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预知梦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49本章字数:3052字

    十一黄金周,本以为避开旅游高峰到本市南部山区去散散心,结果却意外碰到了游人猝死事件,身为警察的我们自然不得袖手旁观,主动参与到救援中去,然而从其死者朋友的口中,我们居然得到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信息。

    关于最近的都市传说,可以从梦境中置人于死地的巫婆婆。

    死者名叫周可,是本市一所大学的大三学生,虽然已经进行了最及时的抢救,但仍没有挽留住这个年轻的生命。

    当时在场一直哭个不停的女孩是死者的女朋友,名叫陈晓澈,事发当时她曾经有些丧失理智地大喊巫婆婆的名字,在时下流言最为敏感的今天,我们不得不对此次事件重视对待。

    对已经确定为自身突发性心肌梗塞而猝死的人,没有人会想到他杀的可能,但如果凶手并不是普通人类,而是通过利用梦魇杀人,那么依靠常识性的调查当然不会有任何结果。我们特案编篡科本身就是为了应付这类事件而存在的。

    在医院的一个角落里,我们单独将陈晓澈叫到一边,试图以帮助她的托词来弄清发生在死者周可身上的事情。

    陈晓澈哆嗦着坐在椅子上,此时她的神情中丝毫没有对男友死亡的难过与悲伤,她整个人已经完全被恐惧所占据。

    “你男朋友的死我感到非常遗憾,如果可以,我们希望以警务人员的身份给予你任何帮助。”我首先避开主体,试着接近她。

    “小妹妹,心里有什么话就全部说出来,即使无法帮你解决,我们也一定会尽力与你一起分担。”见陈晓澈许久没有回话,郑浩继续温柔地瓦解对方封闭的心里防线:“无论发生了什么,以我们公安厅的能力,一定会给你目前所能得到的最大帮助。”

    陈晓澈听到这话,慢慢抬起头,精致的面容稍微恢复了血色:“如果我说周可的死是巫婆婆做的,你们是不是会以散布谣言罪把我抓起来呢?”

    没等我们给予回复,女孩便带着哭腔焦急地说道:“不管你们对我怎样,巫婆婆都真的存在啊。你们一定要相信我!”

    对女孩的话我们没有做出直接反驳,而是一边倾听,一边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

    “这事大约从一周前开始了,周可对我说他晚上梦到了一个面容干瘪,鼻子又尖又长的老太婆。最初我只是以为他受到网络流传的谣言影响,恐惧从梦中体现出来而已,但是没想到自从那天起,他就对我说他开始做同一个梦,那个面容恐怖的老太婆开始用嘶哑的声音呼唤他的名字。”陈晓澈逐渐从恐惧进入狂躁,她开始变得气喘吁吁:“他对我说那个梦根本就不像梦,真实到几乎时间流逝的每一分每一秒都与现实相同,而他心里也同样很清醒不可以对巫婆婆做出任何回应,于是他就这样两眼盯着那个怪物样的巫婆婆,伴随着那叫魂般的恐怖声音,慢慢煎熬了五六个小时,直到自己从梦中苏醒过来。”

    “这一周的时间他都做了些什么?没有寻求过他人帮助吗?”郑浩插嘴问道。

    “当然有。首先他在网上对关于巫婆婆的传说大量发帖跟帖,诉说自己遭遇并且寻求帮助,但最后得到的回复除了不屑一顾的辱骂就是幸灾乐祸的嘲笑。网络让他心灰意冷,而死亡的恐惧却在不断压迫着他,他甚至不敢闭上眼睛,日渐憔悴的他在我陪同下去了医院,医生对他的诊断很简单,因为长时间上网而导致的神经高度紧张,然后开了一大堆药之后就打发我们走了。而后的两天周可在按时服药的情况下,居然真的没有再做梦。”说到这里陈晓澈的眼睛里又开始湿润起来:“我们本以为恶梦大概就这样过去了,正逢假期来临,周可便和几个朋友一起约好到南部山区散心,缓解心里沉积的精神压力。然而万万没有想到……”

    陈晓澈再也说不下去了,恐惧与难过将她交叉缠绕。

    我侧过头,征求沈美妍的意见,根据目前我们所了解的资料,与死者周可同行的所有人之中,与他近来接触最多的人明显就是他的女友陈晓澈,如果算上未知作案手段与预谋作案时间,按常理来说,只有这个女孩与之吻合。

    将案件往灵异事件偏斜之前,一定要排除一切人为因素。

    沈美妍与我视线相交,抿着嘴耸耸肩。

    沈美妍的反映告诉我,从陈晓澈对我们表述关于巫婆婆的怪谈之中,以犯罪心理画像的角度,她应该没有对我们撒谎。

    我看着眼前恐惧中泣不成声的女孩,不禁皱起眉头,女孩口中涉及的人物以及场景非常直白,几乎容不下多余的想象,有能力通过个人最为隐私的梦境将其杀害,除了传言中的巫婆婆以外,还能有谁做得到?

