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破案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49本章字数:2508字

    我全身麻木地趴在更衣室冰冷的水泥地面上,金宇翔站在我面前,面目狰狞地俯瞰着我。

    “上次制造的爆炸没能把你解决掉,不知道这回你还有没有运气逃出生天。”金宇翔说罢将火机扔向身后,紧接着爆炸伴随轰鸣从金宇翔身后传来,夺目的火光瞬间照亮了更衣室内的所有阴暗。

    金宇翔不慌不忙地蹲下身子,用极为诡异阴森的声音对我说:“实话告诉你,我只是一个行刑的刽子手而已,顾敏才是真正的凶手!”

    我不知道金宇翔是在对我最后的恐吓折磨,还是对已不成威胁的我道出实情,顾敏真的才是真正的主谋吗?这起案子自始至终都在不断绕圈子,然而最后我还是被对方扰乱了思路?

    我痛苦地自责之际,金宇翔已经起身冲出更衣室,留下猖狂而邪恶的笑声。

    工厂的更衣间衣柜成双成对的整齐排列,这就说明其只是为了整体外观考虑,衣柜并不是按照工人人头所定制的,而其中必然有很多位置不好的柜子处于闲置,而这种低端的衣柜所使用的锁具极为简单,即使拥有其中一把钥匙也能打开更衣室百分之七十以上的柜子。金宇翔窃取罗志强的身份证,以及针对我设置的陷阱,自然变得易如反掌。

    刚才他向我逼近只是为了启动设置好的陷阱,后退则是为了将失去理智的我引入他的圈套。

    爆炸开始变得更加频繁与猛烈,炙热的火焰将我和那个老人团团包围,乌黑的烟雾弥漫在身边,毒气不断被吸入肺中,我的意识渐渐变得模糊。

    “你不能死啊!”

    一个陌生的声音从我耳边响起,很细微,我难以分辨那是真实还是幻觉。

    “快起来!逃出去!”

    那声音继续传来,我试探着张开麻木的嘴巴,用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回应它:“不可能的,我做不到。”

    “我可以帮你。”

    “我该怎么做?”

    一种熟悉的感觉逐渐涌入全身,脑海中瞬间闪现出四个字,通灵契约!

    我突然如梦中惊醒,身体猛地弹跳而起,淡淡的光芒从我周身泛起,形成一道炙热火浪也难以逾越的屏障。

    “跑!”那个声音此时变得格外清晰,我四下张望,身边只有一个已经昏迷不醒的老人。

    情况紧急不容我多想,我扛起那个身体单薄的老人顶着火焰幻化的怪物向前飞冲。

    轻盈而有力的身体让我明白自己正处于通灵状态,整个更衣间已经彻底被烟雾侵占,我没时间再确认大门的方向,沿着墙边飞奔,当看到一扇窗户后,我毫不犹豫地飞身而起,扛着那个老人从三楼的男性更衣室纵身跳下,窗户破碎的玻璃轻舞地飞翔在我四周。

    双脚落地,却并没有传来剧烈的疼痛,将老人放在地上,我长长舒了一口气。

    身为一名公安厅特编的通灵者,我果然没那么容易挂啊!

    望着熊熊燃烧的更衣楼,我得意地笑着。

    而后一阵眩晕突然而至,然后直挺挺地躺倒在地。

    当我醒来时,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周晓婷和郑浩正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这是一间干净明亮的单人病房,去年我被怪物袭击后好像就是住在这里。通过窗帘渗进来的光线我判断现在应该是正午时分。

    这种经历对我已是习以为常,每次与BOSS交手,我似乎都会在一阵昏迷之后被送到这里……

    见我睁开眼睛,周晓婷兴奋地跑出去找医生,而郑浩则一脸坏笑地站到我跟前。

    “每次破案都一定要住一回医院吗?”

