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秦羽墨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48本章字数:2571字

    我徘徊在漆黑而陌生的房间之中,窗外阴森的月色给人不详的预兆。我漫无目的地穿过一扇扇房门,来到房子的最深处,伴着清冷的月光我看清了卧室中的陈设。

    这是梦境中张琦的卧室!在幻想中这里已经不再陌生。

    我恍然顿悟,这一切都不是真实的,这里是自己的恶梦,我又回到了这里!

    熟悉的恐惧席卷全身,我知道自己必定会再次看到它。挥之不去的梦魇无法摆脱,也无法改变。

    阴冷刺骨的感觉钻入后背,我默默转过身子,长发白衣的鬼影正站在卧室的门口,堵住我唯一可以逃跑的出口。

    一个激灵传遍全身,我猛地苏醒过来,正值午休时间,办公室里除了躺在沙发上睡觉的我就只有玩电脑的林枫,屋里正开着冷气,加之房间所处位置于地下三层,因此温度很低。

    我找了条毯子盖在身上,睁着眼睛躺着,再也不敢入睡。

    张琦“搬家”到警局已经有半个月了,在此期间风平浪静,完全没有任何异样与罪犯的蛛丝马迹。我们以保护证人为由让张琦住在环境尚好的招待室中,那里有特署警察全天守护,同时也算极大限制了张琦的人身自由。随着时间的消耗,即使对自身处境心知肚明的张琦无所怨言,但其单位与家人却已经明显表露出不满的情绪,眼看照此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倘若现在提交证据将张琦名正言顺的逮捕,那么就意味着放弃了眼下的灵异案件,真相也许将永远不会水落石出。

    这些天我们的思路已经开始转变,罪犯显然无法对被警方监护起来的张琦下手,而这绝对违背超自然现象,也就说罪犯的真实身份就是无法与警方直接面对的普通人类。

    然而最近接二连三的恶梦开始频繁纠缠我,以至于严重影响了我正常的推理思绪。我不敢轻易做出决定,张琦是我最后的底牌,一旦失去他,此案也就意味着以罪犯的成功而完结。

    “又做恶梦了?”沈美妍不知何时回到办公室,看我聚精会神地睁着眼睛躺在沙发上,关切地问道。

    最近实在顶不住同样一个恶梦的困扰,因此将其告知了我目前的搭档。

    “是啊!有点精神衰弱了。”我疲惫不堪地坐起身子苦笑道:“加班加点的接触这些诡异案件,真是份不折不扣的苦差事。”

    沈美妍无奈地嘟着嘴,从口袋里取出一张名片递给我:“我看你还是不要胡思乱想了,去看看心理医生吧,长期进行我们这种工作是在所难免的。”

    “我的神经很正常啊!”我接过名片打量着:“秦羽墨?好复古的名字,真够诗情画意的。”

    “嗯,她是我大学同学。”

    “是美女吗?”

    “绝对的!”

    “好!我去!”

    如果可以通过简单的心理疏导让我摆脱目前的梦魇,那就说明这确实只是单纯的工作压力所致,至于下步抉择将变得非常轻松。

    下午请了两个小时病假,并且提前联系了秦羽墨,电话对面传来温柔细腻的女声,不管其究竟是否美女,单是这声音就足够让正常男性为之意淫了。

    开着我的小排量汽车在拥挤不堪的马路上蠕动,感觉就仿佛是在食堂打饭一样,让人艰苦难熬。在市中心一处写字楼里我找到了秦羽墨的私人门诊。

    我小心翼翼地轻敲房门,里面传出撩人心扉的女声,“请进。”