    从医院返回公安厅,大家的脸上都蒙上了一层黑云,面对这种毫无道理的神秘力量,我们简直一筹莫展,陈小澈的口述已经非常具体,但我们仍旧完全找不到任何切入点。此刻的局面就像在面前摆了一只澳洲龙虾,但手里却无奈没有任何工具。

    “要不要联系一下马龙。”我最先打破沉默。

    “已经不早了,明天再说吧。”沈美妍眨巴着眼睛,长长的睫毛扑扇扑扇的。

    “总感觉是没事找事做,不过身居要职,必须对此事调查清楚。”我话入正题。

    “先做最坏的预想,假设真的存在通过梦境害人的东西,那么我们首先要考虑的不是如何将其抓住,而是要学会怎样在被对方注意时成功自保。”郑浩拄着下巴说道。

    “小心行事,这我明白。”

    因为属于脱离公安厅直接管制的特勤部门,因此照理我们科不会在节假日安排留守人员。但是今年的国庆节真的成为一大例外,除了两个后勤和科长以外,全部主力人员都窝在办公室里准备熬夜。

    办公室隔壁的特殊案件专用档案室里收录着我们科室自成立以来接手过的全部灵异案件,同时也有对于以往民间流言以及其他省市较为典型的灵异事件摘抄。

    面对我们无法理解的神秘力量,大家一致决定从收集资料入手,按部就班地对其进行调查。

    虽然档案是经过认真分门别类之后才录入档案柜的,但面对成百上千的档案夹以及成千上万份资料袋,我们还是感觉无从下手。

    “我觉得咱们可以以含有相关词语的提示对档案进行搜索。”郑浩提议。

    “嗯,我们还可以抛开近几年的资料,从我加入编纂科之前的档案下手。”美妍继续缩小范围:“在我接手档案编篡工作之后,一共处理了十九起入档案件,收纳整理相关资料二百多份,在我的印象中,除了林乐有过怪异的梦境之外,其他没有可以拿来作为参考的东西。”

    我从档案架旁边来回踱着脚步,打量着每一层隔间以关键词标记的类型名称,最后在档案室里侧的一个很不起眼的格档处停住脚步,这个格挡开首标记着,潜意识、预知梦、第六感觉。

    如此明确的提示用词让我们省去了对档案关键词的筛选,直接将注意力集中到房间最里边的柜子上。从这些档案上面堆积的灰尘可以看出这些资料已经很久无人问津。

    我一边擦拭档案包上的灰尘,一边对沈美妍说:“这里不是你的地盘吗?怎么不由你做主啊?居然还是得靠我才行!”

    “少在这针对我,咱们科的档案每五年归纳封存一次,这些老古董至少也得有十年了,我才工作几年吶!”刚才还在为自己吹嘘的美妍此时明显底气不足。

    将一堆又一堆资料抱回办公室,我们便立刻投入到与资料之山的搏斗中去。

    密密麻麻的文字所组成的千奇百怪的异闻录,让我感觉过去的自己原来是那样肤浅,在这个外表平静的都市之中,竟然隐藏着诸多怪异事件与未解之谜。

    比如以人类第六感觉催化而生的预知梦……

    一个刚工作不久的青年,头一天晚上梦到已经去世的奶奶告诉自己次日清早的第一班公交车将会发生车祸,虽然起初对此并没在意,但碍于心里的不安,青年还是在第二天早晨选择了骑车去上班。然而之后他便在报纸上得知,当天自己本应乘坐的那班公交车居然真的发生了车祸,车内全部乘客无一幸免。

    这是若干份关于预知梦摘录资料中的其中之一,当年似乎也曾经被流言传的沸沸扬扬,第六感觉一时间成为以科学无法解释现象的一种托词。究竟是人类对灾难来临之前潜意识中的本能预感,还是作为亡魂的奶奶因为关心自己孙子,而从另一个世界里将危险信息托梦给他?

    也许从一开始,我们就偏离了寻找答案的正确方向。

    我正沉寂在对预知梦的遐想之中,郑浩那边似乎已经有了发现,在数小时无声的搜索过后,僵局终于被打破了。