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罗志强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49本章字数:2917字

    在我的恐吓之下,更衣室的管理员颤抖着对我道出了实情,这座楼的卫生一直以来是由一个收废品的人打扫的,其报酬就是工厂废弃的一堆瓶瓶罐罐或者纸箱子之类的垃圾。

    这里的卫生区说大不大,说小也着实不小,工人们下班后总是会将熄灭的烟头乱扔一地,使得更衣间百平米的地方打扫起来十分困难,而以一堆废品来抵消这唯一的体力劳动,几名管理员何乐而不为,当然,这种行为理所当然的违背了单位的管理制度,因此起初那中年妇女才迫不得已对我有所隐瞒。

    “作为一名厂外人员他是怎么进来的?”我继续追问。

    “我们几个姐妹每个月都递给门卫几盒烟。”被恐吓的中年妇女不加思索地老实交代。

    “他年纪多大?做了多久了?”

    “大概三四十岁吧,帮我们打扫卫生也就从年初开始的。”

    “多久来一次?最后一次是什么时候?我需要具体时间。”对一个中年妇女问出这话不知为何就是感觉特别扭,而且我注意到沈美妍似乎也白了我一眼。

    “一周来不了一两次,最近一次是两天前吧,具体时间是下午两点左右。”

    听到这里我不禁有些失望,事发当日是在清早,两者的时间不相吻合。不过为谨慎期间我还是通过值班室中的大门监控找到了那个男人,并且截图到手机里作为备用线索。

    做完手上所有能做的事情,回头问美妍:“你还有需要问的吗?”

    美妍疲倦地摇摇头,伸展着如柳的腰肢,转身走了出去。

    我收起严肃的表情对管理员点头致谢,然后匆匆跟上美妍。

    沈美妍在工厂外面的一个小商亭里买了两瓶果汁,难得一次请我喝饮料。

    我们并肩坐在商亭外面的连椅上,头上巨大的遮阳伞将炎炎烈日格挡在外面。

    “你的盘问有成果吗?”美妍一边吸果汁一边眨着眼睛问我。

    “你不是一直都在听吗?我还想请教你呢!”我侧头欣赏着美妍俏丽的侧脸。

    “管理员不会有什么问题,很单纯的一个中年妇女,就是有点偷懒的小聪明。”

    “你觉得她描述的那个收废品的义工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没什么特别的啊,就像火车在经过一些中转站临时停车时,会有很多收废品的人以车厢内旅客的废弃物品为酬劳而帮忙清扫车厢一样。”沈美妍转而又说:“不过如果有机会能当面接触一下那个人再好不过了,毕竟我的专业要求我必须要看到对方的眼睛和嘴巴才能做出相应辨别。”

    和沈美妍休息片刻之后,我们驱车赶回公安厅。

    只要是牵扯到电脑与网络的工作任务,林枫的做事效率总是能够给我带来惊喜。

    回到办公室,林枫早已完成了对罗志强大学时光的调查,并且将整理好的资料交给我。

    让人震惊的是,罗志强与顾敏不仅仅只是普通相识的同学关系,至少在两人共同的朋友眼里,罗志强一直都在暗恋顾敏,而顾敏似乎也对其略有好感,但是碍于顾敏已经交到男朋友,因此虽然郎情妾意但是却终究无法走到一起。

    如果当初顾敏没有通过网络认识金宇翔,也许就不会延伸到今天这种局面,罗志强和顾敏很有可能会成为美好甜蜜的一对情侣,并且直到结婚生子。

    我这样想着,逐渐意识到罗志强在此案中的地位竟然如此重要,至少严格来讲,他已经拥有了一定的杀人动机。

    “林枫,你钓到的线人还有能说话的吗?”