    “少丫的在那幸灾乐祸,你倒是跑去青岛洗海澡了,科里最苦最累的活都压到我一个人身上了!包括你那份!”

    郑浩耸耸肩道:“可是罪犯好像不是被你抓住的?”

    “等等,金宇翔被抓了?”

    “据我所知,是那个叫金宇翔的罪犯先把你撂倒,然后在逃跑过程中,又被堵在门口的沈美妍撂倒。”

    这话虽然听了让人很不舒服,但我还是长长舒了口气,突然想起一件事,忙问:“那个被我救出来的老人现在怎么样了。”

    郑浩无奈地摇摇头:“很显然你在救他之前他就已经死了,而根据我分析,他死后与你达成暂时性的契约,与你通灵,让你可以从着火的三楼逃出,所以准确说,是他救了你才对。”

    听郑浩这么一说,似乎确实如此,当时听到的声音,应该就是那位老人对我的呼唤。

    一阵酸意涌上心间,该怎么对那位老人表达感激呢?

    我叹气道:“原来我不仅什么都没做,还险些被对方干掉。”

    “不,你的功劳也不少,至少做了次合格的诱饵。”郑浩笑道。

    主治医生对我经过身体检查,确定我的身体并无大碍,于是当天下午我就办理了出院手续。

    金宇翔已经被送到刑侦大队接受审讯,我们科则安排沈美妍临时过去进行协作。

    通过包括沈美妍在内的审讯组一系列地威逼利诱下,金宇翔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并且供出了自己的同谋,王素红。

    然而金宇翔的口供中仍存在很多难以被普通大众理解的东西需要进行篡改。

    沈美妍不在编纂科的这几天,我突然觉得很不习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美妍的任性与霸道已经成了我生活里不可缺少的调味品,和她的打闹嬉笑中,我总能体会从未有过的开心。

    我想这个案子如果之前是由沈美妍去调查张琦,那么我们也许会少绕很多弯路,我一直将注意力放在了凶手的猎杀名单上,完全没有想到也许那份名单,本身就是一个骗局。

    破案后的这几天,虽然那个恶梦一直都未再出现,但我还是接受了秦羽墨的巩固治疗。

    对羽墨深入了解之后,我对这个温柔的气质美女更加着迷。

    秦羽墨的父亲是位身份显赫的外交官,而她的母亲则是全国某家族企业的执行总裁。

    虽然不是企业董事会成员,但秦羽墨身上仍有一定数量的股份,因此即使她什么都不做,开保时捷住豪宅也是理所应当的。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白富美,却一点娇生惯养的公主架子也没有。

    周末闲来无事,与秦羽墨约好一起去逛芙蓉街,当走到一处露天的臭豆腐摊时,她居然嚷着要我请她吃臭豆腐。

    我们相对而坐,她身上高贵的香水味与小吃街上的烟熏味极不搭调地混合在一起,但是却泛出一种更独特温馨的味道,那就是人情味。

    然而,越是这样,我觉得她越完美,而越是觉得她完美,就越感觉自己和她的距离更遥远。

    今天下班之前,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我不得不开始怀疑一直生活平淡无味的我是否真的掉进了挑花池里,来电约我的既不是美丽可爱沈美妍也不是温柔漂亮的秦羽墨,而是身材丰满妖艳无比的熟女米怡。

    “林警官,好久不见喽,我刚带丹丹从青岛回来,有时间出来吃个饭吗?丹丹想见你呢。”

    “是丹丹想见我还是美女想见我呢?”我厚颜无耻地问。

    “你猜呢?”米怡依旧如同往常一样妖里妖气地对我开着玩笑:“丹丹晚上要回她爷爷奶奶那里,你想的话,可以来我家哦。”

    我一边喝水一边笑。

    “我会用我的身体让你欲仙欲死的。”

    一股水柱从我鼻腔中喷出,我顿时死去活来地咳嗽着。

    而电话那边,则传来米怡妖媚地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