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梦中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49本章字数:3457字

    很多恨,往往都来自刻骨铭心的爱。

    而很多爱,往往都会被怀恨的心而吞没。

    金宇翔是个外表英俊内心温柔的大男孩,高中时期的他,成绩优异体育出众,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为他倾心。

    而他在人生最闪耀的年华,却阴错阳差地偏偏爱上了一个比他大三岁的坐台小姐,也许他们之间确实存在太多故事,我们无法从简单的审讯中得出,但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与一个浪迹红尘世俗的女人会有一成不变的爱情吗?

    答案是否定的。

    少年也许会在女人身上体会到从未有过的激情,但是那种感觉不是永恒,或者说不是长久的生活。

    终于有一天,女人对这个无知的少年提出了分手,转而投入一个有钱中年男人的怀抱。

    于是,金宇翔幻想中美好的与众不同的初恋,就这样被无情的践踏了。

    一个好的女人可以成就一个极为普通的男人,而一个坏的女人则可以废掉一个才华横溢的男人。

    金宇翔开始变得颓废,本来就缺少父母关爱的他开始走向歧途,他开始抽烟酗酒,开始结交社会上的不良人员,尤其是他对待女人的看法完全改变。

    爱情已经毫无意义,性爱才是男女之间唯一主体。

    他的学业被荒废,成绩一落千丈,而在当时有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年轻女老师曾经试图挽救金宇翔,但是却意想不到的遭到金宇翔的强暴。

    自此之后,金宇翔从放荡的邪恶中体会到了新的刺激。他彻底丧失了人性。凭借一张英俊的脸蛋以及逐渐塑造的手段,他开始通过网络等途径大量摧残欺骗女性。

    尤其在与周聪等人结识之后,他变得更加变本加厉。

    而这种情况直到他认识顾敏。

    顾敏是一个聪明漂亮的女孩子,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心里纯真的少女,注定无法抵挡金宇翔英俊的外表以及老道的手段。

    顾敏爱上了金宇翔,她总是会幸福地对金宇翔设想他们的将来,他们的家庭,他们的孩子。

    然而,不能否认,金宇翔也确实从顾敏身上感觉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但是长久混迹女色中的他,早已经丧失了对爱情的味觉,即使真爱降临,他也未有所悟。

    终于在一群狐朋狗友的搓弄下,他还是像往常一样将顾敏当作玩腻了的玩具一般送给了他们。

    那一天男生寝室里不停传出少女声嘶力竭的呼喊求饶声,而金宇翔这一次却无法像从前那样从中寻找刺激,他第一次感觉到一种悔恨与愤怒。

    灾难一旦发生,就会向更糟糕的途径继续蔓延。

    直到一群恶棍第二次将顾敏轮奸,被屈辱与欺骗逼迫到几乎疯狂的顾敏咬伤了十恶不赦的周聪,从而招来杀身之祸。

    而当面对超出自己心里底线的事态在发生之时,金宇翔终于明白了自己的错误,他看着顾敏幽怨哭红的眼睛,企图去阻止周聪,而无力的他,最后得来的却只有失去理智恶魔的一顿暴打。

    顾敏在金宇翔眼前被周聪用斧头活活砍死,血肉模糊,然后分尸。

    那恐惧痛苦的嘶叫一点一点变成气若游丝的哭腔,金宇翔的脑海中完全被这段恐怖的记忆所填满。

    而这起谋杀案,却在曾伟其父亲的打理下,被彻底掩盖。

    然而,金宇翔自此以后便对女人再也提不起兴趣,他彻底封闭了自己。

    毕业之后,金宇翔终于明白,当自己独自走出校园之后,他根本一无所有。

    他开始居无定所地四处打工活命。而昔日的那些狐朋狗友,也全因为收入层次的不同,而变得几乎不再有任何来往。

    然而,轻易掌控着人类的命运却似乎总是在被一种强大的力量所安排,世界虽然很大,但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则会将它无限缩小,金宇翔在生活最窘迫的时候,他在这个城市里再次遇到了多年前曾经将他抛弃的那个女人,王素红。

    同是经历了坎坷红尘的两个人,激情再次熊熊燃起,他们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为了宣泄沉睡已久的生命,还是为了掩饰孤独落寞的内心,那一晚,昔日熟悉的对方身体却因为长久的别离而变成了陌生的异性,他们几乎含着眼泪享受着对方。

    而然,就在鱼水之欢的高潮即将来临,金宇翔却惊恐的停止了一切动作,因为他借着房间内昏暗的灯光,看到身下的那个女人,分明就是顾敏!

