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火灾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49本章字数:3214字

    警车在市区风驰电掣,仿佛电影中闹市区追捕银行抢劫犯的场景一般。

    作为此次目标明确的连环杀人案中的最后一名幸存者,张琦第一天离开我们警方的监护,便向我发来了求救电话。

    光天化日之下,面对罪犯明目张胆的挑衅,我彻底被激怒了。

    随着张琦的呼救,我们之前很多预想都被推翻,所有计划也似乎都被瞬间打破,罪犯完全违背了人类正常的思考模式。

    我和沈美妍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张琦的住所,推门而入,我不禁彻底惊呆,本来雪白的墙壁上此刻被涂满了红色大字。

    我从地狱回来了!

    你们都必须死!

    张琦神情涣散地坐在地上,如果不是身体不住地发抖,我甚至会认为他已经死了。

    “罪犯来过这里……”这个念头从脑中闪过,我立刻奔向张琦。

    但是已经晚了,一道火舌突然从我身后喷涌而来,紧接着厨房、厕所的门都被炸开,从里面涌出炙热的火焰。而面对突如其来的状况,沈美妍临危不乱,充分运用柔韧的身体,矫健的鱼跃飞身翻出屋外。

    我想我明白墙上那句话的意思了,他指的“你们”之中,也包括了我。

    出口被滚烫的火墙严密的封锁,我架着已经神志不清的张琦步步后退。滚滚黑烟冲在烈火前面,似乎恶鬼一样企图吞噬我们。

    我和张琦身后是一扇落地窗,再越过一个阳台就是万丈深渊,面对逐渐逼近的滚滚热浪,我们身处绝境无路可退。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从前面铺盖下来,恰好压在我面前的火墙之上,滚滚浓烟弥漫四周,呛得我根本睁不开眼睛,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自己刚才没有慌乱逃命,从而得以保留了至关重要的方向感,我深知这是最后一丝活命的机会,于是一咬牙迎着滚烫的热浪猛冲过去。

    一阵痛及全身的灼伤之后,我带着张琦扑倒在地,随后又迎来了一顿更加猛烈地拳打脚踢。

    身上的火苗熄灭之后,我也被揍了个半死,挣扎地站起来,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屋外。马龙和林枫不知何时已经赶到现场,我不由感叹其组织惊人的收尸效率。

    “这次真够悬的,幸好关键时刻塌了一面墙!”我呲牙咧嘴地喘着粗气。

    沈美妍一边揉着脚腕一边说:“什么墙啊!那是防盗门!为了救你老大一拳把防盗门拆了下来!”

    我闻言望向马龙,这个大家伙真的是人类吗?莫不是披着人皮的狗熊吧!

    “对方这么着急采取行动,我就知道其中必定有问题!”马龙沉声道:“但是无论怎样的陷阱,都是针对失去冷静的敌人。”

    我羞愧地干笑两声,点头哈腰地说:“多谢老大救命之恩!”

    说话间林枫已经打电话联系了消防大队,此次事态严重,并且肯定会造成极坏的社会影响。我们像一群狼狈的败兵似的跟着马龙逃回公安厅。

    将一杯水一饮而尽,干疼的喉咙才感觉有了一丝缓和。

    “墙上的字是用血写的吗?”我握着杯子,问沈美妍。

    “绝对不是用血写的。墙上的字色彩鲜红,如果是早些时间用血写上去的,那么字体应该会发黑,而如果是事发前刚写上去的,那么以整座房子血字的数量而言,绝对不会没有异味。”沈美妍不以为意地回答。

    “嗯。还有,刚才进门时,你有没有闻到天然气或者汽油之类的味道?那么大的火灾究竟从何而来?”

    “没有啊!否则怎么会弄得这么狼狈呀!”沈美妍气呼呼地说着:“以那种规模以及突然的程度而言,对方可能使用了什么无味的化学元素引起的爆炸吧!这个要靠刑侦局的技术组寻找答案了。”

    经过这么一折腾,又一次受到惊吓的张琦果断住进了医院,周晓婷安排了两名专职警察守在医院,以防罪犯图谋不轨。

    出乎意料的是,就在这时候,罪犯居然通过网络开始对我们直接挑衅。

    发生爆炸案的第二日。

    我和沈美妍正坐在一起商量应该怎么对付利用王素红的时候,林枫突然惊声尖叫。

    “罪犯疯了!居然和我直接对话!”

    我和美妍闻言快步走到林枫跟前,一同望向电脑屏幕,聊天软件的对话框中,一个昵称就叫做顾敏的家伙正对林枫发出恐吓。

    我的目的只是惩罚罪恶,和罪恶站在一起的人,都要死!

