但不知为何我却似乎能看出他心中的胆怯。

    “是个女的,好像叫顾敏……”我故意把声音压低,让对方听得若真若假。

    “顾敏?”老豹沉默片刻,逐渐面露惧色:“你们是什么人?”

    那声音很不友好。

    身处险境我自知把握分寸,尽量设法先把这些小混混支开,于是话锋一转说:“都是自己人,我没必要隐瞒,吴聪有一个叫曾伟的朋友,不知你认识吗?”

    “知道!一个龌龊的官二代。”

    “他也死了,根据目前所掌握的线索推断,应该是被同一人所杀,我们就是曾父的手下,目的是找出凶手并带到曾父面前,然后躲避法律公审,对其施以私刑。”

    我正沉醉在自己所编的故事之中,却突然发生了意料之外却情理之中的事,一个小混混蹭到美妍跟前,然后在她丰满的翘臀上狠狠捏了一把,但是年少气盛的小子是真不知道什么叫老虎的屁股摸不得啊!还沉溺在手中柔软的触感中,小弟弟已经被美女反踢一脚。

    断子绝孙的痛苦可不是谁都能受得了的,那小子疼得呲牙咧嘴面目扭曲,双腿成内八字状跪倒在地。小小的狼窝顿时炸了开锅,一群恶徒如同挣脱绳索的恶狗一般扑向我们。说实话,沈美妍的格斗技能我亲眼目睹过,所以此时此刻我并不为她担心。

    我现在需要担心的是自己!

    恶徒们也不是傻瓜,见围攻沈美妍的家伙们一个个都捂着下体跪趴在地上,不禁有意避让,转而将注意力集中到我身上。

    虽然凭借拼死一搏的觉悟我也放倒了两三个喽啰,但面对更多恶徒的一哄而上我开始明显招架不住。

    沈美妍完全没有顾及我这边的战斗,果断而聪明地选择了擒贼先擒王,她踩着被自己打得满地找牙的喽啰们冲到老豹面前,没等老豹做出反映,便摸起身边的一根台球杆劈在老豹骨瘦如柴的身上。

    巨大的发力产生了两种状况,老豹被打得眼冒金星瘫坐在地上,而台球杆则断裂成两节。

    等老豹抬起头时,美妍已经将台球杆抵住其咽喉,木杆断裂之处形成了无比锋利的木刺,仅仅与皮肤轻微接触,便破开一道口子。

    “我们是警察,我现在要以袭警罪逮捕你!”美妍面无表情地看着被自己控制住的老豹。

    混乱的场面顿时凝结,我借机连滚带爬地跑到沈美妍身边,从腰间掏出手枪,抵住老豹的脑门:“让你的人全滚出去,一千米的范围内我不想看见他们!”

    还没等老豹发话,众喽啰们便不约而同地一哄而散,看来手枪的威慑力远在他们对大哥的敬畏之上。

    “你们有本事就弄死我啊!”老豹对手枪的威胁无动于衷,怒目圆睁地冲着我大吼大叫。

    啪!沈美妍扔掉手里的台球杆,二话不说上前就给了老豹一个耳光。

    刚才还视死如归的黑老大,顷刻间变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他捂着逐渐肿起来的脸,不敢再抬起头来。

    “和你在一起的那个外号老虎的人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也不知道,他人间蒸发好几天了。”

    “报案了没有?”话一出口我才发现自己是多此一问,他们这种人怎么会因失踪而报警,说不定是犯了什么事自己躲起来呢。

    “没有!”老豹小心翼翼地说:“这种情况时曾发生,不足为奇。”

    我见这厮已经彻底屈服,便收起手枪坐到沙发上:“我直接给你说吧,我们现在正面临一个非常棘手的案子,包括吴聪在内,目前已经有三人遇害,而凶手作案非常猖狂,留下了大量线索,通过我们推测,你极有可能也被列在了罪犯的袭击目标之内。”

    看着老豹额头已经开始渗出的汗滴,我暗自窃喜,并继续对其施压:“首先请你告诉我,你相信世界上有鬼吗?”

    也许以往坏事做尽,老豹听到这话全身不禁哆嗦了一下,但最后还是选择沉默不语。

    “不论你信不信,根据我们目前所掌握到的线索来看,嫌疑最大的就是顾敏。”

    “这不可能!那个女人早在五年前就死了!”老豹终于按耐不住心中的烦躁与恐惧,插嘴道。

    “过了这么长时间原来你还记得她的名字,真是不可思议。”我死死盯着老豹的反映。

    “说实话,我最近手机常收到一些骚扰短信,没有号码显示,只提及要报复之类的话。”说到这里,汗流浃背的老豹居然因恐惧而发起抖来:“我本以为这只不过是些普通的垃圾信息而已,直到听到吴聪的死讯,我才又回忆其了顾敏那个女人。”

    我和沈美妍相视一眼,罪犯的杀人动机以及猎杀范围十分明显,而外号被称为老虎的人在如今下落不明的情况下极有可能已经遇害,看来对眼下仅剩的两人必须采取必要的暗中保护。

    想到这我不禁厌倦地瞥了一眼坐在地上的老豹,对他这种死有余辜的人,我们却要为其担心生死。

    不知这究竟应该算是正误抉择的无奈,还是对正义公理的嘲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