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新的嫌疑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49本章字数:2847字

    当罪犯通过网络向我们公然挑衅之后,林枫利用黑客技术找到了他的位置,然而当我们匆匆赶往其所在网吧之后,罪犯早已经逃之夭夭。

    然而,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当我们试图通过网吧的监控录像来确认其人外貌时,画面中罪犯本应所处的位置,从今天早上开始一直都空空如也。

    我只感觉大脑顿时嗡地一声,然后便是一阵头晕目眩。视频中所拍摄到的无人机位就在几个小时之前向我们发出警告,威胁我们停止对连环杀人案的调查!视频没有拍到的东西却实实在在存在过?难道真的是幽灵吗?

    “请调查一下今天早上71号机位的上机情况。”沈美妍似乎发现了什么,依旧一副傲睨自若的模样。

    网管按照美妍的指示检查着今天早上的上网记录,果然得到了不一样的结果,今天早上九点曾经有个叫罗志强的25岁本地男子使用过71号机器。

    这个消息把我从混沌中拉了回来,沈美妍看着我说:“你好像还没有走出自己梦魇的困扰,仅仅只是一个小小的暗示就会打乱你的判断。”

    美妍说完将视线投向刚才的那个黄毛少年问道:“你刚才坐在69号机器的位置对吧?几点坐在那里的?有没有注意到什么?”

    跟在韩明身边的黄毛少年没了刚才的霸气,老老实实地对我们交代:“里间的那些机器有些老了,一般都没人用,我从昨晚就一直坐在那里玩游戏,可能太投入了,没注意到什么人。”

    沈美妍的问话让我恍然大悟,刚才我们看到的视频里不仅仅只是71号机位没人,而黄毛少年使用的69号机器也同样也一直空着,这与其现实明显不相吻合。

    是这少年有问题?还是我们看到的视频有问题呢?我和沈美妍交换了眼神,美妍走到前台拿起鼠标检查服务器上的视频录像文件夹。

    网吧监控的工作流程一般是由安装在墙壁上的摄像头采集图像,然后通过有线或者无线设备将信号传输到管理员的屏幕上用于监控,最后以硬盘录像机或者电脑上的视频采集卡备份录像数据。

    管理员可以自行设置录像的保存时间,从具体某个时间开始,然后以12小时或者24小时为一节点。

    沈美妍得到的结论令在场所有人吃惊,服务器电脑中不仅仅只有录像文件夹被做了手脚,而其监控软件似乎也被重新设置并重启,今天的视频已经被昨天的复制替换,而且用于回放的缓存之中也空空如也。

    能够轻易做到以上这些的,只有网吧主机的网络管理员。

    沈美妍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用眼神制止了准备有所行动的我。

    “没有这么简单,先从71号机的上机人员,那个叫罗志强的人身上着手调查吧。”沈美妍看了眼满脸茫然的管理员轻轻摇摇头。

    离开网吧和美妍坐上警车,我问美妍那个网吧管理员真的没有可疑吗?至少应该问一下他今天的工作时间吧。

    美妍微微皱起眉头说:“不是他,被人当众拆穿自己所设的诡计时,演技再好的人都多少会有心虚与恐惧的表现,而那个管理员表现出来的只有茫然以及不知所措,那种表情不是既要掩饰恐慌,又要装作茫然的人可以表现出来的。”

    “你的观察真细致。”我嘴上恭维她,心里仍然没有放下对这个网吧的怀疑。

    这个时候马龙给我打来电话,技术组对昨天爆炸事件的分析已经有了结果,根据现场残留物推测,罪犯很有可能是利用氯酸钾配合有机物自制的炸药。

    我们回到省公安厅,根据罗志强身份证上的信息,我们通过网络档案库提取到罗志强的个人档案。

    罗志强目前工作的地方是一家从事手机屏幕制作的民营工厂,其人今天25岁,大学就读于本市联合大学,专业为化学工程与工艺专业。

    “是个化学专业出身的人,果然有可疑之处。”林枫一边看着电脑屏幕一边摸着下巴。

    “结合上次事件,这确实是很大的疑点,不过这还不是重点,他的年龄与几名死者相同,也就说他们是同级生。”本市的联合大学虽算不上省重点大学,但在全市而言也算是很优秀的,其实力根本不是张琦所在的干部学院可以相提并论的。

    张琦?脑海中闪过此人名字的同时,他曾经的口供也随之从我脑海中翻越出来,我心里一阵激动:“我想起来了!顾敏所在的大学就是市联合大学!”