    “有,而且还是个美眉呢,我们正聊得火热,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尽管放马过来!自己人!”林枫一边敲击键盘一边头也不回地说道。

    “问问她,当年顾敏究竟出了什么事情,至少作为同学被告知了怎样的情况?”我看着手里的资料,同时等待更多的线索。

    片刻之后,林枫回道,五年前顾敏突然失踪,之后警察介入调查,经过了大约一周的时间,确定顾敏死于校外的一场车祸。但是她的朋友们显然对这一结果充满怀疑,原因是顾敏失踪当天曾有一些校外青年来学校找过她,是不是他们对顾敏造成伤害,至终也没有给予详细说明。

    最可笑的是一场非交通肇事性质的车祸,其死者身份居然经过一周的时间才被确认。

    我将一根烟放到嘴里,细细琢磨,很显然,顾敏的那些朋友之中自然也包括罗志强,而揭开漏洞百出的掩饰,对于我们目前假象中的那名罪犯也绝对不是难事。

    一旦知道自己暗恋女孩的真正死因,罗志强必然会对曾伟等六人恨之入骨,如果说他策划了五年而完成了一段复仇之路,那也绝对不是不存在可能的。

    目前为止,只要将罗志强再注明一点其精通电脑的特征,那基本就能够还原一个犯罪凶手的真实面目了。

    当然,就算此刻确定他是真凶,我还是必须要解决两个问题来完成自己的推理,然后才能将其作为指控的证据。

    第一,曾伟被害当天,罗志强是如何潜入他的家里并且制作谋杀陷阱的;第二,那次网吧挑衅事件,罗志强所在单位的考勤记录可以作为他的不在场证据。

    “如此一来至少可以确定罗志强确实存在合理杀人动机了。”我递给林枫一根烟继续使唤他:“再交给你个任务,抽空去工业北路找找有没有废品收购站,帮我具体打听一下这个人。”我说着将手机里的那张收废品的义工截图递给林枫看。

    “林乐,什么时候回来的?”马龙魁梧的身影不知何时站在我身后,巨大的阴影将我笼罩。

    我突然醒悟过来,慢慢回过头去,露出讨好的微笑。

    “今天的调查有什么成果吗?”马龙严肃的表情让我松了一口气,似乎他对早上的事情已经淡忘了,果然也只不过是头怪兽而已。

    “我们没什么发现,不过留守的林枫帮了大忙,给我提供了不少珍贵的信息。”

    “有眉目了吗?”

    “确切目标目前还没有,不过罗志强非常值得注意一下。”

    “罗志强是第一嫌疑人?”

    “不,要我说,顾敏的幽灵应该是最大嫌疑。”

    我话刚说完马龙就从后面勒住我的脖子。

    “你是在耍贱?还是在耍我?”马龙的声音里充斥着赤裸裸地威胁与压迫:“我现在需要一份可以拿得出手的报告来应付上层施加的压力懂吗?”

    妈呀!这怪物完全没有忘记早上的事情!

    “我明白!”我不加思索的回答,如果此刻自己不是在被马龙控制着,我想我一定会立刻立正站好并且敬礼骂誓。

    就在我不甚被马龙逮住,苦苦挣扎的同时,林枫不失时机的搀和进来,只是与往常不同的是这次他并没有火上浇油,而是很正经地说:“我觉得罗志强并不是凶手。”

    “何以见得?”马龙放开我将注意力转到林枫身上。

    “现在细想,当时凶手通过聊天软件恐吓我们的事情似乎是一个骗局。我一直奇怪以对方对电脑的熟悉怎么会轻易让我在获取到他的真实IP后仍装作不知情地和我继续聊天。而且在事发的网吧对方既然有能力进入服务器破坏监控系统,却低级的将身份证上网记录留给我们,要知道作为一名黑客只要通过控制服务器很容易就可以获取管理员密码,从而免费上网。”在林枫的角度来看,真凶另有其人,而罗志强只不过是一只替罪羔羊。

    “你的说法合情合理,如果是这样,你这一上午对罗志强提取到的资料就自然变成了一坨屎。”我轻轻揉着脖子说:“让你这么一说,好像一切又回到最初了。”

    “真相水落石出之前谁都有可能是凶手。”马龙对我说:“现在也不能排除罗志强对我们欲擒故纵,最后再给出致命一击。”

    我深深叹出一口气道:“不知道是我们把问题看复杂了,还是问题本身就是那么复杂。”

    罗志强利用化学元素来杀人之事不足为奇。然而目前从已知线索中发现罪犯可以在黑客领域中与林枫周旋得游刃有余,对于一名黑客所必要的神秘性而言,罗志强精通黑客技术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是罗志强那天与沈美妍见面时却表现得异常从容,能够逃避沈美妍这个犯罪心理博士的法眼,其对方必定也精通犯罪心理学,并且甚至超越美妍,但是作为已经在化学与电脑上有所建树的罗志强,真的还有精力与时间来完成复杂的心理学吗?

    莫非,罪犯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