    冰冷的寒意穿透全身,金宇翔惊恐地放声大叫,歇斯底里地跳下床铺。

    然而当灯光大亮之后,金宇翔看到的却是面色绯红的王素红满脸的惊恐。

    自此之后,金宇翔确信顾敏的幽灵一直都在他身边,监视着他,诅咒着他。他在痛苦与恐惧中挣扎着活着,他看不到未来有什么希望,所以他想到了自杀。

    当他几乎已经下定决心的时候,他在网上默默倾诉了长久埋藏在心里的话,当然他有意将叙述方式改为了第三人称。

    也就是通过那封他原本准备告别世界所用的帖子,却改变了他之后的生活。

    他收到了一个陌生人的回复,很简短很怪异。

    “罪恶必将被惩罚,我可以帮你。”

    网络中不缺乏很多奇怪的家伙,所以起初金宇翔对此并无在意,那封帖子很快就被莫名删除了,而金宇翔也开始计划自己的自杀方式。

    然而就在那时候,金宇翔开始不断重复一个奇怪的梦境,梦里一个看不到模样分不清性别的人,开始对它出谋划策,那个人似乎对他的事情了如指掌,甚至很清楚他之前的所作所为。

    在梦里,那个人不断向他传授很多他曾经从未接触过的知识,而次日醒来,金宇翔却会通过网络百科确定那些东西的真实性。

    这种现象完全超出了金宇翔所理解的常理,他百思不得其解,最终只能得出一种解释,顾敏的幽灵在控制着他,而他将会成为顾敏复仇的爪牙。

    梦中人一步一步地教他如何惩罚周聪等人,一言一语地教他怎样控制利用周围的人。

    对于一个已经不再畏惧死亡的人而言,能够在临死前对过去所犯下的错赎罪,那也算是一种欣慰。很快金宇翔就下手了,按照梦境的指点,他成功刺杀了周聪,然后又以哄骗王素红为自己做不在场证明从而逃脱法律视线,因为周聪昔日的不良记录,此案被一再搁置。

    第一次得手之后,他便马不停蹄地按照梦境的指示策划杀害曾伟的方法,因为深知曾伟的社会地位与周聪有着天壤之别,因此他尽量让对方看上去是因幽灵诅咒而自杀。

    然而将幽灵事件灌输给警方,他需要一张嘴,因此他想到了张琦,其实假扮顾敏幽灵恐吓张琦的人不仅仅只有林枫,还有金宇翔,由于彼此的了解,因此他更能对张琦施加心理压力,直至迫使对方因为过度恐惧而丧失思考能力,从而对我交代了五年前的一切。

    曾伟的死牵动了警方大量注意力,金宇翔终于见识到一心破案的警探有多么可怕,即使留下一丝蛛丝马迹也会被无限放大,他很清楚自己的手段很快会被揭穿,因此他舍弃一只手臂制造了自己被分尸的凶杀现场,一是来转移警方视线,二是彻底排除自己的嫌疑。

    至于之后的DNA对比,也在梦中人的意料之中,警方会尽量避免年老的父母看到血肉模糊的儿子尸体,因此那只有明显特征的手臂才变得至关重要。无论是辨认尸体还有DNA采集,全部被那相比较而言破坏最小的手臂所蒙混。

    事情到了这个阶段,金宇翔已经不再想自杀,他在等待这一切的结束,在等待顾敏对他的宽恕。他甚至对未来有了打算,他想移居外地,用钱漂泊身份,然后与王素红好好生活在一起。

    再往后发生的事情就和我们经历的一样了,金宇翔不断试图转移我们注意力,尤其在我多次拜访王素红时,让他变得焦躁,频繁的动作,让他自乱阵脚,最终在决心彻底铲除我时,暴露了自己,从而被抓获。

    将金宇翔的详细口录扔在桌子上,我不安地眯起眼睛,金宇翔曾经多次提到奇怪的梦境,回忆我之前也不断重复的恶梦,难道此案的幕后真的有幽灵作祟?

    沈美妍安慰我说:“我就知道这份笔录一定又会吓到你,放心好了,科研组已经给予了详细解释,金宇翔患有严重的心理疾病,梦境只是困扰他的一种潜意识,而他所使用的犯罪知识全部是通过网络百科学到的,他的犯罪手段也是他精心一手策划的,至于梦中人相助只是他一种潜意识的自我安慰而已。”

    “你的意思是林乐也有与金宇翔不相上下的心里疾病吗?”林枫插嘴道,并同时向我投来不怀好意的目光。

    我暂时不去理会林枫,因为我决定一会过去将他掐死。

    我摸着下巴对沈美妍说:“这就排除幽灵作案的可能了吗?要知道科研组和我们编纂科本身就存在背道而驰的意义,金宇翔曾经确定自己能感觉到顾敏的存在,更甚至在与王素红睡觉的时候看见了顾敏。当然科研组可以把什么问题都以金宇翔患有精神疾病而通通否决掉,但是我们不能。”

    我取出一根烟放进嘴里,继续说:“很多曾经受过类似刺激的人都会患上严重的精神分裂从而产生幻听甚至幻视,有些人甚至会幻觉衍生出另外一个人格,我们都没有亲身经历过这种异常的感觉,但是以最简单的思维去想象,幻想出来的东西,真的有那么真实吗?”

    因为涉及到沈美妍的专业,她准备对我好好恶补一下人类心理学,而林枫突然插进来的话让她立刻安静下来。

    “我同意林乐的想法,因为能够将我耍得团团转的黑客技术,绝对不可能通过简单的网络百科就能学会甚至掌握!”

    林枫的话让我们终于找到了关键点,这个案子果然还是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经过数月努力我们终于将此次凶杀案的主谋金宇翔抓获,但是结案的同时,我们却发现了很多无法解释的东西。

    我想知道,驱使教唆金宇翔行凶的那种东西,究竟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