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猝死事件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49本章字数:2527字

    正午时分,我、郑浩、沈美妍以及秦羽墨一行四人终于排着漫长的上山队伍抵达了山上的林区。

    南部山区就是我市的后花园,这地方我几乎每年都会来上七八次,而现在我们所处的这片林区,已是翻越了两座山头,并且早就断绝了石阶,平时这种偏僻带点险峻的地方根本无人问津,但此刻的景象却逼的我只能无奈苦笑。

    以我等四人安营扎寨的地方为圆心,每延伸五米半径,就会有一个三人以上的小团体,有的是一家人围坐在一起正在吃东西聊天,有的则是一群年轻人围在一起嘻闹着打牌。

    简单清扫下四周,我们各自将携带物品整理出来。

    两个美女同时翻开自己的包包,不出我所料,两个包里如出一辙的塞满了乱七八糟各种各样的零食,即使是两个体态如此苗条的女孩,郊游对她们的最大意义也不外乎就是换着场地吃零食。

    郑浩就更不用说了,因为这厮只带了一部手机。

    沈美妍白了郑浩一眼,强忍住揍人的冲动,然后将目光投向我身后的大袋子。

    我自信满满地伸手翻过沉重的袋子,将里面的东西一下子全部倒了出来。

    扑克牌、纸麻将、三国杀、飞行棋、大富翁、六色的万智牌预组、PSP、PSV以及一套海贼王漫画!

    “我的天!你搬家啊你!”沈美妍显然是被我震惊了。

    “随便玩,甭客气。”

    “可是。”沈美妍瘪着嘴小声说道:“怎么没有人带水啊。”

    四个人面面相觑,无奈地干笑,虽说谁爬山都不愿意背着高密度的H2O,但如果全都抱着相同的想法那就另当别论了。不过既来之则安之,现在责怪谁都无济于事,凑合着玩吧。

    年龄相仿的年轻人很容易找到相同兴趣,很快四个人就嘻嘻哈哈闹在一起。

    虽然可供解渴的东西只有平均每人一盒的优酸乳,但这却足以暂时掩盖心里的忧虑,从而让我们完全投入其兴致。

    自认为是强者的人从来都不会满足于合理对等的分配制度,果然,沈美妍很快就提出了以仅有的饮料作为赌注,四人各自为伍的方式打扑克。

    面对女孩子的挑战岂有退缩的道理,我拿起自己的优酸乳狠狠吸了一口。

    很快第一回合就结束了,我毫无还手之力地被沈美妍干了个落花流水。

    实力与运气都明显差了一截,不过面对失败,我却无动于衷,我慢慢拿起手里唯一的一盒饮料送到沈美妍嘴边,上面插着的管子是我已经用过的,我就不信她真的会喝。

    然而,现实总是会带给我们惊奇,只见沈美妍快速抓住我的手,毫不犹豫地张开她的樱桃小口含住我的饮料。

    然后,只听见,咕咚,咕咚,咕咚声络绎不绝地响起。

    “沈美妍!你这个卑鄙的小人!”我发狂地试图抽回握着饮料的胳膊,岂料沈美妍仍旧抓着我双手不放,我用力一拉,她整个人便直接扑进我的怀里,一阵芳香扑鼻而来,柔软的娇躯贴在身上。

    然而就在我心乱如麻的同时,沈美妍仍旧不依不饶地拼命吸着我的饮料,直到我手里只剩下包装盒的重量,沈美妍才嬉笑着离开我。

    此时此刻,与我满脸绯红相反,沈美妍倒是一脸不以为然的样子,我暗自叫苦,这男女的表现是真的完全颠覆了。

    他们三个兴致勃勃地笑着,只有我面无表情地干愣着,此时此刻我当然不是在乎那盒子饮料,刚才与沈美妍的身体接触,让我有了尴尬的生理反应!