    身为与顾敏同校同级的人,这个叫罗志强的家伙身上究竟隐藏着多少秘密,我想无论其人究竟是否为罪犯,以他的身份也极有必要让我们调查一番了。

    第二天,我和沈美妍一早就赶往罗志强的单位,延伸向真相的线索让我们迫不及待。因为存有大量危险物质,所以一般化工企业的管理制度都很严格,闲杂人员自然不能随便出入。向看门的保安出示警证之后,仍然没有被立刻放行,待其联系相关领导汇报情况之后,我们才在匆匆赶来的保卫科干事的带领下进入工厂。

    按照惯例首先拜访工厂的劳人科,在得知省公安厅的人到来之后,劳人科科长亲自接待了我们。

    沏茶倒水,相对而坐,我将来此意图加以修饰之后告知对方,并且有意强调,此行目的只是对罗志强以证人身份进行调查询问。

    通过工厂内部集团电话,罗志强很快就赶了过来,当与我四目相接时,我看到的对方只有的满脸惊讶与茫然。

    罗志强身高大约一米七五左右,身材微胖,戴着一副无框眼镜,一看就是那种无毒无害的老实孩子,但人不可貌相,水落石出之前谁都存在嫌疑。

    在一所小型会议室里,我们和罗志强单独对话。

    “两位警官找我有什么事?”对方声音有轻微颤抖,但我确定那并不是因心虚而产生的惊慌。羞涩的年轻人在面对陌生人时,尤其是找上门的警察,这种表现非常正常。

    “你的身份证在近期有没有遗失过?”我面无表情地问道,即不友好,也不恶劣。

    罗志强犹豫片刻,结巴了两句之后,回答说:“没有啊。”

    依旧是正常的反映,一般人在被警察突然问及这种问题后,脑袋自然会遐想许多可能,并且会判断回答内容,从而延误少许时间。反之,如果对方矢口否认,那就说明他在接受询问前早就对此问题有了心理准备以及明确的回复答案。

    “蓝色火焰网吧你有没有去过,就在工业北路,距离这里步行的话也不过七八分钟吧?”

    “我知道,午休的时候经常去那里。”罗志强扶了一下眼镜,满脸诚恳。

    “昨天有没有去过?”我没有指出具体时间,太过直接必定打草惊蛇。

    “昨天工作很忙,中午休息时一直和同事在一起,他们都可以作证!”罗志强说这些话的时候似乎多了些底气。

    很显然他的思路一直都锁定在自己平时去网吧的时间,并且极力避讳这个时间段,而昨日事发时间的上午九点左右则并不在他潜意识里的保护范围之内,在我眼里他的犯罪嫌疑变得越来越小了。

    一直处在思索中的沈美妍插嘴问道:“你换工作服的地方在哪里?与你的工作场所距离远吗?”

    这次罗志强的回答很干脆:“很远!我们换衣服的地方和澡堂在一起,就在工厂大门旁边,早上换上工作服进入作业区后基本就与世隔绝了。”

    一般企业为了限制阻止工人迟到早退都会进行集中更衣,集中监督管理。

    “你们的更衣室是什么样的?有单间吗?”沈美妍继续问。

    “没有。小楼的三层都是大厅,全单位的工人都在那里换衣服。”

    “这么多私人财务,那里肯定会设专人看管吧?”

    “是的,一楼唯一可供出入的大门有值班管理室,而且工作时间里面换衣间的那扇门都会上锁。”

    沈美妍和罗志强有节奏地一问一答,合情合理的逻辑关系,不容插入任何多余思路。

    直到罗志强得到沈美妍的允许离开会议室,我再也没说上半句话。

    待人走远,我问沈美妍道:“心里有答案了吗?”

    沈美妍眉头微皱,喃喃说道:“百分之九十可以确定他不是凶手,但如果他是凶手,那么此人对我们而言将前所未有的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