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线索提款机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49本章字数:2847字

    当我们将手里的案子抛开灵异事件的可能,转而对之前的几宗案件重新调查之后,果然发现了大量人为的痕迹。

    第一名死者周聪与第二名死者曾伟在死前都与金宇翔有过联系与接触,但是存在大量涉案可能的金宇翔却出乎意料的紧随其后成为了第三名受害者。

    第三起凶杀案完全搅乱了整个案子的头绪,不停地分分合合之后,我才明白如果想要得到最终答案,就只能先将金宇翔的死与之前的凶杀案彻底划分界限,并且保留前两宗案件的推理结果。

    那么接下来则出现两条分支。

    第一种可能为金宇翔就是罪犯,而他的主要行凶目标就是曾伟与周聪,至于之后的相关状况,完全只是为了混淆警方视线,让我们将注意力放在五年期的奸杀案之上,从而将罪名转嫁到顾敏的鬼魂之上。

    第二种可能是凶手本身另有其人,而金宇翔完全是在被其指使,当杀害周聪与曾伟之后,金宇翔则变成了弃子,罪犯按照之前的预谋将金宇翔灭口。

    当然,也许真相与两种猜想都不相同,但我们仍需要依此假设来推动案件的进展。

    今天早上我没去上班,而是奔赴位于市郊金宇翔生前所居住的出租房。

    房东是一个快三十岁的单身女性,名叫王素红,没有正式职业,几年前似乎一直被一个外地阔商包养,分手时对方分了几套房子给她,而金宇翔租住的房屋就是其中一套复式四居室的隔间。

    上次事发之后这套房子就彻底没人住了,八点左右我赶到地方,大约过了半小时,王素红赶了过来。

    与上次见面时截然不同,王素红一身正品绿色套装尽显十足贵气,高挑的身材迈着模特的步伐,妖艳的面容满是自信。

    “非常抱歉这么早约你来这里。很高兴您能这么配合我们的工作。”我们相视而笑,我率先掷出友好的橄榄枝。

    “应该的。上次我真的有些失礼了。”

    “谁遇到那种事都不会冷静的。”

    王素红一边打开房门,一边请我进去。一股令人窒息的血腥味扑鼻而来,我们不禁同时皱起眉头。

    “最近一直没有人来过吗?”我用手不断在面前挥动,但让人眩晕作呕的血腥味仍挥之不去。

    “前段时间不停有警察出入,后来还给我钥匙之后似乎就没有人再来过。”王素红无奈地耸耸肩:“这种情况下很难找家政公司来清扫屋子吧。”

    “价钱出高点会有人上门服务的,这年头是物质的天下,有钱能使鬼推磨!”我说话同时转身走到门外。

    王素红站在门口把疑惑的目光投向我,欲言又止。

    “这里的气味实在让人不敢恭维,我们换个地方聊聊吧?”我微笑着回以目光。

    “你不是说有事情要检查一下现场吗?这么快就要走?”王素红眼睛一亮,问道。

    “不。这房间已经反复搜查过多次,我对其已经没什么兴趣了。”我微微收起伪装的笑容:“我的目的,是你。”

    小区对面虽然有个装修不错的茶馆,但这个时间还未营业,于是我们索性就在小区内的花园中边走边聊。

    王素红大约有一米六八左右,穿着高跟鞋跟我相差无几,她的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香水味,让人迷醉之间不禁有向她靠拢的感觉,这种功效绝对不是那些刺鼻的廉价商品可以比拟的。

    “据我所知出事前你似乎也住在这里吧?和金宇翔有过接触吗?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呢?”看着王素颜立体感十足的俏脸,我提醒自己现在可不是分心的时候。

    “感觉就是一个挺普通挺老实的大男孩吧!我平时回来很晚,只是偶尔能见面,并不熟。”王素红回答得很干脆,仿佛这些话早在她心里背诵过很多遍似的。

    挺普通挺老实的大男孩?普通吗?按张琦的描述金宇翔可是有着一张十足的明星脸啊!如果说通过伪装,金宇翔能够表现为一个老实本分的人,那他的外面呢?是久经人世的王素红眼光太高,还是她在有意隐瞒一些东西?