    伴随着扑腾心跳我推门而入,美丽的女人已经礼貌地站起身子,视线交汇,我感觉灵魂突然收缩,全身仿佛被电所击。

    起初对沈美妍的形容只是将信将疑,现代人对美女的概念和尺度的宽容差异极大,比如我不喜欢的大嘴巴厚嘴唇的女人也有很多人情绪高亢地大呼美女。

    来此之前我也幻想了秦羽墨的尊容,但无非都是网上审美疲劳后的人造美女,而当本人近在咫尺,我不禁被其惊艳的外表所震惊。

    秦羽墨人如其名,如诗画般的东方美女,典雅脱俗的气质,精致清秀的美貌,漆黑柔顺的长发,触目所及她的点滴细节都会让人充满无限遐想。迷人的身材苗条如柳,高挺的胸部,纤细的腰肢,玲珑的翘臀,充满女人味的身体曲线曼妙至极,婀娜多姿。

    “秦医生,真是美若天仙呢!”我不是油嘴滑舌之人,平时也不会怎么懂得赞美异性,而对于秦羽墨,我完全是毫无目的的诚恳赞美。

    神仙姐姐般的迷人微笑如水中涟漪一般地从秦羽墨脸上绽放,甜美地声音再次传来:“谢谢你的赞美,如果没有猜错,您一定就是林警官吧?很高兴认识你。”

    我刚想点头致意,对方却已经向我友好的伸出纤细的玉手,我不好意思的握住秦羽墨柔软而修长的小手,顿时感觉莫名的电流直击心脏,这种中国人再普通不过的友好表示,几乎瞬间要了我的命。

    “能够认识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真是三生有幸!不过,你是怎么确定我身份的呢?”

    “沈大小姐亲自委托我怎敢不加倍重视呢?今天下午的预约客人只有你一位,而能够提前知道我姓氏的客人,只有预约者。”秦羽墨始终带着温文尔雅的微笑,醉人心扉。

    “那么就拜托秦医生了。”

    “放松心情,跟我来吧。”美女轻转娇躯,一阵香气扑鼻而来,随着那凹凸有致的倩影,我步入了里间的治疗室。

    心灵疏导过程中,我不确定自己的思路跟得上秦羽墨的沟通,我好像将更多精力都投入到她那种甜腻的声音中去,而那柔软的音律似乎本身就是一种治愈心灵的良药,我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

    治疗的后半段我带着耳机,听着一段悠扬的钢琴曲,在一张奇怪的小床上睡了一觉。

    醒过来时,窗外已经夜幕降临。

    “不好意思,似乎要耽误你下班了。”我满是歉意的说。

    “没关系,不要忘记下次的治疗时间哦。”依然是与世无争的迷人微笑。

    “可以和您再次见面真是荣幸之至。”

    “我也一样啊。”

    “如果方便的话请让我送你回家吧?”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但细想之下,应该是被本性所驱使。

    “不用劳烦了,我也开车来的。”合理的拒绝却让我莫名心如刀绞。

    “哦!还没给您治疗费呢!”我一拍脑袋,满脸歉意。

    “美妍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唠!和朋友谈心怎么可以要钱呢?你真的有点不尊重我哦!”秦羽墨倔强地抿着小嘴。

    “不好意思,有机会一定请你吃饭。”

    “这顿饭留给美妍请就好了啦。你等我下,我们一起下楼。”

    等待美女换衣服的情形是男人最饥渴难耐的时刻,我不得不承认一个成年人的幻想是多么的可怕,暴跳的心脏几乎就要超负荷了。

    再次出现在我面前的秦羽墨,更加让我欲罢不能。

    方才因为工作关系而盘起的头发,现在已经披散下来,如同瀑布一般的长发垂到腰间,洁白而高贵的雪白连衣裙将女性的美丽与圣洁完美烘托。

    温文尔雅的女医生转瞬间就成了气质与美貌融于一身的都市丽人。

    有如此美女相伴,让我感觉路途仿佛缩短了好几倍。来到停车场,我不禁傻了眼,庆幸自己刚才没有死皮赖脸地执意邀请人家坐自己的车。

    我目送秦羽墨钻进一辆红色保时捷,惊叹对方职业的巨额收入?

    一想到整个下午都将秦羽墨的时间全部占满,我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羞涩的钱包,不禁冷汗直流。

    好在这服务都是免费的!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