    “对方是人是鬼,很快就会有答案了!”林枫一边回话,一边开始着手搜索对方的IP地址。

    与电子邮件不同,聊天软件是即时性质的。

    一个黑客能耐的高低关键时刻则取决于手的速度,昔日其貌不扬的林枫此时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在涉及于他的领域之时,林枫完全表现出一个天才的魅力。

    他敲击键盘的手指几乎已经出现了幻影,我知道这是他的战场,而键盘就是他的武器。

    通过数次跳板,目标围绕全国转了一大圈,最后终于还是锁定在了本市。

    “工业北路,蓝色火焰网吧,71号机器!”林枫头也没回,说话的声音与键盘声重叠在一起:“我继续拖住他!你们抓紧时间!”

    事不宜迟,我和沈美妍快速动身,向目标进发。

    公安厅距离生产北路有很长一段距离,好在其路段相当宽阔,而且行车极少,我们下了高架桥一路飞驰,也没花太长时间就赶到了“蓝色火焰网吧”。

    自从奥体设在生产北路之后,昔日无人问津的地方也逐渐繁华起来,大量汽车4S店汇聚一堂,虽然相比市区这里人流量依然不多,但却不乏名流贵族的光顾,兰博基尼和法拉利时常可见。

    我和沈美妍冲进网吧,挤拥着过道中来来往往的小青年,跟寻着机号,最终在里间一个角落里找到了71号机器。但遗憾的是座位上空空如也,罪犯早已经逃之夭夭。

    我焦躁地环顾四周,看到旁边69号机位上正坐着一个黄毛少年,破案心切,我不加思索地走过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说:“打扰一会儿,有点事想找你了解一下。”

    黄毛少年正沉迷在激烈刺激的网络游戏中,外界的突然打扰让他着实不爽,他歪着脸怒瞪我一眼骂道:“你她妈找死啊!”

    “对不起,刚才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人什么时候走的?对他的外表有没有什么印象?”我对对方的辱骂充耳不闻,仍旧迫切地追问。

    “我草!你装什么B孙子!”黄毛一把将手里的鼠标扔在桌子上,愤然站起身子。

    小矮个,差不多矮我一头!

    与此同时网吧里不少奇装异服的小混混开始向我们这边聚拢,我心知大事不妙。

    “警察办案请积极配合!”他们动手之前我率先亮出自己的证件,但愿这群家伙们能有点法律意识,袭警可不同于一般的打架斗殴。

    虽然我的护身符起到了一定威慑作用,但仍有让我难以招架数量的小混混将我死死围住。

    都是些手上不知轻重,做事不考虑后果的小子,我无奈地将“审”棍握在手里。

    黄毛挤开人群,他藏在下面的手里有白光闪动,我不禁大吃一惊,难道只为这么点小事这厮就想拿刀捅我!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壮汉推开人群,那些小混混看到此人,明显面露敬畏之色。

    “兄弟,有话好好说,千万别动怒啊!”壮汉虽然面相凶恶,但说起话来却很中听,可见没少和警察打过交道。

    我无奈地耸肩而笑,然后憋了眼黄毛手里的小刀。

    “草你妈的!找死啊!”我还没反映过来,壮汉已经一脚踹在黄毛少年肚子上,随着几把皮椅翻倒,那小子痛苦地躺在地上,不住呻吟。

    “还不快起来给这位大哥道歉?”在壮汉的厉声训斥之下,黄毛少年强忍着全身酸痛爬起身子,对我点头哈腰地赔礼道歉。

    “私藏凶器可是犯罪。”我夺过少年手里明晃晃的刀子,暂时不与其计较,转身问那壮汉:“你是这里的老板?”

    “是的,我叫韩明。这几个小子是我这里的网管,小孩子不懂事惹您动怒,还请多多包含。”韩明边说边递给我一支烟。

    老江湖和古惑仔不同的地方在于他们已经过了冲动张扬的年龄,人生复杂的经历让他们学会了忍耐,学会了伪装与隐藏,而那些只懂得外表张扬桀骜不驯的年轻人,不会明白什么叫做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其实藏在暗处的杀机才是最危险的。

    “明哥说的是,我怎么会和几个小孩子一般计较。”我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打算要借助周晓婷的关系对当地派出所施压,好好整治一下这家网吧。

    即使是一把小刀,在人类丧失理智后,也会成为致命的凶器。

    我以不会抽烟的借口推掉了对方递来的烟,在外做事处处都得防着点。

    “警官来我这里有何贵干?”韩明自己点上香烟,微笑着问我。

    我将事由简单一说,对方不以为意地笑道:“这好办,我们这里都是摄像头,而且上网记录也有明确登记,跑不了他的。”

    听到这话我心里一阵兴奋,刚才情急之下把这都忘了,为了防止邪教组织在网络上大肆编制谣言,所以现在上网是必须出示身份证的。

    跟着网吧老板来到服务台,很快就在主机中提取了网吧电子眼的备份视频,而当我们将时间定格在事发当时之后,我和美妍不得不同时震惊,因为自从早上到现在,71号机位之上,一直都空无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