    “别生气了,乖,给你个苹果吃吧。”秦羽墨笑着将一个削好的苹果递给我。

    我受宠若惊的接过来,刚准备咬上一口,突然一声惨叫从不远处传来,我吓得全身一哆嗦,苹果立刻掉在了地上。

    我愤怒地顺着声音来源望去,看见距离我们十米左右的地方,人群正在逐渐聚集。

    出事了!

    这种想法从心中闪过,警察的本能驱使我纵身而起,朝人群方向快步走去。

    混乱的人群中,一个青年男子正躺在地上昏睡不起,旁边几个年龄相仿的年轻人在不停喊着他的名字。

    他们旁边,一个女孩满脸恐惧地一边发抖一边哭泣,刚才的惨叫应该就是由她发出来的。

    围观的人群一片嘈杂,有的人报警,有的人叫救护车,还有的人出谋划策胡乱指挥,虽然人们的意念一致,但在这毫无秩序的现场却只会让事态变得越来越糟。

    “这是怎么回事?”职业本能让我试图探知事情的原因。

    围观人群都只是莫名其妙地摇摇头,而当事者们则对我的话充耳不闻。

    此时此刻十万火急,理所应当救人为主。但以我们的角度去看,如果此事藏有异端,现在不调查,只会白白浪费很多线索。

    就在我不知所措跟着人群瞎起哄时,那个坐在地上哭个没完没了的女孩终于说话了,但是她混浊不清的语言里却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玩笑般的线索。

    “是巫婆婆干的!真的有巫婆婆!”

    流言的力量在这一刻让我见识到它的可怕,我有意观察了身边众人在听到“巫婆婆”之后的反应,除了个别年龄偏大的一些人之外,几乎所有年轻人都明显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此等场面让我想到,已经很有必要调查一下这个“巫婆婆”究竟为何物了。

    没过多久,救援人员便匆匆赶来,疏散人群之后,我们才从重重围观者中脱离出来。出示证件,我以省厅的名义参与此次事件,并要求那个一直在哭的女孩协助我们调查。

    跟随救援人群下山的路上,我听到身边嘈杂的声音中不少人在议论纷纷。

    “是那个网络上最火的传言吗?”

    “是的是的,死者旁边那个女孩亲口说的。”

    “我的妈呀!以为是闹着玩儿的,没想到会是真的。”

    “应该就是勾魂婆婆吧,老天保佑可千万别找上我啊。”

    关于巫婆婆的网路流言近来在网络上肆意流传,以年轻人为主的社会群体对这种蕴含着大量刺激元素的传闻尤为着迷,正因此而更加快了其传播速度。

    当现实中一旦发生类似事件,如果再被套上此等谣言的外衣,其口口相传的真实感与影响力甚至能够超越正规媒体的强度。

    不过,如果不考虑以上问题,单纯从流言内容上出发,那么人类将会面临另一个问题,一个更加恐怖的问题。

    假设真有那么一个勾魂的巫婆婆存在,并且总是毫无章法的抽签似的抉择生死,在睡梦中将孤立无助的人们扼杀,那么以人类微弱的能力而言,应该怎样对自己施以最基本的保护?

    在山脚下与我们与秦羽墨道别,毕竟这种死人的案件还是尽量不要牵扯进太多的人。

    尤其事件中还似乎隐藏着一些超乎常理的东西。

    “你觉得那个女孩有什么问题吗?”前往医院的途中,我一边开车一边问若有所思的沈美妍。

    “她的恐惧完全没有装出来的可能,至于她口中的那个巫婆婆嘛,至少她已经将自己说信了。”沈美妍简单的回答却让此次事件变得不再简单。

    “对于这个流言你怎么看?”

    “表面看起来不过是很普通的网络恶作剧,不过不排除其他不为人知的可能。”

    “郑浩呢?”

    郑浩眯起眼睛:“无论是真是假,如果与此次事件有关,都会变得很棘手。”

    以梦魇为杀人的都市流言,莫非这又是一次超自然灵异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