    我装作不以为然地说道:“这么年轻的一条生命真是太可惜了,下如此恨手也不怕遭受天谴!”

    “是啊。不知道这孩子究竟得罪什么人了,竟然被碎尸万段。”王素红对我的试探不为所动,附和着说道。

    “你有没有见过他的什么朋友?出事之前他和什么人有过来往?还有他死前有过什么异常表现吗?”虽然心里早就有了否定的答案,但我依旧继续没话找话,我坚信言多必失的真理。

    “我不清楚啊,宇翔平时很早出门,很晚回来,他的交际完全在外面,从来没带人回过家里。”

    虽然我仍旧面无表情,但心里不禁冷笑一声,宇翔?这么亲切的称谓,怎么可能出自形同陌路的两个人身上。

    这个女房东果然有问题!

    我侧过头看着王素红精致的侧脸,虽然丰富的人生阅历将她严密的包裹着,但谎言终究都是编制出来的,永远无法成为真实,即使她可以在做出欺骗行为时面不改色,但只需要多一分时间的考验,谎言所伪装的外衣就会褪色。

    我不急于拆穿她,因为我需要更多的证据与线索来确定凶手身份。王素红虽然看上去成熟精明,但其实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线索提款机”。

    “如果想到什么新的线索请及时联系我,再次感谢你对我们警方工作的支持,像你这种怨言极少的良好市民现在越来越少了。”我恭敬有礼地将自己的手机号交给王素红,并同时详装真诚地对其夸奖与感谢。

    与女房东告别之后我兴致勃勃地赶往公安厅,最近两天算是相当顺利,虽然距离破案仍需时日,但目前主要思路已经形成,剩下的就是寻找证据来自圆其说。

    来到编纂科还没来得及将早上的成果与大家分享,马龙便通知我了一个不好的消息,张琦要求离开警局,并且已经得到上级的勒令执行。

    我的心情瞬间晴转阴,快速拨通张琦的电话。

    “你怎么出去了,你难道不清楚自己目前的处境吗?”

    “没办法啊!已经过了两个多星期了,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我也得工作!也要生活啊!”张琦理直气壮地回答,确实谁也无法长时间忍受失去自由地感觉,而且是漫无目的地看不到终点。

    我无可奈何地挂断电话,寻思是否要提交证据将张琦逮捕。

    “既然这案子是人为谋杀案,罪犯一定会趁张琦离开警局的时候对其下手。”沈美妍劝我道:“我们现在只需顺水推舟见机行事就好了。”

    “只要罪犯一天没有确认身份,那就意味着存在无数种可能,也许罪犯并不是一人,而是一个群体,甚至说其中或许还包括了鬼魂!”不知为何自听说张琦离开的消息之后,我的脑海中又开始回荡起恶梦中长发白衣的幽灵,思路也开始越来越乱。

    我咬着嘴唇喃喃低语:“我们现在必须做到万无一失,对方的目标很单纯,因此一旦张琦被害,罪犯将永远不会再次出现。而张琦的作用必须留在最关键时刻。”

    “我觉得对方绝对不会立刻动手的。毕竟张琦刚出去,太快下手就等于默认自身的人类身份,并且将之前辛苦营造的灵异案件的假象全部掀翻。”林枫慢条斯理地拍拍我肩膀,示意我沉住气。

    “你错了,张琦在警局这半个月的时间里,对方一直没有下手,就已经向我们默认了身份。”

    “那么他至少会因为提防警方的陷阱与圈套而谨慎出手,所以不会太快的,在这期间我们一边监护张琦,一边争取快些找出真凶。”

    我沉默片刻,渐渐冷静下来。

    虽然仍存在大量疑点,但案件已经大致明朗,从曾伟家里得到的线索可以确定此案存在诸多人为因素,从理论上而言,罪犯明显是利用灵异事件在掩盖其谋杀罪行。

    然而唯一让我感到不安的,并不出在那些连环凶杀案,而是不断重复困扰过我的恶梦。尤其是张琦之后受到的恐吓也来自梦境之中,完全脱离了电子邮件与手机短信。

    我深深叹出一口气。

    看来有必要对王素红施加些压力了。

    我正在为下步动作做打算,电话突然响起。

    我随手按下免提,里面传来张琦惊恐地呼叫声:“来我家!她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